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ang0306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guang0306

博文

纪念我的奶奶

已有 2734 次阅读 2013-7-14 13:14 |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奶奶是一位很普通的农村老太太,瘦小枯干,就是脾气有些古怪。她今年已经九十岁了,在世的时候身体还是很硬朗的,只是精神压力太大,因为她从小就比较迷信,到年纪大的时候,迷信对她造成的坏影响就更大了,从她的言语里,我可以感觉到,她总担心被爷爷带到另一个世界,但是她又十分想念爷爷,一个她辛苦且任劳任怨地照顾了一辈子的人。奶奶之所以不甘心被爷爷带走,其中的一个原因就是因为我和弟弟,她想亲眼看见我们成家立业,用她的话说就是,我大孙子上了这么多年的学,我想看看他到头来会落在哪儿。我和她的最后一次见面,奶奶说过她每天没事的时候就是想着我和弟弟,我想那样她就有活着的动力和勇气了吧!除了这个原因之外,奶奶还觉得自己还是能看家的,院子里来了别人家的狗啊,猫啊,鸡鸭鹅啊,她都会出去赶走,然后把院门关严。奶奶还有一个十分重要的任务就是喂兔子,家里养了两只大兔子,都是奶奶去打草来喂,奶奶俨然已经有了喂兔子的经验,知道它们喜欢吃什么草,每次都到房前屋后甚至更远的地方去采来豚草的嫩尖儿回来,放在固定的位置储存起来。她管那种草叫“大麻子”,其实我就是对这种草的花粉过敏的,我那么痛恨这种草,没想到在奶奶眼里它们是那么重要,又居然是兔子的美味。这次回家看到两只大兔子已经产崽了,小兔崽儿们都挤在一起睡觉,眼睛都还没有睁开,然而奶奶没有见到这些可爱的小兔崽儿,我二奶奶跟我说,要是你奶看到这些小兔崽儿,得多高兴啊,就更有劲儿去打草了。在奶奶的影响下,二奶奶看到路边的豚草也都忍不住要采摘下来,给我们家的兔子送过来。这些事情在我们眼里可能就是些微不足道的小事儿,可是在她们两位老太太眼里几乎就是一天中最重要的事情了,她们的生活就是这样简单无趣,然而又是什么支撑着她们呢?

从上个月下旬开始,我的状态就十分差,不爱学习,不爱工作,进入了情绪低谷,这种低谷一直维持着,怎么都调整不过来,我很担心也很着急,担心自己是不是抑郁了或是自闭了,着急我的实验,我的学业,然而想来想去,我认为自己真的是一个慵懒的人!在这样的一种状态下,我想回家去调整两天,也许看到家人和儿时就熟悉了的环境,我会好起来。每次回家我都会给奶奶买些吃的回去,不是什么补品,只是一些豆奶粉、油茶之类的。这次我依然给奶奶买了点儿东西,两袋绿豆糕,后来在要交钱的时候,看到了地上摆放着的大瓶的冰糖雪梨,我想到了奶奶这两年非常爱喝汽水,带甜味的水,上次回家给她买了一瓶冰糖雪梨,我给她打开倒了一小碗,她喝了一小口之后就说这水儿真好喝,比你爸给我买的那样儿的好喝,所以我这次又买了一瓶冰糖雪梨给她。我一共买了两份,奶奶和二奶奶一人一份。路上还买了7斤左右的香瓜,我想这些瓜够我们几口人吃了!

我爸骑摩托到小客车站点接我的,我从远处看到了我爸的身影,他坐在路边,身体看起来非常瘦小,也很苍老,我不禁心中一酸,我爸在我心中是比较高大壮实的啊,现在怎么瘦弱得那样陌生啊!我走过去了,爸爸接过我手中的东西,有买给他的一小壶酒,我说这是给我奶和二奶奶买的吃的,爸爸以平缓的语气说,你奶吃不到了,她不在了。非常不可思议的是这个消息对我来说没有多么多么的打击,似乎是早有预料,因为我上次离开家回沈阳的时候奶奶送我到门口,我就想着这次会不会是最后一次见奶奶,因为今年在不同的时间奶奶跟我说了好几次了,她感觉自己今年要离开,从春节的时候就开始说了,并且说了许多不愿意离世的话,因为还有许多她放心不下的事儿,她还想看着我们成长。坐在爸爸背后,我们很快到家了,我在门口望向了奶奶的屋子,似乎没有什么变化,只是没了奶奶的身影。我还没太缓过来,这中感受也许是后反劲儿,那种想念和难过是一点一点侵染过来的!

