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物地理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博物

动态签名
以博物的视角观察世界
以博物的胸怀感受世界

duanxu2176@sina.com.cn

  • 医学科学

扫一扫,分享此博客主页
统计信息

已有 2767400 人来访过

冬天,北京人饭桌上有个太阳 2022-02-18
    吃火锅本是北方游牧民族的习惯,北地严寒,少产米麦,人多肉食,吃火锅简便快捷,不需过多烹饪,适合迁徙途中随处就餐,还热乎,对寒带地区人的 ...
(5434)次阅读|(8)个评论
燕都腊八说风物 2022-01-10
    在老北京人的嘴里,但凡是正式的节日,都可以在其名称后面加上个节字,这些节日,有的是纪念日,有的是节气,有的是重要日程的开始或结尾,例如 ...
(4042)次阅读|(0)个评论
揭开南极洲“银色海豹”之谜 2021-12-14
我们通常见到的锯齿海豹是橄榄色的 以前,我曾在1900-1910年代由英国人撰写的早期南极探险书中看到,探险队员们有时能猎捕到一种美丽的“银色海豹”。 ...
(5132)次阅读|(8)个评论
我在南极罗斯海对虎鲸的观察和感悟 2021-12-09
夕阳下彩色的汽雾 夏日的极昼,总是伴随着黄昏和落日的来临而匆匆收场。2月末的那几天,如果赶上好天儿,大约从每晚八点钟开始,能看到夕阳慢慢接近横 ...
(7044)次阅读|(14)个评论
北极观察:与世界最大比目鱼的零距离 2021-12-03
    你知道世界上最大的比目鱼有多大吗?据英国《每日邮报》载,2013年7月,一名叫马可•利贝诺的德国人在临近挪威海岸的北大西洋捕获到一条重 ...
(5438)次阅读|(17)个评论
南大洋被旧事重提,其由来、我国一贯做法及我见 2021-06-09
2021年6月8日是第13个“世界海洋日”,作为整日和海洋知识打交道的极地学者,自然在这一天会有所准备,发表一些或讴歌、或弘扬、或告诫、或倡议的文字出来让大 ...
(10053)次阅读|(4)个评论
我所观察过的几种松鼠兼谈中国人的松鼠文化 2021-06-04
大多数啮齿目动物都可以叫做鼠,然而一提到鼠,多数人的第一反应是——厌恶。令人厌恶的原因往往还不光是这类动物形容猥琐,贼头鼠脑,主要原因是其生活在阴暗 ...
(9112)次阅读|(2)个评论
观鸟火地岛,看南美洲奇异动物地理的“跨界”分布 2021-05-24
火地岛是南美洲最南部的一个大岛(面积接近5万平方千米),安第斯山在这里拧了一个“结” 在世界动物地理的区系划分中,有一个被称作“新热带界” ...
(5265)次阅读|(0)个评论
我居然在北极苔原上观察到了兰花 2021-05-19
老实讲,我从没仔细深入地研究过兰科植物,因为从我对该科植物“简单肤浅”的印象里,它根本就不是我工作地点的东西。我近十年来专注于极地的环境变化,而自始 ...
(4511)次阅读|(2)个评论
不全化石证据拼凑出的企鹅起源说 2021-04-26
企鹅的起源,是个十分令人迷惑的问题。因为在南半球的各大洲(这些陆块几乎都是由冈瓦纳古陆瓦解而来),几乎都出土过企鹅或类似企鹅的鸟类化石。然而,如同所 ...
(3958)次阅读|(0)个评论
自然圣地探索:海鸟之国与鸟蛋之争 2021-04-22
印度洋巨浪打在塞舌尔群岛的岩岸上 在塞舌尔群岛考察野生动物,你得有一艘靠得住的船。原因有两个:首先,这片群岛距离最近的大陆(非洲)有1000公里以 ...
(4511)次阅读|(7)个评论
大洋美丽 不容玷污 坚决支持我方对日态度 2021-04-20
    日本政府4月13日早上召开相关内阁会议,正式决定向海洋排放福岛第一核电站含有对海洋环境有害的核废水。     此言一出,全球舆论 ...
(2549)次阅读|(0)个评论
野外生存,吃植物还是吃动物? 2021-03-22
日前偶然看到了几种“升级版”的野外生存节目,比前些年站在食物链顶端的“贝爷”、不穿衣服的“德爷”和衣服穿得很好的“夫妻档”好像又多了些花样。前些年, ...
(6572)次阅读|(6)个评论
南极往事:报告,老王疯了,把“天堂”烧了 2021-03-17
在空中看到的天堂湾 很多人问我,如果去南极旅游的话,将近40小时(现在要短一些,并且还可以乘坐飞机从空中跨过这段航程)风浪区的颠簸到底值不值得 ...
(4818)次阅读|(2)个评论
此物好种有人种,饼香全赖好芝麻 2021-03-08
尝记那年秋日,行走于乡村道路上,离开城市凡尘的束缚,节奏了慢下来,脑子好像也随空气一样,里面的东西清新了许多,看一看场院上金黄的玉米,耷拉着穗子的高 ...
(3004)次阅读|(5)个评论
栝楼,爱她满架的新绿和红彤彤的秋实 2021-03-07
        在那个老北京人还住在北京城里的年代,胡同里的老街坊们,经常会在墙根儿或者屋角儿种上棵栝楼,是拿它当做花草来观赏的。种 ...
(2753)次阅读|(0)个评论
麦克默多,南极洲最大的人类科学社区见闻 2021-02-21
在直升机上俯瞰麦克默多站全景     美国麦克默多南极科考站(McMurdo Station)是全南极洲最大的科学考察基地。关于这个基地的情况,在互 ...
(6056)次阅读|(4)个评论
南极往事:尝试讲述一场有惊无险的“灾难片” 2021-02-13
南极半岛弗恩港锚地 过节了,改说段儿书,试图“还原一个历史真相”,但据说历史从来无真相,因此甭管你再怎么找资料或者去实地踏勘,想尽各种办法去“ ...
(5401)次阅读|(2)个评论
我在北极深处找到一小截树枝 2021-02-08
3年前,我曾写过一本书叫《斯瓦尔巴密码》,是关于我对北极斯瓦尔巴群岛动植物以及地貌环境描述的博物笔记,而关于以下文中所描写的这种植物,书中是没有的, ...
(6173)次阅读|(8)个评论
裂谷初探2:纳瓦沙湖,鸟类的庇护所 2021-02-05
    在“地球最大伤疤”——东非大裂谷的谷底中央漫步,一路上会遇到一个又一个平静得犹如镜子般的湖泊。在地质学上,它们都有一个共同的名字——裂 ...
(5497)次阅读|(5)个评论

查看更多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7-1 16:0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