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天纬地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tangxn 纺织,让生活更美好!

博文

北欧访学记:一路向西

已有 2779 次阅读 2017-10-9 15:00 |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北欧, 纺织, 访学, 丹麦

怀着忐忑的心情,坐上了俄罗斯航空的航班。既然坐上了,为什么还要忐忑?因为传说中的俄航事故率高,行李失窃率高以及服务种种不善。既然忐忑,为什么还要搭乘俄航?因为便宜。作为东华大学“一揽子”留学计划的受益者,所有的留学经费都已在临行前装入行囊,一路上的花销自是要精打细算。坐在宽敞明亮的波音777大飞机里,满眼望去尽是肤黄发黑的同胞,真希望此行不是远走他国,而是畅游华夏。可是,高挑艳丽的俄航空姐用无声的言语告诉我:小伙,你要一路向西,穿越亚欧大陆,此行的终点站是远在丹麦的哥本哈根!

一路颠簸前行,终于在晨曦微露时到达了莫斯科的谢列蔑契娃机场。等待转机的五六个小时里,惊喜于机场内随处可见的中英俄三语标志,惊叹于战斗民族的公众场合是如此的安静。任我在航站楼里晃来荡去,愣是没有“偷学”到一句俄语。验票,登机!咦,说好的是乘飞机,为什么上了巴士?难道改成了坐汽车去哥本哈根?作为此前只坐过两次飞机的小白,哪里见过这阵势。两眼张望,只有我一个东亚面孔,此行何方?莫斯科的秋风在车窗外呼呼作响,更添迷茫。

谢天谢地,去哥本哈根不是坐大巴士,而是乘小飞机。车窗外是和遥远的神州大地一样的蓝天白云,而机舱内尽是高鼻梁深眼窝的异国面孔。挥一挥衣袖,和东方的中国说一声再见,伸一伸双手,和北欧的丹麦道一句哈喽!坐在我旁边的是一位棕色头发的中年妇女,微笑着和我打招呼,她的微笑我懂了,她的语言我懵了。无奈的我,报之以微笑,下意识地重复了她的问候语。不知道谈论的话题从何而起,只记得当时的氛围聊得很嗨。我说我来自中国,她说中国是个好地方,然后就和她旁边的那位先生咕噜了几句,那先生微微点头;她说她来自南美,我说南美人足球踢得很棒,然后又和她旁边的那位先生咕噜了几句,那先生微微点头。她说我的名字发音很难,然后又是咕噜几句,又是微微点头;我说南美人的名字很长很多,然后又是咕噜几句,又是微微点头。她的姓名包括第一名第二名第三名以及母姓父姓,但通常的名字是玛莉莲娜。她说她来自一个叫“乌润德儿”的国家,我的第一反应是巴西和阿根廷之间的乌拉圭,然而并不是,接下来便是南美洲地理大猜想,然而都不是。后来查了一下,“乌润德儿”应该是委内瑞拉,如果还有机会见到你,我会告诉你,我知道你来自委内瑞拉。于是,就说起了2018俄罗斯世界杯,然后就开始一同祝愿中国国足。得知我是纺织专业的博士生,玛莉莲娜向我展示了她的羊皮夹克,并饶有兴致地模仿着山羊的姿态“咩”了一声。原来,那位微微点头先生是玛莉莲娜的丈夫,他们正在游览欧洲,以纪念他们的结婚三十周年。微微点头的老公,开怀大笑的老婆,美好的婚姻不必尽是如此,但如此的姻缘大多温暖幸福。

约摸正午时分,顺利抵达哥本哈根凯斯楚普机场。下飞机后,由于去卫生间耽误了一会儿,所以顺理成章地最后一个通关,递过签证材料,丹麦的大叔问了些问题,中国的小伙答了些内容。然后,审查员大叔歪了歪脑袋,挠了挠头发,扬了扬嘴角,祝我在丹麦生活愉快。在空空荡荡的大机场,一个人按着指示牌摸索前行,来到人影全无的行李提取处,来到人头攒动的交通换乘处,何去何从?换乘处有家小店,店员是个短发带大耳环的摩登少女,于是,我按照“既定程序”询问此处是否售卖交通卡,结果没有。然后,我又按照“既定程序”寻找新的便利店买交通卡,结果还没有。最后,询问在换乘门外抽烟的年轻人,他们非常友善地告诉我,可以在自动售票机上买票以及如何买票。转了一大圈终于明白,不是所有的便利店都卖交通卡,抽烟的年轻人也可以非常热情,普通丹麦人的英语水平高过俄航的空姐。买了车票,一路上有指示牌就看,没指示牌就问,顺利地坐上了地铁,换乘了小火车,然后又搭上了公交。

终于,天空落着秋雨,两手提着行李,一个人下了车。由于没有及时按公交车上的停止按钮,多坐了一站,只能沿路往回走,然后摆在面前是一个四岔路口——甲乙丙丁。手机没有网络,路旁没有标志,于是我采用试错法,准备逐一而行。先是沿着甲路缓缓而走,四顾张望街道名称,突然一辆小轿车停了下来,问我是否需要帮助。天哪,又遇到好人啦!看了我的地址,告诉我应该是在丙路,并亲自领着我往回走,为我指明前进的方向。交谈中,我说我是来DTU访学的学生,他说他曾是DTU教课的老师,随后,他微微一笑,问我是否来自中国。亲爱的丹麦大伯,感动于您的热心,钦佩于您的眼力,同时,为世界范围内日益增多的中国符号而自豪。最后,感谢一路上遇到的所有热心善良的人们,祝福你们的人生美满幸福!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928125-1079829.html

上一篇:也说大学改名——以东华大学为例

2 黄仁勇 周健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7-31 18:2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