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子勋说势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simonjo828 海纳百川,兼容并蓄;求知忌满,得志莫狂。

博文

男儿有志 泪不轻弹

已有 2817 次阅读 2008-11-4 22:18 |个人分类:随笔散记| 平凡, 平庸, 自传

       作者手记:我是一个平凡而又不甘平庸的人,我时刻与生活、与自己作着奋争……
  一
  1980年,桂花遍地之时,在湘南,一个活泼而又可爱的小孩呱呱坠地了,那就是我。当时,有名望的大爷希望我日后能出人头地,能为国为家争光、争气,故为我取名"子勋"。
  我的童年交织着痛苦与欢乐。我的出生,给家中增添了不少欢乐的气氛。爷爷整日把我抱了又抱,亲了又亲;父亲也乐得合不拢嘴,母亲更是慈爱有加。可是,天有不测风云,在我一岁半时,爷爷就闭上了慈祥的双眼,与我永别了。
  父母为了安葬老人家,向亲友借了一千多元钱的下葬费,在当时,这是一个天文数字。后来,父母为了还债,早出晚归,省吃俭用,从没吃过一顿好饭,穿过一件新衣,而我也只有独自一人在地面爬着,在泪水和泥水中逐渐长大。
  到了6岁时,家中光景转好,我也如愿上了小学。但我仍带不起午饭,饿得受不了就偷偷溜出去捡别人丢的红薯躲到教学楼后面和着泪水咽下去……
  穷人家的孩子懂事早,我深知父母的良苦用心,就发奋学习。后来,我胸前飘起了红领巾,逐渐感受到来自集体的温暖,堆在我头上的乌云,也渐渐消散。
  二
  1995年,我小学毕业,顺利考上了县重点中学。
  中学住校,半个月才能回家一次,每个月60元的生活费,对于正长身体的我来说,是远远不够的。但我深知父母的血汗钱来之不易,是靠卖鸡蛋、卖小菜和当苦力积攒起来的,于是我千方百计地节省,有时肚子饿了就跑到水龙头边,以水充饥。每次回家,父母都问我怎么这么消瘦,是不是在外吃不惯、吃不饱。后来父母知道了我的情况,心疼地说:"儿呀,身体是自己的本钱,只有身体好,才能安心学习。"是啊,父母说得非常对,可每次看到他们这样劳累,我就想尽量减轻他们的负担。后来在老师的指引下, 我试着投稿,也获得了些稿费。尽管家境如此艰难,但父母一直没让我辍学,我也努力不让他们失望。
  1996年,我在年级第一个加入共青团,在校担任班长、团支书、广播员,多次在省、市各类征文、知识竞赛中获奖,时有文章在校内外发表。看到父母欣喜的笑容,我似乎看到了生活的一线曙光。
  我的天性中有一些诗人的敏感和脆弱。在中考前,我没有勇气去选择继续升学的路,为了减轻父母的负担,我想辍学。
  当我对父母说出我的想法时,父亲毅然对我说:"你一定要把书读下去,要上大学,这是你爷爷生前的希望,也是我们的希望。"
  三
  1998年,如父母所愿,我怀揣着父母积蓄的一千元钱,背着行囊走进了市重点高中,远离了父母,才悟出世界上不能仅仅依靠避风的港湾;走出了家园,才知道生命更需要自身的勇敢。一个人穿梭于城市熙熙攘攘的人群,穷困并不使我退缩,尽管生活不遂人愿,但它促使我开始思考生活、认识生活、深入生活;尽管落日的余辉有些令人伤感,但它亦是一种伟大的爱的积蓄。尽管成功的彼岸是如此遥远,但我仍会勇往直前。
  入校不久,我便被华夏青少年成才研究所聘为学生记者,为《中学生心语》、"伟人故乡行"进行各方面的采访和组稿。课余时间又当起了报纸推销员。文学成了我最钟情的朋友。
  我将在校的一点一滴都写信告诉在家操劳的父母,让他们不要有太多牵挂,我深知他们的许多苦痛是我无法理解甚至不能很深体会的,我只有用自己的努力来回报他们的养育之恩。
  让我欣喜的是,高中三年我连续被评为优秀干部,但唯一令我痛心疾首的是妹妹为了我而毅然退了学,南下打工去了,这是我永远心安不得的。
  高考前一个月,我突然倒下去了--我得了胸膜炎,需要一千元的医疗费,这更加重了父母的负担。在痛苦悲伤、无奈茫然之中,我写下了一首《足迹》:
