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艺琼
入门劝退 精选
2023-4-2 06:32
阅读:12320

每年九月硕士生选导师的时候,学校会有一场导师见面会,那场面简直就是学术界舞林大会,导师们使出浑身数解,吸引好学生,有的承诺能发C刊,有的承诺有钱去开会,有的承诺能找好工作,各色诱惑让我这个中年大妈听着都想再读一次硕士。到我上场的时候,我一般都是没出息地告知学生这些导师们的优秀非我所能企及,因为这些承诺我一样都做不到。有学生私下联系,我也是劝退,每年都能成功劝退一些学生。现在的硕士已经内卷到23年秋季入学的学生都开始联系我了,这么主动的学生我是很喜欢的。不过,我还是先劝退。我干脆把劝退理由放在这里,先让他们(我很希望是他,但基本都是她们)看看。

我的方向是很好玩的,比如我多模态方向就是研究新媒体里的表情符,B站视频之类的。但并不不是说每天看看视频就能拿到学位。这些新媒体的东西往往被传统语言学的人认为不是研究。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方法和研究范式都还没有定型,很多都是在摸索阶段,不存在你套一个论文的方法就能把硕士论文做出了,那么你就需要比传统语言学方向的学生要下更多的功夫去读文献,去烧更多的脑细胞才能把一个论文做完,拿到这个学位。

我接受的是比较严格的学术训练,我也同样对我的学生要求严格。但我不是感动中国型的导师,绝对不会像幼儿园阿姨一样跟在你屁股后面叮嘱你该做什么。因此我的严格并不是你要时刻待命完成我分配的任务,或者每一个任务都要高质量完成,而是在你想实现一个目标的时候,我提供指导,你自己必须全力以赴。我们定期有导读,学生需要投入大量的时间来阅读和写作。所以我会问每个学生,你到底愿不愿意吃这个苦,不愿意,那就赶紧另找导师,没必要在我这个脑子不开化的导师这把自己搞得那么痛苦。在我看来,做学术有很大的乐趣,但读文献和写作也真是辛苦,这种苦是别人无法替代的,每一个希望得到成长的人都必须经历的。只有经历过才能体会到思考和钻研带来的快乐。

我是要求我的学生都要认真做研究,但这并不意味着学生都需要走学术路线(比如读博)我才会用心培养。在我看来,做研究的核心就是定位问题、分析问题和解决问题,把做研究的核心技能都训练好了之后各项工作能力都应该不差。对于那些只会写论文,离了论文在现实世界中歇菜的人,无论他们发了多少论文,我一概不感冒,如果他们偶尔还想拿论文来砸我,那一定是自讨没趣。学习和研究的本质是为了更好地生活,而不是为了活得更艰难甚至活不下去。我毕业的学生告诉我她在高中教英语,上课上得好,我很欣慰,告诉她,这就是意料之中,我给你们的训练就是为了让你们能胜任各种工作岗位。

我的学生能力都挺强的,因此出路都不错,但那不是我的功劳,都是他们自己努力的结果。我只是提供方向,告诉他们如何去提升自己方方面面的能力,有的学生提升得快一些,有的慢一些,主要看个人造化。我一直强调学生要主动,我是他们的资源,要不要用和如何用是他们自己的事情。

入门前我对学生只有一个要求,就是不管成绩好坏,你还对这个世界有好奇心,还有一点除考试之外的自我娱乐方式。有的老师会要求学生写作好,有批判性思维,我觉得大部分本科教育就没有提供这些训练,所以很多学生都是没有概念什么是写作好,什么是批判性思维。对于这些我基本没要求,因为我有自己的标准,所以自我评价或者学校评价再好的到了我这基本都是从头开始。大部分学生其实也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好奇心,一个非常简单的衡量指标就是还喜欢读课外书,课外书读得越多越好。做语言研究的人对社会现实没有一定的敏感性和好奇心是不可能做出有深度的研究的。而我作为导师是不可能追着你去读课外书的,到了硕士阶段我也不可能有机会培养你对课外书的兴趣,因此这必须是个前提条件。还有一点就是我特别讨厌不踏实做事情的人,当然每个人对踏实的定义都不一样。

入门之后发现不喜欢能退吗?能,我这里随时可以退,我不会觉得没面子。但我担心的是你还能不能找到别的老师愿意接收你从我这里退出去,如果找不到,那基本就是没有退路。我理解是基本没有老师愿意接手别人的学生,除非是我离职。这是为什么需要你们自己谨慎选择。

我习惯在学生做选择之前把即将面临的困难先说清楚。其实语言学的任何一个方向要做得好在我看来都不容易,只是开始之前要不要让学生直面现实而已。我的教育理念和实践比较西方化,我特别注重培养学生的独立性、主动性和批判性精神,所以很多事情我会把原貌呈现给学生,让学生自己选择,然后对自己的选择负责任。这个成长的过程对任何一个中国学生来说是不轻松的,需要学生自己的投入,思维模式从被动转到主动等等,一定会比大多数其他学生要更痛苦一点,至于这些代价值不值得,每个人都有不一样的观点,我肯定是觉得值得才这样做,但我不会把我的看法强加给学生。我一直觉得做选择是在现代社会人的一项基本能力,因此我要在学生决定入门与否的时候就开始训练。

有一年我就这么二地把一个据说是年级第一的学生给吓跑了,我有点失落,深刻反思自己为何脑子进水。痛定思痛之后我还是决定继续反人性。我并不指望学生在我的学术生产线上充当劳动力,那么我就可以继续无欲则刚。鉴于我是一个人,还算正常的人,所以我是希望收好学生的,好的学生确实能带来intellectual delight,只是我希望每一个进来的学生,无论成绩好坏,都比较清楚当我的学生意味着什么。

备注:我还没资格带博士,所以说的是硕士的事情。我2013年拿到博士学位,2018年才有带硕士资格,目前没资格带博士。前两年好不容易鼓足勇气申请了一次博导,还被告知学校组织的专家组投票把我的申请资格给否定了,注意,是申请资格,就是我连门槛都没过。我对那些投票的专家组成员很感恩,因为他们拓宽了我的认知,不然以我那有限的脑容量绝对想不到这样的结果。对于我没资格带博士,我不觉得丢人,我只是觉得在我思维最活跃,最有干劲的时候,我一个人就是一支队伍,有点浪费而已。不过我也很清楚,天朝人才济济,我这种半年写不出一篇论文的人大概只会误人子弟。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自张艺琼科学网博客。

链接地址:https://wap.sciencenet.cn/blog-1179982-1382654.html?mobile=1

收藏

分享到:

下一篇
当前推荐数:47
推荐到博客首页
网友评论14 条评论
确定删除指定的回复吗?
确定删除本博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