奶奶是在6月19日那天早上被发现躺在屋子地上的,她的前额和后脑勺各有一个肿起的包,脸上有血,爸爸说估计是流了很多鼻血,然而奶奶到底是怎么从炕上摔到地上的,永远是个谜了,因为从她被爸爸抱到炕上之后,就再也没有说过一句话。奶奶每次睡觉都特别早,然后起来的也特别早,她身体上是比较硬朗的,但是她每次都把门窗关得紧紧的,挂上窗帘和幔子,还要在各个门口、枕头边、柜子上设上重重关口,放上各种铁制的刀具以辟邪。会不会是每个平和的夜晚,奶奶都是在恐惧中度过的啊?我不敢去想了,好心疼!这次是爸爸和前院儿的大伯一起撬开后面的窗子才得以进到奶奶的卧室,将她救了起来,然而医生说,这么大年纪的老人最怕的就是摔倒,现在奶奶已经没救了,准备后事吧。在爸妈的照顾下,奶奶又躺了12天,在7月1日的晚上5点半离开了。我想起来奶奶上次和我说的话,她说她晚上手和脚会容易抽筋儿,会特别疼,但是没跟爸爸说过,她可怜爸爸怕他担心,我当时想奶奶是不是缺钙了,想告诉爸爸买钙片给她吃,可惜我不孝,给忘了。她还听到过窗外的声音跟她讲,你还睡啊,还不快起来,我觉得这应该是她的梦吧!

我对爸妈的做法非常气愤,可是我终究没说他们什么,在奶奶病重的那段时间居然没给我打电话让我回来见奶奶最后一面!我不管他们到底出于哪些种种考虑,他们这件事办得太失败了。至于弟弟,他们就更没给信儿了,弟弟到现在还不知道奶奶去世的事情。所以我对奶奶的记忆就定格在了5月中旬的最后一次见面。那次见面的印象异常深刻,奶奶的很多举动触动了我的心,让我觉得奶奶好可怜!也让我自己很自责很后悔,觉得自己很不孝。清楚地记得,我进了院门,奶奶开了房门靠在门廊上看了看我,又把门关上进屋去了,后来她走到我跟前问我,你是谁呀,我还有些生气了,以为她怎么连我都不认识啊,难道是故装虚弱可怜假装不认识我以博得我的同情,现在想来,我怎么可以有这么大不敬的想法呢!后来我打水给奶奶喝,她颤抖的右手拿着水瓢,瓢里的水荡着,奶奶把头颤巍巍地伸过去喝水,喝了一口,似乎有些忧伤地望向门口,这时候我注意了她的双眼,是那样的浑浊,眼角有些脏东西和些许的眼泪,眼神没有精神且很不坚定,她脸上和胳膊上的皮肤是那样的松弛而且很黑,这是我这些年来第一次仔细观察了奶奶的容貌,她跟我印象中的奶奶完全不一样了,她穿着旧衣裳,牙齿也缺了几颗了,印象中听我妈说过奶奶的牙齿还能咬榛子呢,那她的几颗牙究竟是什么时候掉的啊?然后我和奶奶坐在台阶上,我看着她的面孔,拼命想记住她的样子,就好像预感到以后再也见不到她了。她不时地说出几句话,我们一起坐在窗前的台阶上,我看着她,我发现自己已经很久没有这样专注地近距离地看过谁了,温暖的阳光洒在我们身上,我回忆起了小时候的往事。陪了她半个小时吧,奶奶起来要回屋吃饭了,其实她的饭菜早就做好了,谁知道这竟是我们祖孙两个的最后一次相处!因为奶奶睡得太早了,我想去看她,她已经锁门了。第二天我就回沈阳了,走的时候由于跟我妈闹了点儿不愉快,我也只是扒着窗户跟奶奶告别,奶奶和我妈送我到大门口,记得那天早上妈妈包了韭菜馅的饺子给我吃,也给奶奶送去一碗,是妈妈端过去的。说实话,饺子很难吃。

