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仲绩
打喷嚏了没 精选
2024-2-28 13:23
阅读:3891

微信图片_20240228130020.jpg

未到惊蛰,已闻雷声。过了元宵节,又是一个湿冷天,天空中好像还飘了点雪花。

有些日子没有去公园了,该是桃柳新枝泛青着色的时候了吧。前些天有几天热过一阵,冷雨未息,算是寒潮又起,忍不住打了几个喷嚏。

阿鹊…阿鹊…阿鹊!就连一脸严肃的辛弃疾都在戏说打"喷嚏"为"阿鹊":“因甚无个阿鹊地,没工夫说里。”可民间还有一说“一想二骂三念叨”的。退休这么年,已是这把年纪,还会有谁在想我、骂我、念叨我……大概是枫桥边那条长凳上的老头在说我了吧。

园林幽深处,有一座紫浆红颜色的仿木水泥桥。秋冬季时,桥一侧是一大片高大笔挺的翠绿水杉,对面则是一排排火红针叶的枫树林,枫叶泛红的时候,是刚熬过了炎炎夏日,又有一丝换季的凉风吹过,自然引起人们对秋冬的种种美好想象,那一时刻,红绿相映、刚柔相溶,煞是舒坦、养眼。一座小桥跨过一汪微波清池,分隔开二个四面绿荫环抱的湖泊,那块较大些的湖泊畔有一长排水榭,静谧、自在,偶尔会从远处不时传来断断续续的原生态大白嗓音、此起彼伏。

水是流淌在大地的血脉,“天下柔者莫过于水”,小桥则是循其自然的“道”,不受其约束而愉悦自我的自然动态平衡。常常,徘徊、徜徉在这不知名的湖泊边,踩在杂乱的水草、灌木丛,在心里默默将其喻为从未见过的瓦尔登湖,一块可以静下来倾听内心声音的伊甸园。

这条道经常走,过桥正对面就是联成一长串的一条条紫藤花廊,拐弯处有一张有靠背的长凳,虽说有些孤独,但长凳后面就是成排的水杉树,坐在这里,面朝阳,独自一人,全身沐浴在阳光下,别提有多舒服惬意。平时游园的人不多,这老哥就常坐在这长凳上,就像是专人专座,每次看到时都似乎打瞌睡般的半眯着眼,但只要一过桥他就会微微抬起头、扬扬手算是打过了招呼。同他一起来的老伴一般都在花廊里与老姐妹聊天,此时马上就会发出爽朗的声音“有几天没有看到你们了,你们都蛮好的啊!”

有一天过桥却意外地没有见到他,正寻思着着会到哪里去了呢?他老伴笑嘻嘻地说他一个人“遛弯”去了。正说着,身后传来重重的、不齐整的脚步声和喘气声,一回头,就见老哥手托一个平平的圆罐,笑眯眯地扬起手。“干吗去啊?兜圈子去了。”“倒垃圾,把香烟头倒掉去。”哦!这样认真。大概是走得急了点,手里又拿着东西,更有些晃荡。与他老伴一样的问候,沙哑的“有几天没有看到你们了,你们都蛮好的啊!”“蛮好!蛮好!你也好啊!这么爱护环境整洁,难得我这老哥,你真行啊!

以后经常能看到他们,这位严以律己的老哥就常在枫桥边的那条长凳上坐着,“那美好的仗我已经打完了”的人,虽步履蹒跚,依旧恪守“该做的全做”,彼此间颇有“惺惺相惜”感觉。如今,冬晒太阳、夏吹凉风,秋赏枫叶,春拥樱花……有些日子没有去公园了,天气渐渐暖和起来,不经意间,细雨绵绵,“若到江南赶上春,千万和春住”,都好的吧。

阿鹊…阿鹊…阿鹊!或许是,或许不是,能被人惦记是一种幸运,是美好的,常惦记亲朋好友是一项缠绵的心事,当然是一份祝福。又一个春天终于要来了,我的亲人、我的朋友,打喷嚏了没,都好的吧。

放缓脚步,跨过这座桥,去亲近自然,去享受人生。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自陆仲绩科学网博客。

链接地址:https://wap.sciencenet.cn/blog-1185605-1423375.html?mobile=1

收藏

分享到:

当前推荐数:27
推荐到博客首页
网友评论8 条评论
确定删除指定的回复吗?
确定删除本博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