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新超-=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zhaoxc 平静的生活,零散的记忆

博文

《Training-based Society和细绳拴大象》更新2014-5-12

已有 3016 次阅读 2014-5-3 05:57 |个人分类:随便写写|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太极, training, 细绳拴大象, 本原力

典型的Training-based培养模式无疑是高考,这种模式对练习扎实的基本功功不可没,君不见武侠小说经常有这样的桥段:某个忠良之后被家人抱着,被奸人追杀,家人被杀之前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将小孩仍入万丈悬崖,小孩则机缘巧合被世外高人所救,从此苦练10年,出山后报仇雪恨。

该模式不仅出现在高考,而国家各行各业的话语权肯定掌握在经过这种Training-based模式培养出来的人的手上,进而这种Training-based培养模式和思考问题的方式已经变成国家的整体处理问题的思路和出发点,即变成了国家模式,而从这种模式培养出来的人很难跳出这个思考模式,况且也不觉得这样有哪里不对,其实这和细绳拴大象的道理类似,大象跳不出“这根细绳挣不断”的思维模式,除非诸如海啸、地震等巨大的外力推动他们的本能去跳出这个束缚,显然这种外力不常发生,因此细绳拴大象依然如故。

1)中国体育

乒乓球、羽毛球、摔跤、举重、跳水等等,甚至游泳,这些单人项目,最多双人,中国只要想练好,投入就是,肯定能达到奥运金牌的水准,原因无他,经过长时间、大量的重复练习,这些Training-based技巧总会有少数人掌握的炉火纯青,到比赛场上基本也不需要大量的现场发挥,只要把日常练的打出来就基本冠军了。从游泳冠军看,中国想出男子网球冠军也是没问题的。

对集体项目篮球、足球来说,貌似无论怎么练都达不到冠军的水准,原因除了身体条件的天赋之外,篮球和足球是群体运动,足球11个人,加上对方队员总共22个人,可以想象成平面上红蓝两种颜色的22个点,红方点的“源”恰好是蓝方点的“汇”(球门),蓝方点的“源”也恰好是红方点的“汇”,足球则可看作一个足球平面上的“太阳”,因为红蓝两方22个点都是时刻围绕足球转,而红方的最终目的就是集全队之力将“太阳”推进本方的“汇”(蓝方球门),蓝方也类似,红蓝两色各11个点和球场太阳点构成的图是高度动态的,因此可以想象,这期间每个点每时刻的选位和其他22个点的关联是天文数字,这些点除了跑位之外,还有更重要的任务,即需要在高速运动的状态中控制和传接好合理的球,而每个节点(球员)绝大多数情况下需要从海量方案中瞬间选择一个合理的方案,这就需要一个很好的直觉,而这个直觉很大程度上依靠天赋,这个“直觉”靠Training肯定是不够的,Training起到的只是强化合理的选择,类似于神经网络和专家系统的样本或规则的训练,而足球场上到底输出梅西、输出荷甲替补、还是输出中国乙级联赛队员那就看每个球员的演化和泛化能力。这也是我们已经有游泳冠军、网球冠军,甚至短跑冠军了,但足球和篮球却貌似与冠军渐行渐远,8090年代我们还可以“亚洲一流”,近些年貌似在力拼印度和新加波。

2大道至简

Training-based中学生奥赛金牌与Creative-based科学研究,科学网人士都清楚,不再赘言。在这儿多说一句个人感受,我们的基础教育太注重各种技巧的训练和强化,把某类题和某些解题技巧建立起映射关联,学习好的是强关联,差点的弱关联,啥都不会不关联,尤其是太多强关联(可以看作思维的收敛态)必然束缚思维的发散,这有点类似于群智能优化算法里选择压力和群体多样性的关系,一方太强必然损害另一方,从而有意无意的忽略了年轻人问题的直觉和最基础、最本原的对问题的分析和计算能力,而Creative-based科学研究本质上需要的恰好是“大象无形、大音稀声、大道至简”的本原能力,华丽的技巧在大问题面前往往是多余的,甚至是阻碍的。

3)太极。

电影《倚天屠龙之魔教教主》和《太极张三丰》有经典台词:“太极拳只重其义,不重其招,你忘记所有招式,就练成太极拳了”,“无根无极,万法自然,是谓太极”,所谓“义”即指基本功或本原力;所谓“招”当然指的是招式和技巧,这句话套到科研上也一样,要想“太极”,必须忘却以前所有的招式(亦即无论多么华丽的技巧),万法自然,方得“太极”。

4)中国演员。

中国年轻演员辈出,甚至一部戏都能捧红一批人,但比较遗憾的是,还没有出现有实力替代周润发、李连杰、成龙、周星驰、梁朝伟、刘德华和葛优等这些“老家伙”的实力派明星,影视专业可以培养出演员,好戏可以捧红演员,但距离这些“老家伙”总有些距离,而这种距离专业院校培养不出来,好戏或许可以缩短这些距离,甚至找到超越“老家伙”的激活码,但怎么激活就需要本原的东西了。

5Training, FollowingDiversity, Originate

 一个人的行为方式、思考方式和解决问题的方法被训练多了,当然可以达到熟练、甚至Profession,但你从这个方向的反方向看这个问题,这个人也就很难逾越他的Profession,因为从一个较高的角度第一次俯看好多新方式时(不仅仅是新创造的,更多的是新接触的),会感觉这些方式的不合常规、甚至幼稚,这就好比在群山峻岭间的一个较高的山峰上如果你俯视,你看到的只是山谷,你只有把眼睛抬高,才可能超越局部的山谷而看到更远处的更高处,但俯视惯的人(a)还有没有抬眼的能力;(b)有没有足够的发现更远处的更高处的视力;(c)有没有勇气和魄力从此高处走到山谷,从而迈向更远的更高处;(d)还有没有迈向更远的更高处的体力。简单说,就是被Training多了,就很难Diversity,除非他还保留这四条,其实这又类似于群智能优化算法中“多样性路径”和“局部性收敛”。

同理,Following多了,也很难Originate,就看他是否还保留这四条,换句话说,就是看是否还保有本原的好奇心和体力。

演员和科研人员其实是同源同宗的。

现在的年轻演名员中,再也没有刘德华、周星驰那种本原的热情了,当然他们那时候也很无奈,哪怕各种纯底层、纯跑龙套的杂活,演一代充满的是对演艺的热爱,演二代和演N代,包括现在很多的年轻演员,则是充满对演艺圈的热爱,就像某主持人评价其前任的一句话“某某是著名的节目主持人,而我是一个著名节目的主持人。”

   没有“破”的原力、视力和体力,就没有大“立”的可能。

6)有点悖论。

道理说,Training-based的训练模式既然在高考中能贯彻的那么彻底,既然能训练出那么多的奥运冠军和世界冠军,那应该也能Training出很多技巧娴熟的技工,而我们的工厂好像又很缺优秀的技术工人,这大概又要归结于社会的评价方式和社会引导。

            Training-based Society除了高考队伍外,需要Training更多的优秀技工;需要瞬间的外在爆发力促使大象挣脱其实很容易挣脱的细绳。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86581-790777.html

上一篇:真实的世界、你我的世界和社会
下一篇:《=== 藕、淤泥与池塘 === 》
收藏 IP: 147.188.254.*| 热度|

2 黄德民 周健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3-2-7 16:5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