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夷山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Wuyishan 中国科学技术发展战略研究院研究员;南京大学信息管理系博导

博文

白说也得说

已有 3696 次阅读 2007-10-3 07:32 |个人分类:阅读笔记|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白说也得说

武夷山

启功先生的打油词我是十分喜欢的。他的“贺新郎 咏史”是这样的:

“古史从头看。几千年,兴亡成败,眼花缭乱。多少王侯多少贼,早已全都完蛋。尽成了,灰尘一片。大本糊涂流水账,电子机,难得从头算 。竟自有,若干卷。

书中人物千千万。细分来,寿终天命,少于一半。试问其余哪里去?脖子被人切断。还使劲,龂(音:银)龂争辩。檐下飞蚊生自灭,不曾知,何故团团转。谁参透,这公案。”

在“脖子被人切断”的不幸者当中,有相当一部分是因言得祸。那么,少说几句甚至不说不行吗?很难啊。白居易《读“老子”》诗曰:

“言者不知知者默,此语吾闻于老君。若道老君是知者,缘何自著五千文。”

大概意思是:话多的不聪明,聪明的不说话,老子他老人家就是这样教导我们的。可是,若说老子本人就是聪明人,他干吗写下5000字的《道德经》呢?相互矛盾嘛。

英国物理学家和科学学家阿兰. 马凯先生(科学学创始人之一贝尔纳的弟子)20世纪90年代在北京做学术报告时,就曾引用过白居易的这首诗(而我在听他的报告时,还没有接触过白居易这首诗,惭愧!)。

所以,吴祖光先生在言路远不如今天宽阔的年月里曾经开玩笑地、也是十分沉重地说过:不说白不说,说了也是白说,白说也得说。

其实,对于启功、老子、吴祖光,还有世上的很多人,要把“食色,性也”改一下,变成“食、言,性也”。本博客网上众多博主,大略属于此类吧。



http://wap.sciencenet.cn/blog-1557-8249.html

上一篇:粉笔(白垩)*――大师们喜欢的小例子
下一篇:对《超越风暴》报告的几点评论

1 杨正瓴

发表评论 评论 (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9-22 21:4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