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TB11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CTB11

博文

忆舒幼生老师的一件小事

已有 2196 次阅读 2024-4-20 10:22 |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惊闻舒幼生老师去世了。

我本来是无缘见到舒老师的。上大学的时候我不是竞赛出身,也没有做过《难题集萃》。如果我没记错,入学的时候舒老师就不怎么给物理学院本科生上课了。

能见到舒老师是因为在博士生二年级的时候做力学课助教。当时物理学院的博士生一定要做一次助教,至于哪个课程可以自由选择。当时我没多考虑,直接选了一门基础课,结果分配我给舒老师做助教。另一位助教是来自物理学院的陈同学。我们的力学课面向信息科学技术学院大一新生,是所谓的力学A,四学分。同时也有老师开设简单一点的力学B,大家可以自由选择。当时我还觉得很奇怪,第一是为什么舒老师的好课不开给物理学院而要在外院讲,第二是信科的同学为什么要学这么难的力学,难道做码农还要会受力分析么。

抛开这些疑问不提,做助教的记忆已经很模糊了,大抵是每周或每两周讲一次习题课。具体讲哪些题,用什么解法都是集中备课的时候由老师们决定。经常能碰到当时搞力学教学的另外几位老师,氛围也特别好。期中和期末考试出成绩之后,就能看到同学之间的差距了,也有挂科的同学。本来我觉得挂科也不是一件大事,学校的规定是只要重修能过就不影响毕业。但心理上对个别学生或者家长可能是一个难关,毕竟原来在高中都很优秀,上来挂科落差就有点大。有一位家长就很着急上火,想找找关系,看看有没有什么“办法”。

我在理教碰到舒老师,聊到了这位家长。舒老师说得很干脆,不用管他。他还提到曾有一位高官专门找他吃饭,想让孩子成绩好一些,也被舒老师直接了当的拒绝。

这段对话,我十余年之后仍能想起。我想北大之所以为北大,就是由于有舒老师这样的教师在。舒老师千古。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927304-1430498.html

上一篇:如何在没有经费的情况下做科研
下一篇:[转载]专访博德研究所计算科学家邵斌:用DNA语言模型破译和设计生命
收藏 IP: 50.234.189.*| 热度|

6 刘全慧 杨卫东 王涛 王安良 张晓良 郭战胜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6-13 18:0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