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学宽
忆齐姐 精选
2024-4-24 11:16
阅读:6944

齐姐就是吕秀齐大姐,我习惯这样叫她。她是我见过最多次的北京博友,因为我们俩有相同的爱好:拍摄花花草草。她比我大两岁,一年参加的高考。除了大家一起博友聚会外我们俩还一起在他家附近的莲花池公园拍过牡丹与莲花。

记得第一次见齐姐是在圆明园,参加的博友比较多,记得有刘立夫妇,迟菲,小苗与小苗的女朋友,也就是现在小苗的妻子。齐姐来的比较晚,我们在一片竹林附近一边给大家拍照一边等她。正在给迟菲拍照的时候她喊了一声吕姐,我扭头看去,由于多次见过齐姐的照片,在众多游人中我一眼就认出了她。她走路不紧不慢,感觉很有气质。她也带了单反相机,我们一起为大家拍照片,记得还拍了很多圆明园黑天鹅的照片,晚上刘立请客在清华一起吃饭,交流了拍照的技术与心得。

后来博友聚会又见过齐姐几次。有一年的四月份,我们俩相约去她家附近的莲花池公园拍牡丹,到了7月份又一起拍荷花。拍照结束后我们俩一起吃饭都是她付的钱,每次我要付钱她都说有优惠卷,又说不吃山珍海味花不了几个钱,等她去山西的时候我来请她吃饭。记得一次是麦当劳一次炒了两个菜吃的米饭,两次都是在北京西站附近。那时候感觉她的体力不太好,拍荷花的时候天气非常闷热她拍几张就要坐下来休息一会。这些都是在疫情前的事情,由于我后来去新疆工作和疫情的影响去北京很少,我们只是在陈安群里交流,在科学网关注相互的博文。

最后一次见齐姐是疫情结束后在苗元华的农庄,我们相互约了马英夫妇,齐姐夫妇,迟菲夫妇,我们两口子当然还有小苗。那时候感觉她还比较正常,就是经常胃疼。我们一起参观了小苗的农田,在大棚里每人摘了几筐草莓,小苗把摘下来的草莓都免费送给了我们,还送了不少蔬菜。

这次见面没有多久她在朋友圈里说她确诊了胰腺癌晚期,她说起来感觉很轻松,似乎病不在她身上一样,可我心里非常紧张,因为我哥哥就是相似的病去世的,我非常了解这个病的厉害。去年底我去北京,想去看看她,她拒绝不让去,后来让小苗与马英联系她还是拒绝了,从此再也没有见过她。

我一直在科学网与群里还有她的朋友圈关注她病情的进展,有时候也在微信里询问一下她的近况,刚才又读了一下她确诊后我们俩微信中的文字,感觉她面对如此严重的病情还是比较乐观,不避讳任何字眼谈病情。

昨天下班我去公园拍了几张牡丹照片,我们一起拍牡丹我知道她喜欢牡丹。用雍容华贵的牡丹为齐姐送行。

齐姐,您一路走好,天堂没有痛苦。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自李学宽科学网博客。

链接地址:https://wap.sciencenet.cn/blog-254303-1431127.html?mobile=1

收藏

分享到:

当前推荐数:47
推荐到博客首页
网友评论9 条评论
确定删除指定的回复吗?
确定删除本博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