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素红
遥远的巴尔斯 精选
2024-6-24 16:36
阅读:3106

遥远的巴尔斯

文/蓝莲花瓣

我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与一座雪山的距离可以是多少,这个距离该用哪个形容词来表示呢?是近,还是远?

自从1993年来到张掖,雪山就总在我的视野里。一年四季,只要天朗气清,在任何一个视野辽阔的地方远远望去,向南会看到祁连山连绵而高远的雪峰,雪峰上面总是着染着絮絮的白云。向北,则会看到大东山(龙首山)那孤立的,看起来只有两三个峰头的雪山。相比之下,大东山的山体看起来要宽胖一些,雪峰比较轻薄,常常有青乌的云影投射在山体上。而祁连山,雪峰连着雪峰,山体连着山体,绵延不绝。

巴尔斯雪山是祁连山的一部分,它只是被开发出来,似乎我们这些普通游客可以与它近距离地接触。我的好朋友Lady Sun已经去了三次了,每次都没有成功,据说有一次是在春天,到了景区,却还是大雪封路,上不得山。而2024年6月17日,是盛夏的天气了,那一天天气很好,万里无云,阳光明媚。

我们一行五人驾车从张掖出发,沿着张掖到肃南县的公路一直往祁连山里走,到距县城不足十公里的地方便拐上岔道,爬进了祁连山路。那是绵延的山路,祁连山海拔不是很高的地方有大量平缓的山坡草场,特别适合放牧,肃南县是一个以牧业为主的地方。

当海拔升高到合适的位置,大河乡最平缓、最开阔的高山草原就展现在了眼前,公路基本是笔直而平坦的,公路两边就是草坡,草坡向两边延展、缓慢抬升,最后连结着拔地而起的崖壁,这些崖壁像厚实的墙体,它们立即把海拔给提了起来。在这些倾斜的墙体的上面便是峰顶,那些峰顶或者曲线柔和,或者峭然而立。

看到这熟悉的模样,我恍然记起来了,我也曾经来过这里。大概是七八年前的一个冬天,正月里,我们开车进山,来到这里,公路两边直到峰顶上全是雪,白皑皑的一片,虽然阳光静好,天气晴朗,但到大河乡政府之后的公路上也都是雪了,考虑到路滑危险,我们就打道回府,没有再往前走。看来我和巴尔斯雪山的缘分,也该不浅。

汽车沿着山道弯弯,上山下山,从大河乡开始,走了近一个小时才到了巴尔斯雪山景区游客接待中心,它位于一个小山村,叫做西岔河。我们在游客接待中心处理了门票,买了通勤车票,车票一张70元,是足足的银子。早就听说过,这个车票特别值得。司机师傅告诉我们们说,这里海拔两千多米,到了山上海拔就是三千多米(山上下车的地方海拔3900m)。我于是赶紧服了九粒丹参滴丸,我想为应对高反做好准备,以便到了景区之后能步行走到雪山跟前,去近距离地观赏巴尔斯的风采。

大巴司机都拿A照,但我觉得,他应该拿A++照。上山的路,是“之”字形,石子路,锐角拐弯那肯定是急弯,这些弯道坡度还不小,并且,总有些弯道是临着悬崖。坐在车窗边,向上望去,山体就在身边,陡峭的山坡上遍布着大大小小的石块,在石块的缝隙里却长满了碧绿的草,黑白的牦牛在这样的草地上,有些牦牛在听到汽车声之后,就返身往里边跑。另一些牦牛则停下了吃草,抬起头来,盯着汽车,懵懂地看着这山外来客。它们披挂着原始自然的皮毛,弯弯的牛角在完全的质朴里。

山坡上的石头几乎都是白色的,能看出来都是从上面滑下来的,至于它们是什么时候,以什么样的方式从坚硬而阔大的岩石变成了这种大小不一的样子、又被什么力量遗落在很是陡峭的山坡上,我们不得而知。但看它们静态存在的样子,又仿佛它们生来这样,已经历经了几世几劫,而岿然不动,静寂地趴在山坡上。

