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耀
抱本专著过大年
2019-1-25 11:53
阅读:7500

本文发表于《中国科学报》2019年2月11日8版。

5Q2A0410.jpg

抱本专著过大年

徐耀

  身体放假了,可是科研人员的大脑没有也不会放假,带一本专著回老家过年,这是我的选择。

  科学技术和人文艺术都在不停地进步,当你停止学习时,你的同龄人在进步,即使你的同龄人大多数都停止学习时,你的后辈在进步,源源不断的新知识和生生不息的人类繁衍像潮水般一波接着一波,逼迫每个人都要不停地学习去应对知识潮水带来的生存状态改变。对于科研人员,持久学习更是一种至关重要的职业能力,创新不会在麻将桌上、觥筹交错中产生,只会在你看到别人的智力成果时才有可能灵光一闪。没有创新的动力,科学家是不称职的。很多人做科研的目标是获教职和升职称,一旦高级职称到手,便不再持续学习,打算躺在职称上吃喝一辈子,这是懒惰,而懒惰是一种恶。

  不管什么行业,懒惰的人其实是在免费享受别人创造的生存条件,也就是侵占别人的劳动成果,这当然是一种恶,理应当被周围勤劳的人所抛弃。但是好吃懒做是人类的劣根性,为了长期懒惰,懒人们就会想出结伙的办法来应对来自知识创新者的挑战,此时一个人的小恶就会变成一群人的大恶。学术界有很多这样的懒人,自己早就不学习、无创新、没产出了,却把持着学术权力,压制后进。一个不断学习的人方可能是真正的学者,因为他知道的越多,就越明白自己的不足,就会越谦逊,也会越进步,这样的学习是一种善行。

  一个善于学习的人一定是有良知并有助于他人的人,否则学习干什么用?

  良知就是分善恶、辨是非,知善知恶便是良知。但分辨善恶很难,人总会根据利己的出发点来判断善恶是非,党同伐异是也。如果要行善事,大量学习以提高自己的辨别能力则必不可少。在宋明理学中,学习的着眼点是先是认识,后是实践。认识和实践结合,学习者可以看到学习的成果,自然就是快乐的了。

  在我所从事的溶胶凝胶技术领域,西有美国的C.J. Brinker,东有日本的Sumio Sakka,前者的专著是科学理论,后者的专著及技术丛书,是我的团队必读。我们国家在很多技术领域的落后原因之一就是从业人员不读书、不读权威著作,企业的技术人员不爱读书,科研机构的研究人员只爱论文,这样就不能构建自己的知识体系,面对问题时就会束手无策。我的研究曾经“被古老”过,但是我反问他们是否读过这两位学者的著作时,便答不上来,这样的无知臆断在科研领域时有发现。只有读过名著,才能知道自己的浅薄。

  我在自己的科研团队里做团队文化建设,其中的观念树立环节主要内容是“知行合一致良知”,这就迫使我自己不断地学习这方面的基本知识。我曾经给每个员工配备一本有关的小书,但是后来发现这种小册子在解读上添加了太多私货,不足为凭。所谓思想的私货就是自己对他人理论的不完整、不深刻的理解,强加注解,漏洞百出。关于致良知的解释,很多书里都没有说清楚,我曾经认为是“共同发现良知”,但在钱穆上世纪三十年代著作中解释为“彻底不使一念不善潜伏胸中的方法”,我的解释是一种状态,钱老先生的解释是一种方法、一种行动、一种实践。当然,我在这方面非专业人士,我据此修改了以前的观点,并在团队学习中纠正了大家的认识。我的持久学习态度也大大影响了团队的90后年轻人,在这个信息噪音泛滥的时代,放下手机拿起专著是年轻人造就与众不同人生的必由之路。

  要读专著,科技专业类专著是我们科研人员安身立命的知识源泉,当然要重视,而人文类专著是我们陶冶情操的涓涓细流,也可以适当阅读。市场化的社会,一切都可衡量,科技人员要想把自己的成果宣传出去甚至转化为生产力,必须和形形色色的人接触,做广告的、搞金融的、写文案的、做销售的,他们的知识背景都不相同,和他们进行有效沟通,如果科学家既有学术水平,也有点文艺水准,成功率会大大提高。

  书要读,更要把书读好,读出水平,读出良知,有了这两点,不成功都难。

  临近春节,大家都在收拾行囊,记住放一本专著在里面,爆竹声后是静谧,恰是读书好时候。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自徐耀科学网博客。

链接地址:http://wap.sciencenet.cn/blog-303939-1159016.html?mobile=1

收藏

分享到:

当前推荐数:38
推荐到博客首页
网友评论25 条评论
确定删除指定的回复吗?
确定删除本博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