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il反面教材☆凤雏先生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dabaoski 鸿鹄焉知燕雀之志? 人贵没有自知之明!

博文

【水木十大系列】骇人听闻:北大经院五门不及格照样保研!!学生哗变!

已有 7171 次阅读 2009-10-19 19:07 |个人分类:水木十大|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评论, 反面教材

1.

发信人: loc (hhhhhh), 信区: NewExpress
标  题: 骇人听闻:北大经院五门不及格照样保研!!学生哗变!
发信站: 水木社区 (Mon Oct 19 13:50:12 2009), 站内

『天涯杂谈』 骇人听闻:北大经院五门不及格照样保研!


 作者:pkuecograduate 提交日期:2009-10-18 22:33:00 访问:3033 回复:50
  
  张榜发文,北大经济学院本科生保研的一场闹剧今天正式落幕:我们班的前十名还有人没能保送本校研究生,本科三年来排名倒数第一的韩思博和本院另外一个班倒数第二的张宗尧却保送上研了!不看不知道,世界真奇妙……

   北大经济学院,高考状元云集,从来都是人文学科精英荟萃之地。但是当年这二位公子一路从黑龙江省保送进北大经院,端得让人高看几眼。不过大一没过多久也就对他们的“显赫家世”多有耳闻:韩的父亲是黑龙江某地级市的市委书记,张的父亲似乎是同省另一市的实权局长。而时间一长作为同窗反观二位公子的品行能耐,也大抵猜得出保送北大经院是怎么回事了。其他且不论,学院的大课没见韩思博上过几次,顺理成章本科三年下来这位仁兄倒有五门课不及格,张宗尧听说也至少有三门课不及格,用脚趾头也想得出来这样的人根本拿不到毕业证和学位证嘛。看不惯这些仁兄的跋扈时,心里也时不时阴暗一把:北大终归还是北大,进得来,且看你怎么出去。现如今保研结果公布,知道人家压根没想出去,至少,压根没想以本科毕业生的身份出去。这个学校、这个世界之骇人听闻,已经远超我的想象……

  北大的高官子弟历来不少,凭什么这二位道行如此之高?韩公子很早就曾酒后吐真言:北大党委的张书记与父母官韩老爷既托同乡之谊,又是拜把子的交情,当叔叔的拉大侄子一把,保送个研究生,不在话下!这牛皮韩公子烂醉之后吹过不是一次两次,我们平常人家的孩子只晓得北大有闵书记最近又换了周校长,不知道有没有张书记这一号,只当那是醉话。保研的结果一公布,三年多来我被北大灌的迷魂汤倒醒了七分,赶紧去网上查了北大的领导机构,张彦副书记赫然在列,黑龙江大庆人,还主管学生的思想政治教育!原来如此……

  最近,曾任耶鲁大学校长的小贝诺•施密德特在耶鲁大学学报上大放厥词:“中国没有一所真正的大学”。现在,我不得不重新理解和体会这个论断了。对于中国大学日益严重的“官本位”体制,施密德特的评价颇具诗意:“宙斯已被赶出天国,权力主宰一切!”而对于马上就要本科毕业的“我”和“我们”,面对权贵之间的勾结和权力冰冷的恣意切割,却完全诗意不起来。施密德特在同一篇文章中表示,“作为教育要为社会服务的最早倡议者,我要说,我们千万不能忘记大学的学院教育不是为了求职,而是为了生活。”但是在目前严峻的就业形势下,站在这张令人瞠目结舌又怒火中烧的保研榜单面前,一切似乎只能让位于“生存”二字的沉重。以目前的排名而言,即便把数门课程不及格的二位仁兄清理出去,我也没有保送研究生的资格了。但是,我搞不清楚保了研的这些我的同学里,还有多少位我所不知道的韩公子,而他们背后,又站着多少位我所不认识的张书记。我的命运,是不是就是被这些人永远无法挽回的改变了?我希望有人能给我答案……

--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newsmth.net·[FROM: 218.206.178.*]

2.

