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庆生
严在地大 精选
2024-4-22 08:05
阅读:3042

严在地大

——从我亲身经历说起

刘庆生

(中国地质大学,武汉)

 

“地大”是中国地质大学(武汉)校名的简称。几年前,一位退休处长为了颂扬学校一位退休老领导在位时的丰功伟绩,在相关微信群里谈到当年武汉市大学生(也许包括家长)调侃相关大学学习生活特色的流行词汇:学在xx,爱在xx,吃在xx,玩在xx,其中提到中国地质大学(武汉)时用了“管在地大”。也许在这位处长的大学教育理念里大学治理就是属于管理,即大学各级领导管理教师,管理职工,管理学生。这让我想起科学网上一个大学教师写的一篇与此相关的博文,文章中说:他们的大学领导在全校教职工大学会上慷慨激昂地对他们说:“我是代表国家来管你们的。”显然,这种“管你的”大学校长理念与中国大学校长楷模梅贻琦先生的“大学校长就是为教授搬椅子”的“服务您的”大学校长理念大相径庭。为此,我写了一篇题为:“匪夷所思的‘管你’”的博文对这位领导的“高见”发表不同意见(2017年8月4日科学网)。

我发现这位退休处长“管在地大”的微信后及时在微信群里发表我的看法:“我在学校学习工作生活数十年,没有体验到学校管理上相比武汉其它高校有什么独到特色,所以,我不赞成用‘管在地大’描述学校的治理风格,如果非要用类似词汇形容学校治理特色,建议用‘严在地大’比较贴切。”我想,长期以来如果没有“严在地大”的理念与实践,中国地质大学 “艰苦朴素,求真务实” 的校风就不可能落到实处。我自己一直在努力践行来自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天津大学(北洋大学)和唐山铁道学院等源头大学创立的优良校风,尤其在高元贵院长治理下北京地质学院彰显的“严在地大”理念《刘庆生,大学校长楷模——我们敬爱的高元贵院长,素心若雪,壮志如山,纪念高元贵院长,中国地质大学出版社,2023年11月》。

我在职本科教学对学生要求比较严格,具体体现在每次课程考试加上平常综合成绩一般都会有极少数不及格同学,其实这属于大学本科教学正常的教学现象。据说,当年我所在的北京地质学院地球物理勘探系主任薛琴舫先生(来自北京大学)主讲的“场论”课程考试成绩不及格学生人数曾经高达一半。按照常理,一般在数十个学生学习课程中总会有些同学不认真,敷衍了事,用校规校纪教育学生顺理成章。记得在职时学校教学督导王人镜教授曾来听过我的课堂教学,课后交流意见时他对我的教学能力与责任给予了充分肯定,我很欣慰。

有一年,我的课程中一个不及格学生到我办公室请求更改成绩让他及格,我自然拒绝,并批评这个学生这种不负责任现象,并让他认真准备争取重修时通过。不料这个学生到学校教务处“举报”我,说我从办公室赶他走。其实,这当然不符合事实,我只是在向他解释后就没有理会这个学生,做我自己的事情。教务处对待学生的“举报”认真负责,委托我所在的地球物理与空间信息学院主管教学副院长前来了解情况,并查看这个学生的试卷,发现没有任何问题,主管副院长对我说,刘老师,你没有问题。这个事情的处理过程也体现了学校教学管理部门与学院领导“严在地大”的管理风格,值得点赞。

我认为,在国家法规(例如中华人民共和国高等教育法)与学校章程及相关校规校纪框架内,对学生适度从严教育会让学生受益终生。也许有人会说,当下大学学生思想多元,加上有的大学过度依赖“学生评教”考核教师,导致有的教师忌惮从严治教。然而,我相信,只要我们的大学管理者与教师共同努力,坚守大学教育的基本原则与道德操守,大家就一定会就从严治教取得共识。我一直努力践行中国地质大学“严在地大”的优良传统,即使我在学校退休后的2016年下半年应聘中山大学地球科学与工程学院“高年资教师”岗位期间,我主讲“地球物理学”课程,尽管学生学习热情很高,还是在42个学生中有两个学生最终成绩不及格。当然,这两个不及格学生没有来找我“说情”,更没有来找我“麻烦”。从这一点上可以看到中山大学地球科学与工程学院学生具有良好的学风。具体情况我在文章《在中山大学发挥余热,2016年11月21日科学网》做了介绍,这篇文章被中山大学校长罗俊院士看到后批示在学校官网发布。

 2024年4月18日完成,4月22日发布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自刘庆生科学网博客。

链接地址:https://wap.sciencenet.cn/blog-673617-1430684.html?mobile=1

收藏

分享到:

当前推荐数:16
推荐到博客首页
网友评论0 条评论
确定删除指定的回复吗?
确定删除本博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