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xueren07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kexueren07

博文

百年不息的“凡高热”之气象初具:开始活跃的作品市场 精选

已有 3609 次阅读 2024-3-26 23:05 |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fu_000000000112712zqh5efzi.jpg

梵高:《静物,插满雏菊和罂粟花的花瓶》(Still Life, Vase with Daisies and Poppies),1890

2-200215232546252.jpg

嘉勒特磨坊,1886年秋,巴黎,布面油画,布宜诺斯艾利斯国家博物馆

20世纪二三十年代还发生了一个标志性的事件——1923年凡高作品伪作的出现。这证明凡高作品的市场在当年达到了足够的活跃度。

在阿姆斯特丹大学出版社2010年1月出版的《一个真正的凡高——艺术界如何寻求真相》中,讲述了一件真实发生的事:在1925年到1928年之间,有一个由舞蹈演员转行的德国艺术品经销商奥托瓦克(Otto Wacker)自称为一个神秘的俄罗斯收藏家工作,这个俄罗斯藏家为了逃离布尔什维克革命而到了瑞士,因为担心报复,从未透露身份——除了对艺术经销商奥托瓦克。奥托瓦克帮他卖出了30张据说是凡高的作品,买家遍布全世界。而事实是,那个所谓的俄罗斯收藏家根本不存在,所有从奥托瓦克那里卖出去的凡高画都是来自奥托瓦克的兄弟莱昂纳多·瓦克之手的赝品。1932年,奥托瓦克因被指控贩卖假画而被判处了19个月的监禁。该书揭露了当时围绕这件事情产生的利益链——那些给出作品年代虚假鉴定的专家和写文章肯定这些作品为凡高真迹的专家,都收了贿赂。有些专家甚至掏钱购买奥托瓦克销售凡高生意的股份,成为了那个利益集团里荒唐的一员。

由于凡高生前在许多地方工作过,作品流落各地,加之他常常就同一主题创作五六幅作品,而他的真迹在那之前被展出或出售又相对较少,因此市场上凡高作品的来源常常十分可疑。在英国拍卖的第一幅凡高作品是由佳士得拍卖行(Christie’s)于1927年拍卖的一幅未署名布面油画,题为《静物:雏菊和罂粟》(Still Life With Daisies and Poppies)。劳伦斯•菲力浦斯爵士(Sir Laurence Philipps),即后来的米尔福德勋爵 [Lord Milford])为这幅曾在1923年被阿伯丁皮革和油脂业主詹姆士 •默里爵士(Sir James Murray)购得的作品支付了1200几尼。1928年12月,作家和艺术评论家雅各布·巴尔特·德拉法耶为他在几个月前刚出版的《文森特·凡·高作品集》出版了一本增刊,其中列出了33幅此前曾被他当作凡高真迹收录于册的伪作,其中包括8幅有向日葵(或那些插在陶罐里类似向日葵的花)的静物画,上述那幅《静物:雏菊和罂粟》也在其列。这幅画究竟是故意伪造的,还是只是被无意中张冠李戴,世人并不清楚。但尽管它在1928的真相披露后很快被人淡忘,在真相面世近80年后,它却与30件凡高真品一起,被送到位于爱丁堡的苏格兰国家画廊(National Gallery of Scotland,简称NGS)一个主题为“凡高在英国”的展览中展出。NGS馆长弗朗西斯• 富勒(Frances Fowle)称,这幅画“证明梵高作品的市场在1923年就足够活跃,因此才出现此类伪作”。它也在部分程度上描述了一位一生受贬低或忽视的画家如何在20世纪初声名鹊起。这幅赝品的无名作者终因对凡高声誉传播史的一个不经意脚注,而在艺术编年史上获得了独属于他本人的一席之地。

此后几十年里,出现过许多伪造的凡高作品。曾在伯明翰圣保罗画廊(St Paul’s Gallery)举办的一个画展便是例证:该画展展出了多产的仿造者约翰•迈亚特(John Myatt)“真正的赝品”。从1986到1994年间,迈亚特以毕加索、夏加尔(Chagall)、贾克梅第(Giacometti)和凡高等艺术家的作品为蓝本,创作了200幅油画。很多作品是用多乐士乳胶漆和润滑乳胶画的。迈亚特称自己在技术上没怎么费劲,每件作品都有疏漏,但他的经纪人约翰 •德鲁(John Drewe)却成功地利用假冒的出处证明,说服了几家主要拍卖行相信这些作品是真品。据说,70件迈亚特作品至今仍在市场上流通。

此外,或许可以被冠以“世上最伟大的艺术品造假者”称号的法国艺术家兼企业家克里斯托夫•D•佩蒂(Christophe D. Petyt)的公司L’Art du Faux雇佣了82名画家对伟大作品进行仿制,定价根据原作的名气、价值以及尺寸大小而不同。仿制版的凡高小幅画作《嘉乐特磨坊》(La Moulin de la Galette, 38cm x 46cm)被售2.13万法郎。

后来的历史证明,凡高作品的市场在1923年达到的活跃度,日后还将不断增强,甚至到达不可思议的程度。

但倘若人们记得凡高当年在安特卫普时给弟弟写的信里就已提出:“当我的整个前途依靠必须建立在城市里(或者在这里——安特卫普,或者以后在巴黎)的关系上时,你为了每月花钱少于五十五法郎而希望我回到乡下去,我认为是不合理的。我希望我能够使你了解,艺术买卖中发生巨大变化有多么大的可能。谁要是有一些一般不易见到的作品展出,结果就会出现许多新的机会”,那么画家凡高比艺术经纪人提奥或他能干的弟媳、后世凡高热的重要推手乔安娜少了解艺术与市场的关系吗?显然不是。只是,在凡高活着的时候,属于他的时代还未到来。凡高清冷的一生是他的生命与时代的错过,死后绵延百余年的热闹则是因为现代经济世界持续疯狂地运转起来。而凡高一直在他原本所在的位置,从来没有改变。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1341506-1427027.html

上一篇:百年不息的“凡高热”之中国文艺界推手:海子作为其中之一
下一篇:文森特·凡高:在桥的两端各占一个经典位置的人
收藏 IP: 183.193.48.*| 热度|

5 杨卫东 黄河宁 曾杰 崔锦华 郑永军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7-23 17:5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