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双春
新科研究生怎么选择研究方向? 精选
2023-3-28 09:36
阅读:8500

前不久(2023年3月1日),学院应今年考研估计能“上岸”的本科生的要求,举行了第53期院长午餐会。会前,学工办征集了这些准研究生们关心的问题。统计显示,近九成学生提出了同一个问题:怎么选择研究方向

准研究生们非常关心研究方向,就像高考后准大学生们非常关心专业,是可以想象,也是可以理解的。

理想情况下,研究生可以循两种方式选择研究方向一是兴趣驱动,二是志向牵引。

然而理想毕竟是理想。现实中,研究生在进入学校和学科并进而确定导师后,基本上,导师的方向就是他们的方向。

形象点说,导师如果在种瓜,研究生大多不会或不敢去种豆,尽管种豆是他们的兴趣或更符合他们的志向需求。

从这个意义上讲,研究生的研究方向基本上不存在选不选的问题。如果有选,那么怎么选?

作点解释并提点建议。

其一,关于兴趣驱动。

做科研的最大好处是:做自己感兴趣的事情,还有人(包括单位和国家)给你埋单。可以说,选择做自己感兴趣的研究,是人世间最幸福的事

不幸的是,在当今,并不是每一个研究生都能享受到这种幸福。

一方面,就像高考后准大学生们大多对专业并不了解一样,准研究生们对研究方向其实更加不了解。因为,了解一个研究方向比了解一个专业难度更大,往往只有深入研究后才能真切了解。

另一方面,就算你真的了解某个研究方向并对其有浓厚兴趣,你也未必找得到为你埋单的人。你读研的单位可能根本没有你感兴趣的方向,也有可能正好有你感兴趣的方向,但导师水平和研究条件也许支撑不了你的兴趣发展

尽管如此,只要做到以下两点之一,你还是完全可以做自己感兴趣的研究。

一是兴趣广泛,就像牛顿和爱因斯坦那样,对自己所在的整个学科(他们是物理学)甚至整个科学都感兴趣。这样,就消除了对某个(些)方向不感兴趣的问题;也即,你做任何方向都在追求自己的兴趣

二是不需要有人为你埋单,甚至不需要导师或者不需要导师指导,做一个像牛顿或爱因斯坦那样特立独行的科学家。

这一点别说研究生,就是大学教授在今天不容易做到。当今时代远非牛顿所处的“绅士学者”时代。仅就时间而言,在“绅士学者”时代,研究的大多不为生活发愁绅士他们的是时间去消磨而今天,你能从容淡定地做你感兴趣的研究而不顾各种时间节点(如毕业、入职、晋升、拿“帽子”等)吗?如果不得不顾,那么最有效的策略就是既找人又要钱,而不是特立独行。

其二,关于志向牵引。

所谓志向牵引,就是先问问自己想成为什么样的人或想取得怎样的成就,再来考虑研究方向。

许多著名科学家就是以这种方式选择研究方向的。

物理学家费曼说,他对任何低于征服世界这一目标的事情都不感兴趣。

生物学家爱德华·威尔逊在《给年轻科学家的信》中告诫科研新人:“在选择进行原创研究的知识领域时,最明智的做法是去找一个人烟稀少的地方,只要比较一下各领域有多少学生和研究人员,就能判断你的机会有多大。”

《物理世界》曾发表一篇文章探讨诺奖得为什么喜欢离人群Why Nobel laureates love to leave the herd)。文章指出冒险进入新领域、质疑现状的能力和信心,是诺奖得得诺奖的首要原因。许多诺奖得主在得前许多年就喜欢离人群利用诺奖带来的自由开辟了新的研究方向

在著名科学家眼中是没有所谓研究方向的,有的只是目标或机会。

须注意,志向牵引跟职业牵引不是一回事。几年前,有研究生提建议,希望学院增加中学教师职业培训环节,因为有研究生希望毕业后当中学教师。老文认为这种建议不合适。推而广之,如果研究生希望毕业后当公务员,学院是否还要增加公务员培训环节

研究生在读期间如果考虑未来当老师的问题,应该思考如何才能去世界一流大学当教授,而不是去当中学教师,因为前者才符合研究生的培养目标。研究生用去世界一流大学当教授的志向追求学业成就,并不妨碍其毕业后去当中学教师反过来,如果用当中学教师的目标规划学业,实践证明,大概率会认为没必要好好做研究。

当然,研究生即使明确了自己的志向,要选准能够实现志向的研究方向仍不容易。因为,选准研究方向需要学术功力、境界、眼光,许多大牛科学家也未必一看一个准,更何况尚未涉足科研的新人。

其三,两点建议。

任何选择都是有边界的。在边界范围之内选择,就是面对现实。研究生选择研究方向应该面对自己、导师和培养单位等多种边界共同决定的现实。

老文给合对现实的观察和体会,给新科研究生两点建议。

一是对所谓研究方向持开放态度。

我们所受的教育养成了我们的定向思维,也就是让我们喜欢朝某个特定的方向思考。但科研就像打仗,常常要求我们冲向或撤离枪炮声,很难有固定的方向。

费曼说:“承认我们无知,永远保持‘我们不知道应朝哪个方向走’这样一种态度,我们就留有了更改、思考的可能性,留有了对发展方向问题做出新贡献和新发现的可能性,尽管我们还不知道我们想要什么。”

二是与其关注研究方向,不如关注导师,而关注导师,尤其要关注问题。

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得主Timothy Hunt说,科学的诀窍是不断找到远比你聪明的人一起工作(The trick in science is to always find people to work with who are more clever than you are)。

如何关注导师?

杨振宁先生说,他带博士生的态度是只有遇到好的题目,我才安排学生做这个课题。当我没有题目的时候,我可能就不会轻易接博士生”。

研究生可以反过来理解杨先生的话:导师如果没有好的题目,不要轻易跟他做研究。

决定科研成就的,不是方向,而是问题。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自文双春科学网博客。

链接地址:https://wap.sciencenet.cn/blog-412323-1382091.html?mobile=1

收藏

分享到:

当前推荐数:19
推荐到博客首页
网友评论4 条评论
确定删除指定的回复吗?
确定删除本博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