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安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陈安博士 御风而行,把酒邀月,穷极宇宙,留意身边

博文

多做非考核内容研究的是真学者——周日对话王秉兄 精选

已有 8790 次阅读 2023-5-17 18:08 |个人分类:事论|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514日上午,中南大学教授王秉受我之邀来到中国科学院科技战略咨询院108会议室,给我的弟子们进行了一场关于《普通安全学》的学术报告。学生们或在现场或通过腾讯会议参加了本次报告会,并受益匪浅。报告毕,我又就几个问题和王秉进行了对话,这里简单整理,与大家分享。

王秉的经历大致是这样的:中学毕业从兰州考入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做本科生,后去中南大学读研究生,在读研期间就发表了大量论文且出版了专著,博士原本可以前往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我本科时的母校),但他考虑到自己研究的特点,决定放弃并继续在中南大学吴超教授处攻读博士学位,其间发表了更多论文,出版了更多专著。毕业后留校任教,很快就升为教授,被遴选为博士生导师。

c7bde21f125de5ac39e1878b2f73e3e9.jpeg

下面的对话并非根据录音整理,是我根据现场的对话内容做了修订和整理,所以如果有不准确的地方,都是我的原因。

—————————————————— 

陈安:王兄好!我的弟子们也都知道您是一个传奇人物,我也经常给他们说起你的经历和成就。那么,王秉教授能够给大家介绍一下你那么多产出的原因?因为同学们也太想发表很多论文了。

王秉:陈老师好!我确实发表了一些论文,出版了一些书。但是并非是您说的传奇人物,我觉得自己是个不太有趣的人,只会坐冷板凳,写东西。实际上,我个人很少出去玩,甚至连校门都不出的。我有个哥哥,性格就跟我相反,他喜欢玩,和我也在一个城市,但可惜他的爱动并没带动我,我还是一直秉承自己的节奏。如果说自己有了一点成绩,那也只是不断坚持,做一篇论文或者做一个事情很少中断,每每都是做完才进入下一个事情。

陈安:这就是很优秀的品质了。同学们其实看到的都是一个成功学者的荣光和所得,很少去琢磨背后的付出。如果您今天不说这些情况,我其实都不知道背后所付出的成本或牺牲都这么大。要说,学习钻研本身都属于逆天性而为,人人都希望即便自己懒惰也还能获得很多。而不会看到勤奋且牺牲了自己的爱好或兴趣或人性固有的缺点,最后才能获得些微的成功。难得您能够这样。那么,从今天的“普通安全学”研究看,您的专注也非常令我敬佩,能不能关于这方面也说一点什么。

王秉:好的!其实,我从自己的科研生涯一开始,就决议要做一个东西,那就是“安全”,所有的研究都围绕着这一个核心进行,我现在出版或发表的东西应该绝多数都有“安全”二字,据我的印象,只有两篇文章里面没有安全。一个人不可能事事成功,尤其是现在人人有机会的这个时代,更是不容你有丝毫的偏离或漂移,那样更可能一事无成。我的专注于“安全”就会思考安全的方方面面,系统性和整体性也就会多些。否则,安全相关的内容就很多,包括危机、应急、预警、风险等等。当然,这可能也和我的专业路径有关系,我一直都是安全科学与工程大方向,虽然也会有所扩展,但是一直的计划就没有扩展太远,还是围着安全打转。

IMG_9196.jpeg

陈安:这正是我和同学们都应该向王秉教授学习的地方。我也希望自己的弟子们能够专攻某一方面,成为这一领域的专家,而不是什么都拾掇点,最后成为万金油,那样不好!当然,这也要看人。我们下午就要召开华罗庚先生与智库方法的一个公共科学日活动。说到华先生,他是数学(包括应用数学)、管理科学、经济数学方面的大家,且在数学领域也几乎遍及了每一个方面,但是就他的弟子王元所说,即便是跨越了数学领域的多个一级学科和二级学科,他的基本思路还是矩阵技巧,就如我们大学时老师们常说的“华罗庚的弟子会打洞”,就是指华派的学生都学得会矩阵转换技巧,而不管是多复变函数,还是数论,他总是会转化为矩阵变化问题。实际上,即便到了华氏经济数学里的正特征矢量法,也还是有矩阵技巧的内容在里面。这说明,即便跨越多个学科的天才级大学者,也还是专注的。

王秉:对!陈老师说得好!我其实未来也还是继续围绕着“安全”做工作,我自己刚出版不久的新书《生物安全情报学》也还是继续围绕安全展开,只不过拿生物安全做了一个交叉学科的拓展。这几年疫情期间,我自己倒是还能适应不得已待着家里的生活方式,也还是继续在安全学领域做更加深入的探索。我考虑的“普通安全学”就是想给那么多领域都来诠释安全的混乱局面一个统一化,大家最好能在一个平台和语言体系下对话,而不是鸡同鸭讲。

陈安:这也是很大的工程!预祝王秉教授获得更大的成功!其实,这也是安全应急领域中的有识之士立志要做的事情。我也观察到,从文史哲、理工农医这样的视角做应急管理的人都有了,确实是各说各话,很难说到一块去。加之又容易文人相轻,就更加难成“统一场论”了。对了,我看到您也不断参与到安全的社会科学研究中来,承担了社科基金的重大项目,发表了大量CSSCI检索期刊的论文,这和您的工学背景还是有距离的啊?!

IMG_9199.jpeg

王秉:陈老师可能不知道的是,我发表这些CSSCI期刊检索的论文,其实在学院计算工作量的时候都是不算的——因为我们学院是工科。但是,做科研总不能单位指到哪里我们就只能往哪里冲锋,实际上,安全的一级学科在教育部的学科目录上也算有好几个,甚至都不属于同一个大领域,但是,都是不同方面的安全嘛,也不能算是安全之外的内容。既然如此,对于我们这样做安全研究的人,就都得做。也要在学科交叉融合中取长补短!

陈安:我非常赞同王秉兄的这一认知。从某种意义上说,如果一辈子都按照学院固定的方向做研究,就是做了一辈子的听话科研,突破几乎是不可能的。此外,真学者是做问题的,做方法的,而不是做规定动作的。甚至,只有做了更多非考核内容的研究,才可能促进真正的颠覆式创新,这样的学者才是真正的学者!这样的学者也可以到退休时说一句:我的一生是思维自由挥洒的一生,而不是研究上始终循规蹈矩、乏善可陈的一生。这些我也与自己的弟子们共勉!

谢谢王秉教授的这次报告,我们受益匪浅,这些聊天也许更值得大家思考。

王秉:谢谢陈老师,你们周末还来听我白活,也期待着有机会在长沙欢迎你们。

IMG_9198.jpeg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53483-1388401.html

上一篇:作为智库角色的华罗庚先生
下一篇:我的台湾同行学者朋友们
收藏 IP: 49.5.217.*| 热度|

28 宁利中 卜令泽 刘全慧 王涛 武夷山 崔锦华 王德华 史晓雷 梁洪泽 李毅伟 黄永义 贾玉玺 曾纪晴 李学宽 璩存勇 葛及 曾杰 王安良 周忠浩 雷宏江 张学文 杨正瓴 王修慧 雷蕴奇 逄焕东 高友鹤 孙学军 张林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2-24 08:2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