  夜色中/停泊/一叶小舟/边远的角落/静静地/敷上满脸的风霜/幽梦/无力浪迹天涯/没有星光/抬头望不到天/ 心已坠落/方向是什么/谁在这一刻成为忧伤
  其实,我在心底里早就知道自己是个苦命儿,虽然这样,我却不自卑,不畏缩,因为我深知爷爷的灵魂时时在保佑我,鞭策我,父母永远在鼓励我、支持我,可以说我是在他们无微不至的爱中长大的。疾病终于好了。
  四
  2001年暑假,那是个闷热的夏天,刚高考完不久的我拼命地流汗,在工地上承受烈日的焙烤,我要让自己的神经在不停息地干活中麻木,我害怕那种漫长的焦灼等待。
  黑色的等待终于过去,五彩的云霞洒满头顶,皇天不负苦命人,因为成绩优异和在文学方面的特长,我终于被某大学录取了,并且学校还减免了我一年的学费。虽然这样,可我许多时候还是独自一人在黄昏中从校园这头走到那头,在秋的萧瑟中我想唱个歌给远方的父母听,我要唱首快乐的歌,天真的歌,像山上的泉,像一只麻雀随意的啁啾,或一只燕子无忧的呢喃,哦,它应该什么也不像,只是一首简单的歌。
  弱者等待机遇,强者把握机遇,智者创造机遇,我要做一个智者。我凭借自己的实力,当选过《校园快报》的编辑、记者及《记者摇篮·新蕾专刊》的主编,《文学战线》的主编,《新闻前线》的执行主编,还加入了中心报道组。后来又在学报《记者摇篮》报当起了记者部副主任,接着又与学友一起创办了文学社团报《光明导报》,此报以新闻人物通讯为主,直击校园流行色彩,关注学生所思所想,报道校内典型人物,在中国作家协会和中国教育学会联合举办的全国校园文学研讨会上受到有关领导的称赞。
  由于我时常在学报上发表一些小文,那深厚的文化底蕴和老练的文笔让一年四季碰不到几次面的老校长所感动,于是要我负责编辑《精品荟萃》(书名由中国记协主席、人民日报社原社长、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院长邵华泽先生题写,全国人大常委、人民日报社原总编辑、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院长范敬宜先生作序),通过自己组稿、改稿、打稿、编辑等一系列出版程序地锻炼,使自己有了更大的提高。
  为了学业,为了文学,更为了减轻父母的负担,我几乎没有休息时间,我失去了同龄人应有的浪漫,品尝着生活的五味酸甜。对于我来说,生活不是诗,当作家不是梦,它是一条艰难的生活之路,一旦选择了,需要你在浪漫的幻想中去把握一个理智的尽度,在丰富而脆弱的感情中寻找毅力和心理承受力的支点,需要在成熟中走出自己的人生。云烟而过的那些日子,我的心有太多的感触。风雨中漂泊,坎坷中拼命,负载的灵魂在不安中沉浮,无形中意识到自己一直在疲惫中度过,我更清楚地认识到:人生最大的敌人是自己,只有战胜自己,才有足够的勇气去面对生活中的苦难。
  我不会预测明天,我也不知自己的前途会怎么样,我只是觉得,生活中的路,不会总是直线,有时小弯,有时大弯;生活中的路,不会总是平坦,有时小崎岖,有时大坎坷。看来,生命之路也是如此,最重要的是,所走的路通向何处。"地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人,不能永远沿着前人走出来的路走。否则,人类社会就将原地踏步了。人,应该尽快走完前人走过来的路,然后,用自己的脚,用自己晶莹的汗珠去开辟一条新路--一条通向霞光的路!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86879-204648.html

上一篇:鸡蛋也含三聚氰胺,中国的食品制造业怎么了?
下一篇:青少年要唱自己的歌
收藏 IP: .*| 热度|

0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3-3 00:2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