这次回家,很不适应奶奶的离开,觉得她好像还在自己的屋子里看电视,我会不时地望向窗外,觉得还会看到奶奶瘦小的身影去喂兔子,去关大门,也可能会看到奶奶从窗前经过去厕所,或者开门悄然地走进来坐在炕上,恩,这些场景才是我所熟悉的!可是奶奶如今你去了哪里?我到了奶奶的屋子,翻了奶奶用过的东西,我送给她的梳子有些脏,放在了一个杯子里;一个布条包裹着妈妈给她买的扑热息痛;柜子里有她未用完的卷烟纸和烟丝;后屋里有她喝剩下的多半瓶老式汽水,是爸爸给她买的,爸爸说她舍不得喝;还有我过年时候买给她的一袋油茶,还没有开启;一个框里放着两袋鸡蛋,其中一袋已经有些坏掉了。。。。。。奶奶这辈子过得好辛苦,爷爷在30几岁就摔断了腿残疾了,大部分生活起居都要奶奶照顾,就连穿衣服都得奶奶帮助,奶奶舍不得吃舍不得喝都留给爷爷,然而爷爷却是一个奇怪的老头儿,全然不顾奶奶。爷爷的性格一直像小孩儿,奶奶双手撑起了家,在这一方面,奶奶是一个十全十美的妻子!她对爷爷无微不至的照顾我一直很感动。

说到这里不得不加上一个桥段,爸爸是爷爷的亲侄子,妈妈是奶奶的亲侄女,爷爷和奶奶一辈子没生小孩儿,也难怪他们性格古怪。自古以来姑姑和侄女总是矛盾重重,奶奶和妈妈也不例外,互相较劲,互相怄气。她们娘两个的关系就是这样好好坏坏,她们之间的恩恩怨怨简直可以写出一本书了,可以拍成一部很好的琼瑶剧。然而就在奶奶摔倒的前一天晚上,奶奶指着一个东西跟妈妈说,你看这是什么,妈妈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发现了电线上落着的一只燕子,妈妈说那不是燕子吗,燕子都不认识了,奶奶又指了指说是这个,它昨天晚上就开始在这转悠,妈妈又看去,发现是一只蜘蛛,妈妈就笑着说这不是癞蛛子嘛,怎么连癞蛛子都不认识啦,奶奶像孩童般笑出声儿来,“啊,这是癞蛛子啊!哈哈。。。”,妈妈也随着大声地笑出来。多么微妙的时刻,只可惜没有人用相机记录下来,就在奶奶快要离开人世的时候,她和妈妈的关系瞬间好转,她们之间的恩恩怨怨就此化解,她们的关系定格于此!我相信这是奶奶的最后一句话,她的最后一句话是和自己的亲侄女说的。

妈妈跟我说,奶奶一定是成仙了,她一辈子没生小孩儿,来到人世间走了一遭,却受尽了苦难,年轻时候的顽疾,爷爷的拖累,老年后的孤独。。。。。。我相信妈妈的话,奶奶该过上好日子了。妈妈说奶奶去世的第二天,还搭着灵棚的时候,南面天空中出现了很大很大的一朵祥云,很漂亮,像一朵莲花,大家都看到了!奶奶在走之前有些昏迷不醒,所以说她走的很安详,没有受到苦痛的折磨,大家都说这是老太太修来的福分。

奶奶,我会永远怀念您的!您要一路走好!!!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783082-708017.html


6 张忆文 魏东平 袁贤讯 刘波 谢玉江 zhangcz07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0-22 04:1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