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素红
向死而生
2023-12-7 21:14
阅读:1095

向死而生

文/蓝莲花瓣

其实,所有的人都是向死而生,所有的生命也都是向死而生。所有的存在,包括坚硬的岩石,高大的山峰,已经充满了沧桑和叙事的地球,甚至是我们人类根本没有能力探索清楚的太阳,太阳系和整个的宇宙,它们也都有着产生、成长和消失的过程。

只要有开始,就一定有结束。时间是什么呢?也许它只是一个概念,是一个与运动变化连接在一起的概念,它是完全抽象的。我们谁都不会拥有时间,我们只是在自己的人生历程之中,过去的经历和体会让我们以为自己拥有了时间。可如果要问你:还有多少时间?我们谁能回答呢?谁也不能回答。未来虽然可期,未来却是会变化的,不具有强烈的确定性。无论是谁的未来,世界或者个人,这个答案都没法确定。

以钟摆的周期性运动来表达的,只是一个计时的方法或者器件而已,它并不是时间本尊。我们人生的过程是谁给的?肯定不是时间,也许这个过程在更大程度上与我们自己有关。我们也可以用计时仪器来丈量人生的长短,这个长短却无法体谅我们的人生。

在某年某月某天某时,一个生命降临到这个世界上来,就好像他的人生过程拉开了t等于0秒的计时,从此之后,有关他的成长旅程就打开了,华丽登场。他将给予这个世界不可逆转的一个过程,时间只是帮助世界显示了一个真相:从此之后,一路向前,绝无返回。

不可逆转是什么意思?哪怕只是一颗存在于茫茫宇宙中的微尘,它也会为这个世界产生不可擦除的影响,因而造成了过程的不可逆性。而我们是比微尘稍微复杂一点的人类,这一生的存在和旅程既然是不可逆转的,就意味着我们的生存一定给这个世界留下了什么。

与微尘一样,一个个体的人或者人类留给世界的,除了遗传基因之外,一定还有其他东西。我们可以把那些抹不去的影响看成是一种记忆,这是属于人生这个单向过程的记忆,它将被生命的活动刻进世界的心里。所以,我们的存在本身就具有弥足珍贵的意义,这个珍贵是对于这无边无限的宇宙而言的。它与我们此生是平凡还是伟大都没有关系。

从这个层面来看,我们历经的生命的磨难,比如生病的痛苦,是生命力更加激烈的表达,它必将逼迫我们产生无比强大的精神力量。这是生命的哲学,在宇宙中没有毫无意义的过程,因为过程本身就是意义本身。

每个人都将拥有生老病死这个过程,尽管这都只是稀松平常的事情,它们也都是宇宙宏达叙事中最基本的音符。生活,活着本身,生活过了,都是一次对世界的赞美。这个赞美以拥有自身的时间和空间为基本前提。

无论是晨光微熹,还是暮色四合,又或者艳阳高照,朗月当空,亲爱的,就把快乐和痛苦,幸福和悲哀都当成是虚空给予我们的恩赐,因为,从此之后,我们便存在了,即使死亡来临,灵魂消失,而物质不灭,精神永存。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自葛素红科学网博客。

链接地址:https://wap.sciencenet.cn/blog-279594-1412896.html?mobile=1

收藏

分享到:

当前推荐数:4
推荐到博客首页
网友评论2 条评论
确定删除指定的回复吗?
确定删除本博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