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耀
此PI非彼PI 精选
2020-7-25 09:27
阅读:7287

  二十多年来PI制在我国很多科研机构普及开来,这个被一些归国人员从国外引进的制度究竟是怎么回事?恐怕很多人不甚了了,甚至连PI是什么意思都不清楚,这种盲从国外做法的事情不胜枚举。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是科研大忌,作为纲举目张的科研制度如果也是不清不楚,那科研跑错路在所难免。

  PI的本意是principal investigator,首席调查员,是美国航天研究系统中设置的一个职位,是个人职位,并非固定的课题组。比如哈勃望远镜里共安装了16台科学仪器,负责每一台仪器设计制作的人就是一个PI。这个PI制跟我国军工科研领域的总师制类似,从设立之初就是针对明确目标的任务划分,跟我们研究所和高校的PI制完全不同。任务完成后,PI就会撤销。类似地,我国的总师也会随着型号任务的完成而撤销,换型号就会换总师。

  研究所或高校的PI实际上应该表述为personal indicator,个人指导者,主要是对研究团队(包括研究生和工作人员)的个人学术指导,而不是按照明确任务设定的特定职位。现实中的PI演化成了画地为牢的课题组长,没有上级下达的明确任务,课题组自由寻找研究经费,发展的结果多数是做无用功。在盛行已久的科研四唯指引下,很多课题组长连personal indicator也没有做好,课题组长成了没有独立财权和人事权的老板。

  科研机构和科研职位的设置一定要因地制宜,并非将国外的做法生拉硬扯过来就好,食洋不化也是病,而且是科研领域的大病,那些未经过深入调研就被引入的国外做法,在中国并不能真正落地生根、发展壮大,相反却带来很多弊端。SCI就是典型的误用,已经把中国科研带上了歧途,在SCI指引下,中国高教出现了严重的工科理科化,高校不能为企业输送合格的工科生,中国制造就没有出路,靠那些没多少原创的SCI论文对产业升级纸上谈兵,已经走入死胡同。

  PI制可以有,而且我国已经有了,就是总师制,几十年来已经得到完善。在非军工的其他科研领域,比如光刻机系统、计算机操作系统、芯片架构系统等尖端技术领域,无论是国立科研单位还是企业,都可以实行真正的PI制。但在一般的科研机构里,比如高校,用personal indicator代替principal investigator的PI制只能做自由发挥的研究,这些研究应当以基础研究为主,面向重大任务是高校PI无力组织起有效的团队以应对,比如当初的汉芯事件就是政府把任务给错了人,下达任务的科级官员和评审项目的专家没有搞清楚一个简单事实:此PI非彼PI。

  现在的科研生态过渡强调经费的竞争性获取,缺乏自上而下的任务分配机制,造成真正的PI被替代为所谓的独立研究团队,自由申请项目的PI(也就是课题组)容易造就脱离实际的工作,这也就是论文灌水的主要原因,也是科研脱实向虚的主要原因,其结果必然是不能为国民经济做贡献的伪科研大行其道。

  因此,在高校和研究所里鼓吹PI制是不合逻辑的。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自徐耀科学网博客。

链接地址:http://wap.sciencenet.cn/blog-303939-1243521.html?mobile=1

收藏

分享到:

当前推荐数:33
推荐到博客首页
网友评论47 条评论
确定删除指定的回复吗?
确定删除本博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