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uiyongzhang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kuiyongzhang

博文

读“罗素:不幸福的原因之畏惧舆论”感想

已有 2980 次阅读 2015-4-12 21:22 |个人分类:读书心得|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罗素, 恐惧, 幸福之路, 傅雷译文集第十五卷, 畏惧舆论

读“罗素:不幸福的原因之畏惧舆论”感想


“由于交通的迅速,现代社会的人不像从前那样,必须依赖在地理上最接近的邻居了……在人口繁盛的大中心,说一个人必须认识近邻这个观念早已消灭,但在小城和乡村内依旧存在。这已经成为一个愚蠢的念头,既然我们已无须依赖最近的邻居作伴。慢慢地,选择伴侣可能以气质相投为主而不以地域接近为准。幸福是由趣味相仿、意见相同的人的结合而增进的。社交可能希望慢慢往这条路上发展,由是也可能希望现在多少不随流俗的人的孤独逐渐减少,以至于无。毫无疑问,这可以增进他们的快乐,但当然要减少迂腐守旧的人的快乐……

畏惧舆论,如一切的畏惧一样,是难堪的,阻碍发育的。只要这种畏惧相当强烈,就不能有何伟大的成就,也不能获得真正的幸福所必需的精神自由,因为幸福的要素是,我们的生活方式必渊源于我们自己的深邃的冲动,而非渊源于做我们邻居或亲戚的偶然的嗜好与欲念。”

“畏惧舆论,如一切的畏惧一样,是难堪的,阻碍发育的。”

按:我的畏惧之感是家人吵架,弄的鸡犬不宁,要死要活,让人精神受到折磨,小孩子不能幸免。从小就如此,到今天依然如此。家庭关系复杂是一面,成员之间相处的不能容忍,以至于都觉得欠对方,很多时候好似讨个说法。长辈与晚辈,父母与孩子,姑嫂,嫂弟,或者孩子与婶子之间,总有不那么和谐的地方,聚集在一时一地,就要爆发。当家人因为要顾全大局,照顾血缘上的利益,在小范围内,尽量维持与说和。但吵架是每年都有一两次的,我从孩时起就记忆深刻,深感不安。

在吵架的当事人面前我是害怕与怯懦的,担心一旦说错话,做错事,是要悔恨很久的。一旦面临这样的场面,我真是要逃避,因为逼着我选立场,又逼着我听那些刺耳的吵闹和决绝的话。有时在电话里,听到一方抱怨一方,我试着倾听和缓和,电话挂了后,这种事情会一直萦绕我心旁,敏感、较真、友善、孝顺这时候逼着我,想着合适的方法能够解决,而很多时候我是不敢劝说强势的一方的,只能尽力安慰较值得同情的一方,我怕破坏与他们任何一方,尤其是强势一方的关系。

我受到的教育,以及我的信念是孝顺,和谐,宽容,自立,友善和扶持。这种处理家庭的信念并没有阻止家庭战争的发生,并没有增进多少幸福,反倒是我耿耿于怀,自寻烦恼去担心受怕。恐哪一方受了冤屈,相关人受到苦恼无法解脱,无辜的孩子受了委屈。

以上,是我在家庭中的恐惧。我并非善类,出发点是高尚,我有我的不足,较真、不善辞令、胆怯是我的弱点,而且我对家庭经济的拖累是我的内疚。很多事情看似与己无关,但我会想成是由于我——我的努力学习,一直升学是造成家庭困难,成员吵架的诱因。我矛盾、懊悔、不满,形成我的不愉快,我的内向,脾气的暴躁。我得出几条需要经受时间考验的结果:

1、处理家庭关系不能太较真,理性和亲情并重。

2、父母对子女不用什么都管理和操心,孩子长大自会自己找食物吃,不然产生依赖,父母的付出反而不能增加孩子的幸福,还会损害父母和子女的感情,如增加怨恨。

3、父母首要的是教孩子自立,孩子也该把自立作为生存立足的信条。

4、家庭成员的性格的温柔,心胸的开阔是减少吵架的有利要素。

5、父母对子女不仅重视物质上,还要重视心理上的关切,如我的恐惧的心理恐怕家人很少理解,也许我爸爸会理解。

   上小学,一次妈妈和奶奶吵架,因为婶子一家出门的衣物放在我家,而婶子一家和妈妈之间怨恨极深。看着奶奶和妈妈争执的场面,奶奶委屈而又疲乏的应付(我从小是奶奶带大的)。我一句话没说,走到离家半里路的河边的一个工厂旁边,我倚靠在墙角,深深的思索是离家出走还是跳河了事呢。我曾不止一次有出走的想法,这样能够减轻负担,又可以避免听到吵架,曾幻想自己流浪的情形。但我缺乏果断,担心不能见到家长,时间久了无法生活,以至于没有实行。那时候是春节临近,直到天黑我才回家。到家旁边,爸爸正拿着电灯沿着河岸找我,回到家爷爷坐在床上一直哭,当晚我劝他吃水饺他不吃,眼里一直噙着悲伤的泪水。

吵架的原因很多,就像“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我的家庭关系夹着父母子女及亲戚间的利益纠葛、亲情纠缠,恩恩怨怨倒是一团麻,怎么都理不清。但因为农村的家族观念,以及地理接近和谋生途径的单一,不免会共事。即使有矛盾,甚至仇恨,因为大家庭其他成员的关系,也会再碰面,矛盾又不免生出,严重的最后可能结仇不相往来。而其他好似无辜的人都深受其害,因为要缓和,还要逼着选定立场。

根据罗素不幸福的原因之——畏惧舆论或者恐惧,我想到自己的家庭关系带给我的恐惧,我今年毕业走上岗位,这也许会减轻家庭负担,也让我少一份愧疚,但愿我会逐步治愈我恐惧的病,减少我的精神磨折上的幻想。

当然遇到家庭吵架,未必都会像我这样悲观和不解,跟天生的因素有关系,跟后天的环境也有关系,大概我弟弟和我的观念就很不一样。但家庭成员间减少吵架,会增进彼此,以及孩子的幸福,我想是没有错的。

我现在好多了,我有了工作,它占去我主要的精力。我自己快乐,充实,才能带来好的结果。所要我要“我”的生活,以我为中心。限于篇幅,我不能再写。但期望怀有恐惧和不安的人们,可以找到缓解或治愈的法子。只有你比较了解和关心自己,只有你帮助自己从阴影中走出来。你才能闻到花香,听到鸟鸣,看到大海涌动的潮水。

张奎勇写于201447

注:文首引自《傅雷译文集》第十四卷,安徽人民出版社版。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805059-881885.html

上一篇:《霸王别姬》观后感

4 曹俊兴 郭峰 郭景涛 葛素红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0-23 16:4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