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弘泳
关于《狗十三》:父母与孩子
2019-1-20 14:08
阅读:1559
标签:狗十三, 狗13, 父母

《狗十三》这部作品上映以来似乎口碑就不错,近年来“奇葩父母”的新闻时而能见,加上那天老王在群里说,她不是很能理解狗十三女主的一些举动,对这部片子挺失望而且觉得莫名其妙,近日和朋友讨论比较多,所以谈谈这个话题。


包括推爷爷,包括用丢失的狗比喻丢失的自我,不接受新狗,以及女主角种种有些“不可理喻”的态度。


这是自我吗?还是自私?


有位师姐发了条票圈里面提到,狗十三这部作品强行将“懂事”变成了一种贬义词,这大概是我最不能感同身受的地方。父母也是第一次做人,为什么他们就一定能做好父母呢?你呢?你就一定是个好孩子吗?这段话很触动我。父母是第一次当父母,孩子也是第一次当孩子,有责任有义务,俗话说“清官难断家务事”,很多事并不是一句话、一个词就能概括的。


人的感情也是一样。长时间沉浸于设定比较单纯的游戏、电视剧或的动漫的话,很容易过于简单地看待这个世界,就像很多小孩会简单把人分为好人和坏人。且不谈什么是好什么是坏,即使定义了两个元素,元素之间也有太多的中间值。我喜欢一句话,这世上没有任何两份感情是相同的,哪怕有再多的相似,因为每个人都无可替代。我们过于粗暴地将某种感情归类于“爱情”、“亲情”、“友情”等,有时候反而脱离了一份感情本来的面貌。


有人说,看不懂《狗十三》的人,一定都是在温室里成长的花朵。但我真的想问一句,同样衣食无忧地长大,父母在18年里骂你1顿,和骂你10顿,差别很大吗?也许有人会说:是的,个别几次严重创伤了我的心灵。这是不可否认的,有时候父母的一些话真的会很伤害孩子,但这也并不是他们对待你的全部。


这里讨论的不是那些真正不配当父母的家长,而是更广大的群体:比较传统的中国式家长,处理一些事有点简单粗暴,不怎么理解小孩的内心。


以我自己举例,我和我父亲的关系一直处于不远不近。我打游戏的时候他要在旁边说“这类东西有什么好玩的,想不通”;我喜欢画画,他就说我整天做闲事;我初中升高中没保送上,他不是安慰我而是狠狠地骂我废物,说不听他的话好好复习;我打完篮球回来,他见到我就骂说怎么都不能为家里做点事?...简单地说,有时候骂得莫名其妙,没有逻辑,还有些更难听的话我就不列出来了。最严重的一次是十六岁那年,我都直接把刀子掏出来了。


这种事情真的很多,很多给我留下的伤也确实没办法弥补。可我要说的是,我很清楚,这只是他的一面,这不是全部的他。


小的时候他也会因为我的一句话帮我找遍好多店家买我喜欢的悠悠球,半夜特地出门去给我买扁肉吃;后来我写论文给他看他也会熬夜帮我修改,做数据有不懂的地方会立刻放下手上的事帮我处理;我不喜欢吃他喜欢的菜他不开心,但我想吃什么他也会提早去准备;会因为我的一句话,用木工特地帮我做了个鸟笼。


如果单把好与坏分开来看,我真的怀疑我有“两个”父亲。但这真的就是他,一个有点矛盾而传统的中国式家长。我也明白一件事:他不只是我的父亲,他还是我母亲的丈夫,是我爷爷的儿子,是我叔叔和姑姑的大哥。


小时候看小学生优秀作文杂志,里面有篇来自大人写的文章,一位母亲写的,题目叫《孩子,你并不是我生命的全部》。这篇文我至今记忆犹新,里面就提到,她还是妻子、姐姐、女儿,不单只是一位母亲。


社会也好,工作、学习也好,合作都讲究双赢,可我们和父母的“合作”呢?我们一直以他们是父母为理由索取,说是以后给他们养老作为偿还,可这个过程里,我们是称职的孩子吗?


最近在亚马逊中国总部实习,上班不是很忙,可感受还是很深:上班处理文件数据,每天再把科研任务(毕设)完成,整个人累得要死,就想躺着不动,哪还有精力顾别的?但有了孩子后,可不是这样的:你上班完可能还要教孩子读拼音,还要给孩子做饭,可能还要去接孩子,好不容易小孩什么都自己学会了,初中左右了,开始叛逆期了,过了叛逆期教导完肯好好学习了,高考一结束便走向了远方。


而我们有考虑过父母的感受吗?他们今天是不是职场上不顺利?今天是不是亲戚那边有什么不好的事发生了?是不是他们今天突然生病了很累?...如果因为他们是父母,我们可以无条件索取,那么我们也必须要能够承受我们的孩子对我们这样,否则,这样的双重标准不是自私是什么?


说什么青春期的痛苦、不被理解的痛苦、产生矛盾的痛苦,真的有那么不可逾越么?被家暴,被赶出门这种事当然让人气愤,可父母呢?我们说他们不理解我们,我们有试着去理解过他们吗?


还有个例子,我妈以前一直和我说,动物的生命和人的生命有时候真的没有那么平等。


但当我知道她以前因为养的小母鸡死了而抱着外公哭了一天的时候,突然想起她说的这句话,额外心酸,那一年她好像28岁。


用现在的话说:谁还不是个宝宝呢?


他们也是人,和我们一样有血有肉的人,而不是神。他们也会有脆弱和无可奈何的时候,有些事你拜托他们去做,而他们有可能也做不到,包括一件事:感同身受。


也有人可能会说,你说的这些大家都懂啊,是教育风气的问题,目前中国式教育太死板,缺乏创新。我对教育不想多谈,原因是我并不是很懂,也非科班出身。但我十分信奉《正义论》里的一句话:使我们默认某种有错误的理论的唯一原因,是我们没有一种更好的理终同样,某种不正义行为之所以能够容忍,也仅仅是因为盟要避免更大的不正义。作为人类活动的第一美德,真实和正义都是不可调和的。


在我初中时,恰好是经历“读书无用论”思潮的那段时间,韩寒也很火,周围不少人顶着高考没用,凭什么一考定终身的话不去读书,但是若现在再看周围的人,我几乎发现,一说到最为公平、最有用的、最不该替代的筛选法则,几乎都是回答:高考。很多东西也是一样,有弊端,但是真的很难有更好的替代方案。


父母对孩子的教育也一样,比较清苦的家父母还要更多考虑怎么才能赚钱让家庭过上更好的生活;已经小康的家庭还得考虑,怎么教才能不败家,一种方式变成另一种方式会不会有链式反应等等...


就我自己而言,我觉得我的成长过程,父母一些地方做得很好,也有一些地方做得烂透了,但若换个角度,假设换作我和一个我认为是天作之合的妻子去培养一个孩子,能确保这个孩子比我自己更出色,并且每天幸福指数更高吗?


总的来说,还是那句话,别把帽子扣死,多些沟通和理解吧。


因为不仅他们是我们的父母,我们也是他们的孩子。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自余弘泳科学网博客。

链接地址:http://wap.sciencenet.cn/blog-3395162-1158113.html?mobile=1

收藏

分享到:

当前推荐数:2
推荐人:
推荐到博客首页
网友评论2 条评论
确定删除指定的回复吗?
确定删除本博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