发信人: loc (hhhhhh), 信区: NewExpress
标  题: 原帖楼主补充爆料!!!Re: 骇人听闻:北大经院五门不
发信站: 水木社区 (Mon Oct 19 20:26:17 2009), 站内

作者:pkuecograduate 回复日期:2009-10-19 18:13:34 

  最后的澄清

  今天上来查看,知道大家的反映,也知道这世界对不公正还不完全麻木,稍感快慰。

  我自然利害相关,也自然处于“不上不下”的灰色地带,但想必这也正是今天高权贵势上下其手的恣意空间,毕竟谁能保证,明天的你要么永远高处枝头早已成竹在握对这一切蝇营狗苟冷眼旁观成全了一副君子孤傲,要么与此全搭不上边际枉剩了笑看他人你争我夺的可怜清闲。这一辈子,总得争点什么吧?但这样下去,总也争不着吧?水搅起来了,身陷旋涡之中,不是不困惑不惧怕。但是,难道只能这样?(注:已经有同学风传北大校园内能在未名发贴的人做了转载,但转瞬之间已经被校方河蟹掉。唉,我都不敢在校内发,又怎么能在校内转呢?这么小的校园,难道查不着么?)

  所以,尽管无论这旋涡如何平息可能都对自己没有好处,甚至稍有不慎结果或许还相当的凶险,我还是想呐喊一声。起码让后来者知道,北大或许有很多贪婪,但北大决不滋养懦弱,若没有胆量为自己的应得利益而战,还谈什么公平正义苍生己任之类的大话?

  作为同学,我并不想针对韩思博、张宪尧二位,为自己的利益前程使上浑身解数,我能理解。但我不能原谅的是被中途窜改的游戏规则。我不屑于却不埋怨韩、张二位公子,更是因为我悲哀的发现,假使我处在他们的位置上,没准也希望父母有这样的哥们能给我这样的荫蔽。这些让受益者兴奋、雀跃、得意乃至张狂,而令利益受损者感觉冰冷、无力、无奈甚而麻木的亲尊师长们用自己的所作所为为后辈搭建的思考、行为逻辑和范式,或许已经把包括韩、张二位在内的“我们”都毁了。

  至于事情的真实性,清者自清浊者自浊。发此贴已是冒着天大的风险,发照片自是决无可能。而所谓“榜单”,只是参与竞争的人都心知肚明的一个结果。所幸,跳梁者还未至于无耻到把这些丑事明告天下,自然也没什么照片可拍。而我将事件公之于众,已经预料要使北大声誉再度受损。象母亲一样哺育了我三年多的这座圣殿,又要因着她身上的蛀虫而承受来自各方驳杂无章泥沙俱下的侮辱谩骂。我明知这为了涤荡她而无可避免,却也心为之泣……如果竟然有人觉得这是无中生有,则诛心之论太甚!既然将事情公之于众,当然不希望北大白遭了这浩劫。如果有媒体挺身主持公论,只需简单调查可证我所言非虚。

  为正视听,纠正楼顶文中“张宗尧”实为“张宪尧”之误。但凡参与保研竞争的同学,目前大抵知道张公子保的是本院,似乎要走留校工作2年后缓保的渠道;韩公子保的是国际关系学院,可能要去支教一年再保回来。大学里接触过类似事务的人都应该明白,这两条保送渠道无非是车长预留的软卧,这一次,韩大官人的张大兄弟当班,车票赏给了这两个小毛头而已。 

  为众所周知的原因,对事实部分不再发贴澄清,此IP永远潜水……

※ 来源:·水木社区 newsmth.net·[FROM: 123.117.182.*]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200147-263658.html

上一篇:关于网瘾,游戏瘾,博客瘾
下一篇:要撞就撞死
收藏 IP: .*| 热度|

9 李宇斌 薛长国 王伟 吴飞鹏 孙军昌 盖鑫磊 苗元华 郑波尽 cabrio

发表评论 评论 (7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3-2 15:2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