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亮
国人佳作!全球颠覆性研究减少,是“远程协作”的锅?
2024-4-15 22:58
阅读:579

image.png

回顾过去几十年,不难发现学术研究变得越来越国际化,越来越讲究分工协作。一个大型的天文观测、基因组测序或粒子物理学项目,其研究团队都由来自多个机构的科学家组成。此外,由于远程工作方式兴起,小型的跨国或跨洲科研合作也越来越普遍了。按理来说,上述变化理应让研究人员更容易组建理想团队、做好科学项目。但实际情况如何呢?

2023年11月29日,美国宾州匹兹堡大学吴令飞博士和英国牛津大学Carl Benedikt Frey博士等在《Nature》发表题为“Remote collaboration fuses fewer breakthrough ideas”研究文章将学术界创造性下降的趋势与科研工作的“远程协作化”直接相关。该研究揭示了我们这个时代最大的谜题之一:为什么互联网带来的连通性并没有像重组理论所预测的那样导致创新的热潮。

摘要

创新理论强调社会网络和团队在突破性发现中的促进作用。在全球范围内,科学家和发明家的数量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多,而且他们之间的联系也更加紧密。然而,尽管有更多的人进行发现,以及更多的思想可以用新的方式重新组合,但研究表明,新的创意越来越难以找到,这与重组增长理论相矛盾。在这里,我们揭示了这个明显的谜题。通过对过去半个世纪全球范围内的2000万篇研究文章和400万份专利申请的分析我们从记录城市间远程协作的兴起开始,强调全球科学家和发明家之间日益增强的联系。我们还进一步表明,在所有领域、时期和团队规模中,这些远程团队的研究人员相对于现场同行来说,更不可能取得突破性的发现。通过创建一个数据集,我们可以探索团队内部和跨空间的知识生产过程中的劳动分工,我们发现在分布式团队成员中,合作主要集中在后期的技术任务上,涉及更多的编码化知识。然而,当知识是隐性的时候,他们不太可能在概念性任务上联手——比如构思新的想法和设计研究。我们得出结论:尽管近年来数字技术取得了显著的进步,但远程团队不太可能整合其成员的知识来产生新的、颠覆性的想法。

在过去的半个世纪里,科学研究的规模和复杂性显著增加,研究人员对此的回应是延长他们的教育和培训时间、进行更狭窄的专业化工作并组建团队。最后一种做法得到了最近远程工作技术的进步的帮助,使研究人员能够组建分布式团队,利用互补但地理上分散的知识和专长。一个广泛的观点是,通过允许更多的专业化和更好的匹配,远程协作的兴起有望带来更大的“集体智慧”和加速创新。事实上,从重组增长理论的角度来看,更多可能的合作会增加新发现的潜力。然而,与这一承诺相矛盾的是,最近的研究表明“想法变得越来越难找”。

对于这个明显的谜题的一个可能的解释是,虽然专门研究人员之间的远程协作允许更多的知识新组合,但它也使得团队更难整合这些部分。在一个项目的早期阶段,当一个想法难以表达且知识是隐性的时候,远程协作尤其具有挑战性。然而,当一个想法变得清晰且知识变得更加编码化时,现场团队的比较优势逐渐减弱。因此,现场团队的科学家更能够融合知识和构思下一个突破性的想法,而当他们转向远程工作时,他们往往协调技术性的工作和发展已经确立的想法。

在这篇文章中,我们展示了科学家和发明家从现场协作转向远程协作时团队成员的角色如何发生变化。通过对1960年至2020年间全球范围内的2000万篇研究文章和1976年至2020年间全球范围内的400万份专利申请的分析,我们确认远程团队在科学和技术上都发展和现场团队都破坏。受到最近一项将破坏性创新与团队结构联系起来的研究的启发,我们检查了作者贡献披露情况,并发现尽管远程工作技术取得了显著的进步,但远程协作仍然集中在后期的技术项目任务上,而不是概念性任务上。远程团队倾向于执行而不是构思的趋势在控制了一系列潜在的混淆因素后依然稳健,并且似乎与面对面互动的持续重要性有关。我们的结论是:建立和新兴研究人员在远程工作时更不可能共同构思新的想法,从而减少了新人才接触破坏性发现的机会。

我们的文章对现有文献做出了三个关键的贡献。首先也是最重要的一点,我们为创新减速现象提供了新的解释,尽管发现的可能性增加并且研究努力增加。我们将研究重点从个体科学家的表现转移到他们的团队角色上,我们表明虽然远程协作涉及到更多的科学技术人员参与其中,但它并不一定让他们参与到构思研究的核心技术任务中。换句话说,许多研究人员特别是新兴学者的创新潜力还没有完全实现。其次,尽管大型团队长期以来一直被强调为动员更大的集体知识以推动科学前沿的一种方式,但最近的研究表明小型团队和独立研究人员更有可能在科学和技术上都进行破坏。我们通过分析团队内部的互动以及它们对于融合突破性想法的重要性来补充这一文献。最后,虽然最近的一些研究记录了远程工作可以增加例行活动(如呼叫中心)的生产力,但另一组研究表明它阻碍了创造性活动。调和这些发现后,我们展示了随着项目的进展远程工作的比较优势如何转移。现场团队发展早期的想法而远程团队则扩展已经编码化的既定知识。总的来说,我们的结果指向了面对面互动在融合破坏性发现以及培养下一代科技人才方面所发挥的关键作用即使在远程工作的时代也是如此。

image.png

跨越所有科学和技术的协作距离的增长

原文链接 

https://doi.org/10.1038/s41586-023-06767-1

微信图片_20240320131620 - 副本.png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自郭亮科学网博客。

链接地址:https://wap.sciencenet.cn/blog-3493355-1429835.html?mobile=1

收藏

分享到:

当前推荐数:0
推荐到博客首页
网友评论0 条评论
确定删除指定的回复吗?
确定删除本博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