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ifotainment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scifotainment In between the two cultures

博文

当投票成为程序正当性的必备环节

已有 1967 次阅读 2021-7-14 08:40 |个人分类:吾省吾身|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最近经历了一次特别荒谬的被投票事件,按我一贯作风,当然是要反抗。没人替你说话的时候,如果连你自己都不敢替自己发声,那只能天天自己高血压。发声不一定能改变,但不发声一定改变不了。发声是表达我的需求和态度,是对自己负责任。当然,吵架还可以复习一下我当年的辩论技巧。

抗议过程中跟各类人员轮番谈话,我快速总结了谈话的各种套路。你说A他说B,你说B他说C,共情不行就利诱,利诱中穿插一些隐形威逼,一般人很快就会觉得不接受投票结果是自己的错。而我呢,脑回路清奇,没觉得我错了,只是觉得高校的思辨培训真是刻不容缓。

我意识到一个更严重的问题就是,投票已经成为我们体制内程序正当性必备环节。

我是如何被投票的按下不表,我只想吐槽。荒谬是因为那是一件在我看来根本就不需要投票,而投票的结果让我开始相信“人之初,性本恶”。知识分子有才无德最可怕,但愿他们的学生能识别而不被带偏。当然,鉴于我活着的意义就是为了测试这个世界的bug,这种荒谬事件一定能提高我对世界认识的深度的。比如说,我没反思我到底哪出问题,但我反思了投票这个行为在各种矛盾突出的体制内的荒谬作用。

1)投票拥有着绝对的程序正当性,不可推翻,不可重启。不管结果听起来多么荒谬,投了就定了。事件无论大小对错,只要用了投票那就一定没错。某种意义上就是新型懒政吧。

2)投票人不需要明白投票的意义和后果,他/她不喜欢谁就不投,后果只需要他/她爽,不需要用脑。可能是故意用脚投票,也可能是脑脚只能一致。

3)被投票者只能接受投票结果,再折腾,最后还是得接受,因为程序正当。

4)被投票者无法质疑投票动机,因为那是不可告人的。滥用投票权只能是一个无法证实的指控。估计这也是大伙为啥这么在意投票权的原因之一吧。


。。。

欢迎补充。




http://wap.sciencenet.cn/blog-1179982-1295377.html

上一篇:论文如何能不水?
下一篇:导师到底该如何当?

21 郑永军 姬扬 尤明庆 杨正瓴 刘良桂 周忠浩 李轻舟 张忆文 刘全慧 王春艳 张士宏 刘艳红 郑强 孙颉 杜学领 鲍海飞 宁利中 武夷山 刘俊华 丁凡 郁志勇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6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9-25 18:1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