车行到半山腰,就看见车窗上有一粒一粒的小雨点了,外面开始下雨☔️了。越往上走,雨就越大。车行驶了四十几分钟,等到下车的地方,正毛毛细雨,密密绵绵的雨丝,一片迷迷蒙蒙的薄雾笼罩了庞大的山体。

我们到候车亭里加了衣服,就开始沿着栈道攀爬,准备到上面的观景大厅,而正真登山观景的路,是在观景大厅之后、之上。雨丝细细地落在身上,雾蒙蒙、湿漉漉的空气,栈道有点滑,头也有点晕,我们都或多或少发生了高反。但置身在这高山之上,呼吸清新自然的空气,一切都是值得的。

栈道沿着溪流而建,这溪流是雪山熔水和雨水冲刷而生,自然而然地就在向阳的山坡上形成了自上而下的一条沟壑,沟壑里堆满了大地小小的石头,石头上、石头缝里则是淙淙作响的水流。这里已经没有了牦牛,只有石头,山坡,溪流,大雾,细雨,山坡和石头上也有植物,更多的是苔藓,也有开着小米粒一样大小的白花或黄白色花朵的植物,我想它们可能就是这高海拔、高寒冷地方的主人了吧。

我们进入观景大厅,身上的外衣已经湿了。大厅里有一个火炬,罩着一个细长的玻璃筒,外面是铁丝网罩。大家都围着它烤火。我把外衣脱下来,挂在那个铁丝网上,自己在大厅里溜达。我们想等雨停了,去爬山,走向更高更远的地方,走到雪山跟前,去看看雪峰,看看冰川。

都忘记等了多久,却发现雨越下越大,大厅里服务人员告诉我们,最后一班下山的车是六点出发。我们决计再出去看看。这一次,再出大厅的门,就感到寒冷异常,一走进雨里,便被那冰冷和潮湿逼走了所有的豪情,一点骨气都没有了,只想着快快地躲回大厅,准备爬上山坡、跟雪山来一次亲密接触的豪情已经完全消失了。下栈道去寻找卫生间,看到一个“全景厕所”,体验了一把能看到面前景色的如厕。之后,我们无可奈何地再度乘车,回到山下。

等我们到了山下,就看见天上有一块地方蓝的像是被洗干净了的美人,静悄悄地舒展开她的容颜了。敢情我们这次和巴尔斯的缘分,就只是这个样子了。只好驾车返回。返程么,肯定是渐行渐远。渐行渐远中,望着巴尔斯,却发现天气越来越晴朗,巴尔斯的雪山顶顶越来越清晰,被西下的夕阳映照着,它也越来越美丽,越来越漂亮。

禁不住一次又一次停车观景,拍照。却不想,离得越来越远,看到的景色却越来越深远,雪峰显得非常清晰,在一个较远的观景台上,我们竟然看到了雪山上厚厚的冰川,在那遥远的山坳里,那么清纯,那么厚实。

我们走近了,大雾弥漫。我们走远了,雪山清晰。这是多么遥远的距离,在有近有远的接触之中。下次若我们再来,巴尔斯啊,你又会是什么样的姿态呢?

我走了很远的路

追随着你的高远

那些清凉雪白的颜色

给了流动一个驻点

山中的风,溪里的水

弥漫在你高大雄伟边沿的雾

如果夜里有一颗黄色的星

星光落下来,在你的山坡上

都变成了花朵

我在细雨里见到了

便把你的洁白和宁静

做成夏天与秋天的梦

等待冬天

等待冬天,让梦成真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自葛素红科学网博客。

链接地址:https://wap.sciencenet.cn/blog-279594-1439542.html?mobile=1

收藏

分享到:

当前推荐数:8
推荐到博客首页
网友评论0 条评论
确定删除指定的回复吗?
确定删除本博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