籍工场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jlpemail

博文

专家也是普通人

已有 3820 次阅读 2023-5-20 13:42 |个人分类:思维秀场|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民间对于“专家“这个词,有些误会。

       有人以为专家就是什么都懂的意思,这显然不符合事实,也难为了专家们。如果有的专家也认为自己不仅精通自己的专业,当然对于相关、不相关的专业也精通,那不出洋相才怪。

      博士学位拥有者、副高职称的专业人士,似乎都可以被看作专家了。许多年前,有位”外地人“沾沾自喜地炫耀道:我老公已经是高工了,是专家了。我觉得这个要求偏低了。有了一定的工龄和副高职称的人,自称为专家,有时候会闹出一些笑话。即使是同一学校、同一专业、同一年级毕业的本、硕、博,在分手若干年后也会差别很大。有的坚守自己的本、硕、博专业,有的开辟了新的领域。有意识的是,开辟新领域的未必活得不滋润。坚守原学专业的,未必不陷入窘境。

      词条[专家]在《现代汉语词典》(第七版,1719页)是这样的:对某一专门学问有专门研究的人;擅长某项技术的人。这个解释,不难令人联想起卖油翁与神箭手的故事。

        故事全文如下:

      陈康肃公尧咨(zī) 善射,当世无双 ,公亦以此自矜(jīn)。尝射于家圃(pǔ),有卖油翁释担(dàn)而立,睨(nì)之,久而不去。见其发矢(shǐ)十中八九,但微颔(hàn)之。
      康肃问曰:”汝(rǔ)亦知射乎?吾射不亦精乎?”翁曰:”无他, 但手熟(shú)尔。”康肃忿(fèn)然曰:”尔安敢轻吾射!”翁曰:”以我酌(zhuó)油知之。”乃取一葫芦置于地,以钱覆其口,徐以杓(sháo)酌油沥(lì)之,自钱孔入,而钱不湿。因曰:”我亦无他,唯手熟(shú)尔。”康肃笑而遣(qiǎn)之。

       酌(zhuó)油和射箭,都是一种技术,手熟是基本功。同样,解牛的庖丁也是经验丰富,他是专家。文惠君从庖丁那里悟出来养生的道理,可谓觉悟很高的人。

        养生专家们未必也是健身专家,未必是解剖专家,未必是武术家。

      社会上,有不少 各行业的冒牌专家、假大牌大行其道,无怪乎分辨力不足的群众屡屡上当。但是,冒牌的、假牌的毕竟难以蒙人持久,群众的眼睛总会亮起来的。

     树林大了鸟多,专家多了形形色色。不能因为混入了次品,就把所有专家贬斥。这是清醒的群众们需要考虑到的问题。

                                                                       附   录 

庖丁解牛(选自王先谦《庄子集解》本)

庖丁为文惠君解牛,手之所触,肩之所倚,足之所履,膝之所踦,砉然向(通"响")然,奏刀騞然(4),莫不中音。合于桑林之舞,乃中经首之会。

文惠君曰:"嘻,善哉!技盖至此乎?"

庖丁释刀对曰:"臣之所好者道也,进乎技矣。始臣之解牛之时,所见无非牛者。三年之后,未尝见全牛也。方今之时,臣以神遇而不以目视,官知止而神欲行。依乎天理,批大郤,导大窾,因其固然。技经肯綮之未尝,而况大軱乎!良庖岁更刀,割也;族庖月更刀,折也。今臣之刀十九年矣,所解数千牛矣,而刀刃若新发于硎。彼节者有间,而刀刃者无厚;以无厚入有间,恢恢乎其于游刃必有余地矣,是以十九年而刀刃若新发于硎。虽然,每至于族,吾见其难为,怵然为戒,视为止,行为迟。动刀甚微,謋然已解,如土委地。提刀而立,为之四顾,为之踌躇满志,善刀而藏之。"

文惠君曰:"善哉,吾闻庖丁之言,得养生焉。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255-1388723.html

上一篇:在树上
下一篇:在梧桐会堂看《梧桐》
收藏 IP: 114.244.114.*| 热度|

13 范振英 郑永军 王涛 宁利中 谢钢 王成玉 周忠浩 陈满荣 孙颉 武夷山 曾杰 晏成和 尤明庆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7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3-4 09:3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