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网

 找回密码
  注册
论文评审到底该看什么?
热度 2 张艺琼 2022-5-19 04:20
最近经历了一个非常nasty的论文评审。评审老师的评语还挺正面的,一条条说符合要求,修改意见部分也没有提出硬伤问题,但是打分不及格,学生没过。我试图替学生申诉,得到的回应是,学生的论文是有问题的。但有哪一份学生的论文是没问题的?有人敢说自己的论文没问题吗?当然,最后我的申诉是失败的,学生很不幸成为一个处 ...
个人分类: 教学相长|3987 次阅读|3 个评论 热度 2
写作需要先满足自己的表达需求
热度 4 张艺琼 2022-3-11 04:21
关于写作我有两个很深刻的洞见(难得见我如此不谦虚吧,哈哈,我不反常一把你们都不把我当回事):1)写作难是个心理学问题,不是个语言学问题;2)写作课70%的时间应该用在教怎么改,而不是怎么写。今天的这篇文章跟两个洞见都有关。 我写东西其实不咋地,但经常有人找我帮他们看本子和论文。我指出问题后,除非我亲 ...
个人分类: 教学相长|8148 次阅读|5 个评论 热度 4
翻译纪伯伦的《论孩子》
热度 3 张艺琼 2021-12-26 07:46
我特别喜欢纪伯伦Prophet《先知》里面的那篇On Children《论孩子》,几年前就把它打印出来贴在冰箱门,提醒自己要培养孩子独立的人格。 每天都看它的原文,所以也不留意它的翻译。不是有句话说,Meaning is what is lost in translation.(打完这句话我又隐约觉得不对劲,好像不是这样说的,anyway,我想说的就是翻译 ...
个人分类: 闲话言语|7366 次阅读|9 个评论 热度 3
写着论文就进入了自卑与自负的死循环
热度 17 张艺琼 2021-12-23 13:59
这篇文章是应颜宁老师的闺蜜李一诺的邀请给她的新书写的书评。我答应下来不是想蹭一诺的流量,相反,是让一诺蹭我的流量。我其实并没有流量,但这恰恰是我的价值。我是一名大学老师,平时恨不得全世界都把我给忘了,我能安安静静地站讲台、写文章和陪孩子。和大部分职场女性一样,我竭力工作,尽心养娃。努力着,努力着, ...
个人分类: 成长点滴|20180 次阅读|40 个评论 热度 17
导师到底该如何当?
热度 11 张艺琼 2021-8-28 09:46
暑假前我问学生,暑假要不要保持两周一次的导读?你们决定,要不要我都可以(当我说要不要我都可以的时候,我是真的可以,但他们不相信,他们大概会觉得我就是套路)。他们信誓旦旦要!然后我就在我的暑期计划中slot了一个时间给这件事情。暑假开始,没有任何动静。我偷着乐,因为我可以干自己的活啊。但也小有失望,这不 ...
个人分类: 教学相长|7482 次阅读|22 个评论 热度 11
当投票成为程序正当性的必备环节
热度 8 张艺琼 2021-7-14 08:40
最近经历了一次特别荒谬的被投票事件,按我一贯作风,当然是要反抗。没人替你说话的时候,如果连你自己都不敢替自己发声,那只能天天自己高血压。发声不一定能改变,但不发声一定改变不了。发声是表达我的需求和态度,是对自己负责任。当然,吵架还可以复习一下我当年的辩论技巧。 抗议过程中跟各类人员轮番谈话,我快速 ...
个人分类: 吾省吾身|3763 次阅读|8 个评论 热度 8
论文如何能不水?
热度 4 张艺琼 2021-1-31 17:22
这是给返朴写的一篇科普文。被徐晓批判不够科普,太多专业术语。对普通大众来说当然很难,对有论文写作经验的人来说,应该都能明白的吧? 怀念曾经的BBS灌水。 学术圈内外的玩家们喜欢把某些论文高产行为调侃为“灌水”,各种羡慕嫉妒恨。这些年水太大,惊动了中央。中办、国办出台系列文件“防灌水”(破唯 ...
个人分类: 论文心得|6129 次阅读|4 个评论 热度 4
挣不到工分的国际论文合作
热度 3 张艺琼 2020-8-14 17:21
疫情期间我收到利兹大学的Elisabetta Adami博士发来的一封邀请邮件,她想联合世界各地的符号学研究者发起一个项目,探讨疫情给我们的沟通带来的改变。例如,对于西方人来说,曾经拥抱和kiss是非常basic的人际交往行为,而疫情期间不能再抱了。面部表情是我们谈话中很重要的意义传达资源,却被口罩给遮住了。这些看起来很 ...
个人分类: 论文心得|12696 次阅读|10 个评论 热度 3

本页有 2 篇博文因作者的隐私设置或未通过审核而隐藏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6-25 11:2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