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科学 论文
搜索
沉痛悼念并深切缅怀张佑啟老师
热度 2 岳中琦 2022-9-27 13:06
沉痛悼念并深切缅怀张佑啟老师 岳中琦 我们土木工程系荣誉教授和特别顾问张佑啟老师( Cheung Yau Kai , Y . K. Cheung)于2022年9月23日 晚在香港玛丽医院安祥离世,享年 88 岁。张佑啟老师是世界著名的计算力学大师、有限元法先驱者,为科技发展和大学教育贡献了一生,教育与激励了众多学子。 ...
1776 次阅读|4 个评论 热度 2
一段提笔忘字的经历
热度 1 岳中琦 2022-9-17 20:21
一段提笔忘字的经历 岳中琦 今天下午,与我的两位博士研究生讨 论 论文写作事宜。想起了我小时候的一个经历。这个经历就是提笔忘 字 。 我依然还记得,在小学阶段,我在写语文课的作文功课时候,常常会发生拿起笔来写 字 的时候,脑海出现的是一片空白,想不起和记不得任何中文字的写法。因此,写作文就成了一 ...
1286 次阅读|2 个评论 热度 1
解決香港和世界缺砂危機的原創科研成果
岳中琦 2022-9-9 09:05
解決香港和世界缺砂危機的 原創科研成果 Tech Talk, Faculty of Engineering, HKU Dear friends, colleagues and students, We are delighted to announce that the Tech Talk will be held at the Tam Wing Fan Innovation Wing Two with details as follows: Background Tech ...
553 次阅读|1 个评论
现在大旱会有大地震吗?
热度 3 岳中琦 2022-8-29 15:33
现在大旱会有大地震吗 ? 岳中琦 上周五( 8 月 26 日),一位北大 79 级同学在同学微信群中告诉我和大家,“又在网传,大旱之后必有大震了。” 我回答道:“现在发生大地震难了啊!到处都在打井取气,大地震的能量天天都在被人为释放!旱震理论是在过去没有打井取气时候的现象,当然,也不唯一。” ...
827 次阅读|4 个评论 热度 3
港大校园荷花池秋色
岳中琦 2022-8-22 19:01
港大校园荷花池秋色 岳中琦 昨天中午,我拍摄了一段香港大学主校园荷花池的秋季景色 视频 。 我将这段视频放在我微信的朋友圈。 一位朋友留言写了以下几句话: 七律 荷塘秋色 港大入秋美校园,书声到晚变诗篇 鱼群嬉戏荷塘月,粉蕊孤独景色间 生命疏忽一甲子,文明短 ...
1712 次阅读|没有评论
建筑、交通、能源和材料
岳中琦 2022-7-24 18:02
建筑、交通、能源和材料 岳中琦 我一直记得,在我硕士毕业的 1986 年前期,国家将工作重点放在了发展经济,确定了四大重点发展领域。这四大领域是建筑、交通、能源和材料。我没有想到,我将近 40 年工作与研究历程一直是围绕着这四大领域。 1986 年 7 月获得地震地质学士和地球动力学硕士学位后,我加 ...
1075 次阅读|没有评论
古老的、永恒的、挑战人类数学智慧的课题
热度 1 岳中琦 2022-7-24 11:58
古老的、永恒的、挑战人类数学智慧的课题 岳中琦 自 1979 年上大学以来,我就一直热衷于通过经典数学手段,攻克和破解科学和技术难题!一年前,在思考和准备做相关研究的应邀学术报告时候,我想到、总结和写下了以下这个体会! 求解弹性力学等经典多场理论的偏微分场方程组空间或时间问题的闭合解是 ...
2858 次阅读|4 个评论 热度 1
第一次登上青藏高原
岳中琦 2022-7-5 22:01
第一次登上青藏高原 岳中琦 自 1986 年参加工作以来,我有五次登上了青藏高原的经历。其中四次都经历了强烈的高原身体反应,身体倍受难受和煎熬。 第一次是在 1987 年大概在 4 到 5 月份。 当时我在北京工作,参加了西宁曹家堡新机场建设。主要工作任务是用洛阳铲在黄土地中打垂直细长空洞,再灌水 ...
2452 次阅读|没有评论
庆祝在香港特区25周年佳节
热度 1 岳中琦 2022-6-30 21:01
庆祝在香港特区 25 周年佳节 岳中琦 明天就是香港回归祖国 25 周年佳节,香港到处可见、可感到佳节的欢庆喜悦气氛。 明天也是我在香港特别行政区工作、生活和成长 25 周年佳节。我参与和见证了香港特区各种风风雨雨、繁荣稳定、浴火重生和生机蓬勃。为此,我感到荣幸与自豪! 25 年过去了,我也 ...
4688 次阅读|2 个评论 热度 1
浮萍草
岳中琦 2022-6-26 21:28
浮萍草 岳中琦 再过几天,就是我母亲过世 12 周年的忌日。这几天,我时常梦见我母亲。 我母亲属牛, 1925 年出生在安徽巢湖县的一个相对贫困家庭。今年是虎年,我母亲出生 97 周年。我也属牛,我母亲比我大了三属。 我母亲是一位普通、勤劳和坚毅的妇女。 在儿童期间,我母亲一直跟随父母在巢湖居 ...
2171 次阅读|没有评论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9-28 05:5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