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昱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mysciencedream WU Yu's Blog

博文

周期函数与《命若琴弦》

已有 3835 次阅读 2017-3-7 23:10 |个人分类:读书笔记|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周期函数与《命若琴弦》


周期函数是指每隔一定的时间之后,函数的特征重复出现的函数,除了标示函数变化的时间节点不一样外,函数的其他特征基本相同。对周期函数的研究,无需遍历函数的整个定义域,只要研究任一周期长度上函数的性质并拓展到整个定义域即可。对函数周期性的研究与应用,具有划时代的意义,傅里叶变换在诸多学科领域内的广泛应用就是最好的例证。正如在科学技术领域内的光芒四射,当周期函数应用于文学作品时,同样能带给我们异样的心灵体验,如同湖面上的麟麟月光,晶莹剔透,又跳动不息。

史铁生的《命若琴弦》讲述的是一老一少的两个瞎子流浪说书的故事。老瞎子心无它念,一心说书,他脚步匆忙,赶完一村又一村;小瞎子懵懂少年,情窦初开,他天马行空,留意身旁的细声碎响。风餐露宿的说书生活并没有使得他们失去生活本应拥有的快乐,他们各自怀揣希望,老瞎子的希望是那不断弹断的琴弦和琴槽里师父留下的药方,小瞎子的希望是兰秀儿柔软的手和脸。终于,老瞎子弹断了第一千根琴弦,老瞎子欣喜若狂地离开羊坳去抓药,他急不可耐的想看到外面的世界;小瞎子同样的喜出望外,没有了师父的束缚和管教,他可以和兰秀儿在一起尽情的消磨时光。可恨造化弄人,老瞎子的师父并没有留下可以让老瞎子重见光明的药方,支撑老瞎子多年流浪说书的信念瞬间就山崩地裂了。在生命的最后,他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回到山坳,见到了因蓝秀儿出嫁而备受打击的小瞎子。老瞎子一如当年他的师父所做的那样,他把一张无字的药方放在琴槽,同时告诉了小瞎子一个需要耗尽一生才能够验证的谎言。


小说《命若琴弦》的开头这样写道:

“莽莽苍苍的群山之间走着两个瞎子,一老一少,一前一后,两顶发了黑的黑帽子起伏攒动,匆匆忙忙,象是随着一条不安静的河水在漂亮。无所谓从哪儿来,也无所谓到哪儿去,每人带一把三弦琴,说书为生。方圆几百上千里的这片大山中,峰峦叠嶂,沟壑纵横,人烟稀疏,走一天才能见一片开阔地,有几个村落。荒草丛中随时会飞起一对山鸡,跳出一只野兔、狐狸、或者其他小野兽。山谷中常有鹞鹰盘旋。寂静的群山没有一点阴影,太阳正热的凶……”

      读到此处,读者肯定会认为这就是故事的开头,事情的起因、发展和高潮,以及结尾将会一一道来。然而,当读完全篇,读到文章的结尾,我们才会明白,原来这并不是我们通常所见到的一个完整故事的讲述,而是一个无穷无尽的故事的中间片段。作家史铁生的构思之妙,不仅在于他试图通过一个故事片段来还原全貌,通过一段有限的时间来刻画无穷无尽的时间,而且还在于他设置了一个周而复始、无限循环的故事。故事从什么时间开始,我们不得而知;故事到什么时间结束,我们也不得而知。当我们打开书本,开始读故事的时候,故事早已发生并且正在进行,当我们读完故事合上书本的时候,故事还将延续,故事中人物的悲欢离合也将继续演绎。我们的阅读,只好比我们通过特殊的镜头观看了一会一个另外的世界,正如管中窥豹。然而,作家史铁生通过在作品中设置周期函数,巧妙的化解了管中窥豹的弊端,让我们看到了“豹子”的全貌。

小说《命若琴弦》的结尾这样写道:

“莽莽苍苍的群山之中走着两个瞎子,一老一少,一前一后,两顶发了黑的草帽起伏攒动,匆匆忙忙,象是随着一条不安静的河水在漂流。无所谓从哪儿来、到哪儿去,也无所谓谁是谁……”

对比小说的开头和结尾,原来,开头不是故事的开头,结尾也不是故事的结尾。同样,开头亦是结尾,结尾也是开头。两个瞎子一老一少,在莽莽苍苍的群山中,走村窜社,老瞎子怀着重见光明的希望,努力弹断师父所嘱咐的琴弦数,小瞎子还完全没有意识到一个瞎子所将要面临的无法逃避的痛苦和苦难,他对周围的每件事物都倍感新奇。老瞎子和小瞎子生活的转折点几乎同时发生,老瞎子终于知道了世上根本就没有重见光明的药方,小瞎子也明白,瞎子是不可能像正常人那样拥有诸如爱情这样的美好东西。于是,小瞎子坚定了弹断琴弦重见光明的信念,而老瞎子也做完了生命中的最后一件事。小说开头是“一老一少”,结尾也是“一老一少”,然而此“老少”非彼“老少”,开头的“老”已经满怀希望的走完了他的人生路,结尾的“老”或许是开头的“少”,又或许是“少”的徒弟,又或许是“少”的徒弟的徒弟的徒弟。而结尾的“少”就是又一个看不见东西的年轻人,就像人只要活着就永远避免不了苦难一样,世上总有人眼睛看不到东西,而眼瞎也只是众多苦难中的一种。身为一个瞎子,尽管也曾渴望爱情,渴望大千世界的灯红酒绿,但眼瞎的缺陷终究会让这一切都变为泡影,然而生活还要继续,于是,他就开始努力拉琴,满怀希望的重见光明。

同样的故事对应不同的人,正如周期函数中周而复始出现的相同的函数值,却对应不同的自变量。研究周期函数,只需研究一个最小周期的长度,即可实现通过有限通透无限,通过局部通透全局的目的。同样,在小说《命若琴弦》中,作家史铁生通过两个瞎子流浪说书的故事,用有限的文字清楚明白的讲述了无限的故事,告诉了我们“苦难是永远存在的而生活不能没有希望”这样一个朴实的人生哲理。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901276-1038126.html

上一篇:秦腔,扯不断的乡愁
下一篇:我走过我们走过的地方
收藏 IP: 210.77.26.*| 热度|

3 赵新超 李攀峰 雷宏江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10-1 12:3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