闲寻芳草——周浙昆的博客

周浙昆
访问数:1162047
工作情况:中国科学院西双版纳热带植物园,研究员
研究领域:地球科学->地质学->古生物学和古生态学
加为好友
发送消息

全部博文

我的半场总结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退休这个原来看似遥不可及的日子,就这么悄无声息地就来到眼前。从 2021 年 4 月起,工作了 47 年零 4 个月的我,退休了。 如果说硕士研究生毕业,就算做从事科学研究的开始,那么我已经从事了 36 年的科学研究。退休之前的每年年末,总是被催着交年终总结,汇报工作进展。在 ...
2021-4-23 15:58

做一个大写的人——悼念李庆军教授

李庆军教授 2022年12月1日,一大早起来就收到一条坏消息,庆军去世了,一会儿大家在朋友圏和微信群里悼念他。我思绪烦乱,一时哽咽,一肚子的话不知从何说起。晚上辗转反侧,和庆军交往的一幕幕浮现在眼前。 我和庆军是云大的校友,我毕业的时候,他还没有入学,在学校我们没有交集。1985年我从南京地质古生物研究 ...
2022-12-5 15:14

“通知”与“邀请”

作为科研人员都有过投稿,审稿,被接受和被拒稿的经历。在与编辑部的交往来往邮件中,能够从编辑部的用词中,感受到一个期刊的办刊理念。比如请人审稿的邮件,中文期刊大多数是用“通知”,第一句话就是“审稿通知”;而外文期刊大多数用的invitation to review …或者是review invitation。通知是指向特定受文对象告 ...
2022-11-23 17:39

江山代有人才出 ——热带森林生态学重点实验室人才十年琐记

葫芦岛全貌 中国科学院热带森林生态重点实验室(以下简称“森林生态室”),于 2008 年 12 月成立,挂靠在中国科学院西双版纳热带植物园(以下简称“版纳植物园”)。版纳植物园是一个坐落在祖国西南边陲小镇,葫芦岛上的科研院所,植物园人更愿意其称为科学岛。森林生态室成立以来,通过对热带 ...
2022-10-31 11:38

十年星辰十年路 ——研究组青藏高原新生代植物研究杂感

青藏高原是世界上最年轻、平均海拔最高的高原,被称为世界屋脊、亚洲水塔和全球第三极。青藏高原的形成和演变改变了亚洲乃至全球的地形地貌和气候环境,对生物多样性和人居环境都产生了深刻的影响。因此,青藏高原一直是地球科学和生命科学的研究热点,它像一块巨大的磁铁,深深地吸引着来自世界各 ...
2022-10-26 10:10

过河后的几点体会——杂谈研究生的培养

过河后的几点体会——杂谈研究生的培养 今年6月我的最后一位博士研究生通过答辩,获得博士学位,我培养研究生的任务就已经完成了。 我的学生许多学生都在科研院所或在高校工作,很多学生都做了教授或研究员,成绩斐然。有的学生获得的优秀博士论文,有些获得国家级的人才项目。苏涛和星耀武都获得了吴 ...
2022-7-29 14:02

读吴征镒院士自序有感(一封写给先生的邮件)

读吴征镒院士自序有感(一封写给先生的邮件) 今天在寻找一个文件时,在计算机里发现了一封 2005 年写给恩师吴征镒先生邮件。 2004 年代表先生学术思想的专著《种子植物分布区类型及其起源和分化》(图 1 )即将付梓,我请先生写一个自序。我拿到先生自序,读后感受到了极大的震撼,受到了较大的教育, ...
2022-7-18 21:55

我和科学网的七年之痒

我和科学网的七年之痒 七年之痒是指彼此密切关系的双方厌倦了对方,彼此间都 感到无聊乏味,到达一个倦怠期。 2015 年7月16日我在科学网发表了第一篇博文,到现在整整七年了。 七年了我还在科学网有一搭没一搭地写着博文,算不上积极,也谈不上倦怠。科学网对我的博文来者不拒,每每加精,厚爱有加, ...
2022-7-16 17:37

刺尖上的奥秘

随着第二次青藏高原综合科学考察研究的开展,我们研究组(中科院西双版纳热带植物园古生态研究组)在青藏高原采集到了越来越多的新生代植物化石。五年前我们在藏北伦坡拉盆地达玉剖面晚始新世(39Ma)地层中采集到了一批刺和草本植物的化石(图1,图2),这是我们以前其他地方的采集中所没有采到过 ...
2022-7-6 20:58

我与贾林波博士一段关于古植物学研究的对话

学术交流是科学研究的重要组成部分,我常常在学术会议上,特别是国际学术会议上,通过学术报告和报告后的提问环节获益匪浅。很多时候从提问环节的问答,更能够获取更多的信息和报告人的学术思想。在学术报告中,报告人通常报告比较成熟的东西,而在提问环节报告人在不经意间流露出对一些问题的思考,甚至报告人自己都未 ...
2022-4-8 14:18

重返大峡湾

重返大峡湾 30 年前当我跌跌撞撞连爬带滚从嘎隆拉山顶下到山底的时候,我就和自己有了个约定,一定还要再来大峡湾看看。不想29年后,我终于有机会履行这个约定,重返墨脱,重返大峡湾。 2019 年的5月,一个公务活动,让我重返了位于雅鲁藏布江大峡湾深处的墨脱。 五月的一个早晨,从成都起飞的航班平稳地 ...
2022-3-15 09:59
全部博文
人生感悟
随想
墨脱考察追记
科学考察
科普
云南野生花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