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仲绩
对话:程耿东 精选
2023-12-3 11:15
阅读:6987

微信图片_20231202213405.jpg

不曾想到,最近的一次,与程耿东校长的对话,是在送别钟万勰先生的大厅里。

入冬以来,下起了大连的第一场雪。一夜的雪,稀稀落落,经悼念大厅外等候进场人群的踩踏,雪终究没有积起来。人群中遇到偶有相识的,也全然神色黯淡,有不时传来悄悄说话声“老钟这一走,惊动了力学界的半壁江山……”寒气逼人。

凝重,静默无言。有一年青老师悄悄走近,问“程校长在里面,想见见你。外面冷,是否去里面?”点头,匆匆跟着从涌动的人潮缝隙处默默往里挪动。遇到好多相熟而又有好多日子不见的老师、学生、同行,默默的,只是点个头致一份歉意,彼此都沉浸在静穆无语中。

是程校长!从人群中一眼就能寻找到这熟悉的身影。然而第一眼,往日神采奕奕的,却如今从未见过的憔悴、疲惫,头发也有些蓬散,以往挺拔的背脊也有些微驼,正在四处张望,似乎是在找人。

“陆仲绩,我在名单里看到你也来了,就想见见你……”岁月悄然,一路相惜,而那一刻,斯人已去,凄恻悲风。

“你今年几岁了?我比你大……”渐渐老去的日子,一切皆为大自然所往,以往所给予的鼓励和关照,一直相随相伴。

“这是大连软件最忠实的用户,二十五年了……”向聚拢过来的人群,程校长微微抬起头,用手比划着,还放大了声音。粗粗算来,应该是有些年头了,而我的心里,应该远不止这些日子。坚持、发展,并期待趟出一条路来,几代大连理工人的初心,代代相传,从不听天由命,内在积蓄的能量和倔强,让人为之动容。

……

第一次听到程耿东的名字,是在上海市政工程设计院的机房里,胡云程那里。原先机房里的人都以管理机器为主,虽说计算机是当时的稀罕物,可有意无意之间,由于不再是单位一线设计人员,仿佛就成了退居二线的。当时,钱令希派钟万勰带领一个小分队去上海,钟万勰团队在上海计算机研究所上机,机房里的胡云翔是胡云程的弟弟,要说能提供些方便,由于没有资格进保密单位,也只能在马路上游荡,里面有啥问题,出来在马路上商量,能安排的时间也一般都在晚上。如果当时有谁在湖南路30号这幽静的小马路上看到有个人在游荡,这就是完成上海电视塔(位于青海路南京路市中心)整体吊装分析的钟万勰;而程耿东、林家浩他们则协助设计院完成了全国水塔标准图系列的制定工作,使得机房里的工程计算分析成果一跃成了指导设计、解决实际问题的不可或缺岗位,乐得计算组长胡云程变得见人就说。辛苦是辛苦些,可给管机房的、搞专业计算分析的人长了脸。那时候,我在煤机所的机房里工作,听胡云程说起时,有为(作为)才能有位(地位),就这个理。正逢上海力学学会在科学会堂举办由钟万勰主讲的学习班讲座,副秘书长叶其琪专门给留了名额,由此与大连的工程分析软件牵上了线。虽说那时,可谓只闻其名声未见其真人,仰慕间,就是一辈子的缘分。

那时候,耳边听到的还是行业里传奇般故事,离得最近那次是程耿东把自己的硕士研究生汪榴留在上海搞项目。我们上海煤机所从大连花300元买来纸带的DDJ,想对采煤机摇臂进行刚度和强度分析,标注的节点坐标就花了整整一本硬面抄。手忙脚乱时,程耿东派来搞形状优化的汪榴,钟先生安排上海交通大学的席德胤老师来协助,最终我们共同在《计算结构力学及其应用》上发表了“采煤机摇臂刚度和强度分析”的文章。扶一把送一程,以后我与上海第二医学院的沈金根老师共同在《计算结构力学及其应用》又发表了“正常人体骨盆的生物力学”……其实当时他们都很忙,汪榴更是搞结构优化的,当时有一种说法,说大连出来的人,带着软件可以在社会上舒舒服服“躺”五年,可见在毕其功于一役的冲刺日子里,该有多忙碌。汪榴过年要回大连,我特意凌晨骑着自行车到金陵东路外滩去排队买了一张回大连的轮船票,算是一份回报,可没过多久,程耿东专门托人带来口信,表示要谢谢我。这群人,既有“风靡千军”的霸气,又有“牵手扶新”的儒情,与大连理工的人一起干活做事,不仅有劲道、有奔头,还有一份化不开的人情味。

在程校长办公室见面是钱令希先生特意安排的。钱令希先生专门派司机送我过去,刚见面时,程校长很忙,正在与一位老师谈话,特意停下来与我交谈了关于CAE软件在上海应用一事,又安排我去顾元宪主任那里。而真正联手推动CAE软件产业的,是受上海市付市长严隽琪教授委托,“上海与大连理工大学合作,建设有自主知识产权的CAE平台,应是一件十分有意义的事”同时“尽快联系耿、钟两位院士,安排会面”。那一次,顾元宪主任也来了,在上海市科委的支持下,成立了上海CAE技术公共服务平台。大连理工大学凭着自身的知识积累和工程实践聚积起来的能量,将其资源用于生产和扩大再生产,利用平台塑造一个在经济上有活力和效率上更有竞争力的产业建设。我们能做的或许期待的,就是在市场上把它们体现出来。

与程耿东校长的后来几次见面,是由他与钟先生承担了中国科学院的一项软课题开始的。我们把其申请成为在上海863软件园召开主题为“CAE自主创新发展战略”的“中国科学院第二十三次学术报告技术论坛”,以及乘这股撩起的东风,又筹备了以“发展CAE软件产业的战略对策”为主题的339次香山科学会议等活动。这一系列推动自主CAE软件产业建设的工作,产生了较有成效的影响,得到了国内工程科技界和社会科学研究同行的好评。香山科学会议结束时,已经临近年末,窗外正冰寒料峭,可屋里每个人心里都炽烈如火。记得最后离开香山饭店时,相熟的与不相熟的,依依不舍的彼此逐一握手,都怀惴着告别旧年头、迎接新希望的冀望。没有多久,就传来中国科学院将其出席会议专家的呼声向上“奏了一本”,从事和热爱这项新兴产业事业的人们,彼此奔走相告,仿佛听见了远方响起了出征的鼓声。

……

一批人,接着又是一批人,又一次重新开始,都对心里所念的充满了动力,对未来满怀期待。坚持“中行独复”的学术精神,执拗趟出一条路的倔强基因,追求事功,让后来者变得更加强悍和矢志不渝。

“光而不耀,静水流深”。岁月留痕,内在的力量,使激情燃烧时代的青涩依然充满魅力。  

对话:钟万勰   https://blog.sciencenet.cn/home.php?mod=space&do=blog&id=1110082

对话:严隽琪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1185605-1110310.html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自陆仲绩科学网博客。

链接地址:https://wap.sciencenet.cn/blog-1185605-1412247.html?mobile=1

收藏

分享到:

当前推荐数:29
推荐到博客首页
网友评论4 条评论
确定删除指定的回复吗?
确定删除本博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