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昱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mysciencedream WU Yu's Blog

博文

我想念你,梨园

已有 2970 次阅读 2013-8-9 05:40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梨园, 手风琴

我想念你,梨园

偌大的梨园不知道有没有园神,倘若真有园神的话,他肯定注意到了:曾经那个神情落寞,背着一架键盘发黄的手风琴,骑着自行车总来园子拉琴的小伙子,从某天起,他再也没有来过。当园子的傍晚重新恢复了昔日的宁静,园神他是否偶尔也会怀念曾经那忽快忽慢、并不流畅的手风琴曲。那些忧伤的旋律再也不会在园中响起,但有一天我肯定会再次回到园中,我要亲自告诉园神,当年迷失的孩子,他早已找到回家的路。

时间过得真快,转眼间已到了八月中旬,再要不了多长时间,梨园里的梨就逐渐的可以吃了。最先熟的梨是那些长在树梢上的梨,皮翠绿中泛着黄,个头大,水分足,糖分多,甜,非常好吃。去年雨水足,梨的长势非常好,今年雨水也不错,应该也不差。

梨园距我住的的地方大概有两三公里,骑自行车的话十分钟左右就到了。第一次认识梨园,着实给了我一个不小的惊喜。一个初秋的黄昏,我骑着自行车在单位的大院子里闲逛,看见远处大片的白杨树直逼云端,我记忆开始的地方也长着很多很多的白杨树,白杨树让我感到亲切,我骑车接近。在单位大院子的西头,与东西走向的马路相垂直,有一条约三米宽,笔直的朝南的林荫道,路面用沙土铺砌,路的每一侧都长着数排高大笔直的白杨树,间距均匀,前后错落有致,非常整齐,仿佛精神饱满、昂首挺胸的士兵列队,正在等待首长的检阅。向前望去,笔直的沙土路,在两块绿色巨幕的胁迫下,越来越窄,头顶的蓝天也不再是别处的一望无垠,而只是一条狭窄的缝隙。骑车走了一段之后,停下车回头张望,前后的景致的几乎一模一样,都是道路越变越窄,而我恰恰是站在道路的最宽处,白杨树的高大和路的悠长,让我感觉我和我的自行车非常的渺小,渺小的就像一个小点,但转念又一想,我们不是一个普通的点,只要以我们这个点为中心把林荫道一对折,前后的景致就完全重合在了一起,心中又充满惬意。在林荫道上越往前走越安静,除了车轮碾压地面的声音,蹬车的声音,风吹动树叶的声音之外,别无他响。

   

        原以为林荫道的尽头会是一片白杨林,正如远处看到的那样,但事实并非如此,走出林荫道,确实是一大片树林,但不是白杨林而是梨树林,西边延伸到单位的西院墙,东边视力范围内看不到边界。梨树林并不是整体的一大片,而是被一些纵横交错的沙土路分成一块一块,这些沙土路两旁也都长有整齐的白杨,但没有林荫道两旁的高大和稠密。推着车子在这些交错的小路上行走,突然发现前方不远处有一个篱笆围成的院落,院子里长满杂草,有两间套在一起的房,尽管房子很破旧,但依然掩盖不了它曾经拥有的漂亮和别致,房子前面有个石桌和石椅,桌椅上面和地面一个颜色的灰尘或许能说明院落被弃置的时间的久远。来这儿工作已有数月之久,一直不知道竟有这么一个园子,这么一个院落,让我激动。

   后来,从同事口中得知,这就是单位人人知晓的“梨园”,以前重视过一段时间,还有专人看管(估计就是那院落的主人),后来慢慢又冷了下来,看管的人也走了。除了每年梨熟的时候,人们会去摘梨,其他时间基本没有人去。然而,就是这么一个无人问津的园子,在我找不到人生方向的岁月中,给了我最大的慰藉。没有小桥流水,也没有鸟语花香,但梨园有那种远离尘嚣的安静,静的能够让人听见自己的呼吸,静的能够让人感觉到脉搏的跳动。

   不加班的晚上,同事们或是去联机游戏,或是去打牌,或是去夜市喝酒聚餐,我不会打游戏,讨厌打牌,更讨厌喝酒聚餐,每每这个时候,我总会背着我的手风琴,骑车来到梨园,坐在小院落的石椅上,一个人默默的拉琴,那石桌就是我的谱架。尽管我当时正在学习吹萨克斯,但是我认为那全身金黄的乐器并不适合在寂静的梨园和破旧的院落中吹奏。年轻一代可能很少有人喜欢手风琴,但我是个例外。初中读书的时候,学校唯一的乐器就是一架手风琴,音乐老师总是背着那架漂亮的鹦鹉牌手风琴来给我们上课,手风琴因而也成了第一个给我伴奏的乐器,从那时起,就深深的喜欢上了手风琴。每当我烦躁、气愤、心灰意冷,甚至过度兴奋的时候,我都会拉响我的手风琴,随着指尖的跳动,只要那熟悉的旋律一响起,我就变成了另外一个我。在梨园拉琴我无所顾忌,不用担心吵着别人,更不用担心拉错了而被人笑话,梨园是我一个人的舞台,除了那些数不清的梨树和站岗放哨的白杨树,没有其他的听众。我一般吃完晚饭就来到梨园,从太阳落山之前一直拉到黑夜完全降临,天亮的时候我看谱拉琴,天暗下来看不清谱的时候,我就只能拉那几首我熟记于心的曲子了,其中《山楂树》是我拉的最多的曲子。暮色中,如果有人走近梨园,他肯定能听见《山楂树》那忧伤的旋律,可是他未必能听见拉琴者内心的迷茫和无助。

   从梨园回来的路上,漆黑一片,而且高大的白杨树进一步加重了黑的分量,大多时候我是根据经验来判断方向,每次走到林荫道的最南端,我就松一口气,尽管林荫道比其他任何地方都黑,但是它是笔直的,只要把握好方向,前方不远处很快就能看见马路上的灯光。或许,人生也是这样,无论眼前多么黑暗,只要把握好内心的方向,努力走下去,希望的灯光就在前方。        

   从来没有见过梨园的日出,却经历了很多梨园的日落。又是一个天气晴朗的傍晚,夕阳把余晖洒在梨园的每一颗树上,也洒在我手中不断张合的风箱上,迟迟不肯离去,仿佛她留恋什么,莫非她听出了我琴声中渐起的强音。离别的日子不期而至,在单位的最后一个傍晚,我推脱了同事的送行,一个人来到了梨园,再看一眼这个让我找回内心平静的地方,但是我已经没有时间让那熟悉的旋律再次响起了。

偌大的梨园不知道有没有园神,倘若真有园神的话,他肯定注意到了:曾经那个神情落寞,背着一架键盘发黄的手风琴,骑着自行车总来园子拉琴的小伙子,从某天起,他再也没有来过。当园子的傍晚重新恢复了昔日的宁静,园神他是否偶尔也会怀念曾经那忽快忽慢、并不流畅的手风琴曲。那些忧伤的旋律再也不会在园中响起,但有一天我肯定会再次回到园中,我要亲自告诉园神,当年迷失的孩子,他早已找到回家的路。

我的内心变得坚强的同时,我的眼睛却异常的脆弱,我想念你,梨园。

手风琴 山楂树.mp3

    手风琴1.mp3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901276-715336.html

上一篇:中国,请慢下来
下一篇:远方
收藏 IP: 142.1.12.*| 热度|

4 武夷山 熊李军 罗帆 杨正瓴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8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11-27 03:0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