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忠保
如何解决研究生后半程的懈怠问题? 精选
2023-12-7 11:44
阅读:5994

前天,张忆文老师在科学网上发表了篇《研究生不能按时完成任务怎么办?》,点击量惊人,说明这个现象是真实、广泛地存在,这似乎点到了诸多研究生导师敏感的神经中枢,是指导研究生过程中一个卡脖子问题,一个难以解决的顽疾。

在这个问题基础上,我更进一步延伸出一个问题,就是这篇博文的题目:如何解决研究生后半程的懈怠问题。研究生前半程,为了满足毕业需求要发表一篇小论文,但随着论文发表后,研究生对学业开始懈怠,开始对学位论文工作不以为然。说直白一点是,发表了一两篇小论文后,就不愿意干了,撂挑子了,最终学位论文写得不理想,这也是一个普遍现象。

这个是我最近几年遇到的一个头疼的问题。前些年,研究生发表一篇小论文,我感到很高兴,意味着这个学生开始找到感觉了,要进入科研状态了。意味着可以做更多的事情,发表更多的论文,往往会朝读博方向发展。这几年情况大有不同,可能是社会进步了,学生更社会化了。发表一篇论文后,往往对学业开始表现得懈怠了,主观上可能也是要努力的,但客观上已经有劲使不出了,没有动力了。

今天,我试着来解这道题,顺便也对张忆文老师的难题,也能做个不同程度的回答。

昨天晚上看到一个企业管理的视频,里面提到:团建提高不了团队的凝聚力,它取决于团队目标与个人目标的重叠性,重叠性越高、越一致,团队就越有凝聚力和战斗力。我觉得很有道理,换言之,如何将团队的目标,例如课题项目任务或导师对成果预期要求,能与每个学生的科研目标有机结合起来,这才是团队发展核心,也是解决上述难题的关键。

显然,导师的目标与研究生的目标一致起来,沟通是关键。师生之间若不能开诚布公地谈目标,谈思路,相互缺乏有效沟通,就无法实现小目标与大目标的协调。师生之间也只有打哈哈,戳马虎眼,应付了事,敷衍推脱,虚头巴脑,相互生分的伪交流,表面化交流。真诚有效沟通的基础是相互信任,缺乏信任,也就失去了沟通的基础,就成了攻守双方相互打太极,说一些云里雾里,虚头巴脑的场面话了。

为何构建不起相互信任的关系呢。说到底,还是目标不一致,价值趋向不同导致,相互怕对方辜负自己、妨害自己,这似乎进入了一个死循环。学生怕老师布置任务,浪费时间,坏了自己前程,因此,对导师避之不及,不可能积极主动交流。老师就天天担心学生的学位论文不咋地,也怕毕业后抽查出问题。因此,师生各怀鬼胎,都有一笔小九九,都有焦虑和担心,相互怨恨,彼此缺乏信任,都没有安全感,都怕对方连累自己。学生怕导师要求高,连累自己毕业;导师怕学生学位论文太水,抽查出事连累自己的职业。

与硕士研究生发表论文后的懈怠不同,博士研究生追求达到毕业的要求,更追求做出更高水平的研究成果,发表更多、更好的成果,为了能有更多机会,找到更好的工作。这些目标与导师的目标有很大的一致性,因此,博士生往往较硕士生有更好的积极性和主动性。从博士和硕士两个方面,也阐明了师生目标协调的重要性。关于硕士研究生发表论文后,对学位论文的不重视问题,这看似一道无解的题,其实还是有工作可以做,还是值得尝试和努力。

第一是多沟通,多交流。导师与研究生对学术标准的理解有着天然、难以弥合的分歧。因此,师生之间多交流,多沟通,减少培养方向性的误判,减少培养过程中走弯路的机会。如果学生压力大,将交流进行的轻松一些,多关注具体的研究点进展如何,讨论透彻。注重氛围的培养和把握,别搞得关系太僵硬、太紧张。

第二是坚持标准,充分指导。明确学校和导师对研究生毕业的具体规定和要求,包括导师本身对学位论文的要求,严格把握论文质量关,给学生提供充足的研究条件并给出充分的指导时间。坚持学术标准和原则,同时给予相应的指导与帮助。一方面讲清楚标准,另一方面增加供给,两个方面一起抓。指导过程中给的建议要具体,让学生容易上手。亦师亦友的同时要坚持原则,严厉严格同时还要给予足够的关怀。同时要将研究生学位论文研究工作的工作量、难度与学院、行业的标准有机结合起来,从学生的角度考虑毕业论文的整体设计。

第三是开题中期资格的匿名评审制。当前研究生的开题、中期、送审、答辩都存在一定的放水现象,缺乏严格、苛刻的审核与评审,这应该不是什么新闻。如果开题、中期能像投稿论文的匿名评审一样,这将会对提高学位论文质量起到一定的促进作用。例如,八十名学生开题报告材料送出去评审,三个月后出一个通过匿名评审的名单,例如只有六十名学生通过评审,做得不好没有通过匿名评审的同学,就无法如期开题了。这时候,即使导师到单位去闹,也无济于事了。如果有这种机制,估计学生写开题报告、中期报告,会像写发表的小论文一样认真、投入。这时候,研究生和导师就完全在同一个战壕里面了。当然,这是一个设想,不现实的设想。

第四是导师提升人格魅力。人微而言轻是客观存在的事实。与其每天烦恼这些事情,还不如想一想如何发展自己,提升个人实力和人格魅力。导师要有人格魅力,学生也就愿意和听从导师的任务安排,甚至还会举一反三、自我提升要求。人格魅力从哪里来,例如导师非常吃苦敬业、有很好的学术素养,这是从专业和人格上引领。但这个不直接,属于潜在的素养,更直接的是导师手里有权、头上有帽子、治学生有办法,让学生望而生畏,不寒而栗,同时,学生还念念想毕业后能得到导师的提携和帮助,这时候小导师的很多烦恼也就烟消云散了。

研究生不听导师的安排,这些导师大多都是小导师,不是权高位重的大牌教授,缺乏对研究生不怒而自威的压迫感,而且学生也不指望在日后事业上能得到导师任何切实帮助。所以导师还是要先将自己发展起来,打铁还需自身硬,成为学生羡慕的人,崇拜的人,惧怕的人,同时向往且愿意归附的人,这也是一个破解学生指导难问题的一个关键。

学生是很实际的。这里举一个例子,如果小导师让研究生在饭桌上喝杯酒,很可能会遭到研究生的当面顶撞和背后的diss。如果小导师不识抬举硬劝酒,大概率会闹得不欢而散,也是自讨苦吃。相反,研究生遇到大老板,往往是满怀虔诚,诚惶诚恐,倍感荣幸。即使大导师不劝他喝酒,他也会自饮,甚至自罚三杯。能与大老板喝上一杯,几乎成了他们漫长一生为数不多的荣光和永远难以忘怀的美好回忆。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自信忠保科学网博客。

链接地址:https://wap.sciencenet.cn/blog-58729-1412832.html?mobile=1

收藏

分享到:

当前推荐数:25
推荐到博客首页
网友评论1 条评论
确定删除指定的回复吗?
确定删除本博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