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桂华的活动构造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cgh 活动构造,也许就在你身边,也许哪天要了你的命,也许……

博文

【迪虬村进行时:1】穷小伙娶媳妇被指耍流氓

已有 3603 次阅读 2013-2-14 13:10 |个人分类:迪虬村|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情人节, 耍流氓, 裸婚, 穷婚

迪虬村进行时:1穷小伙娶媳妇被指耍流氓

 

迪虬村这些年真热闹,这不,村里穷小伙韩老二,趁着老华家过生日的喜庆气氛,准备娶个媳妇,但是几乎全村的人都说他这是耍流氓。

韩老二知道,自己不娶媳妇,这辈子也就这么完了,没有什么指望了,说不定哪天被人坑了,连个收尸的都没有。只有娶了媳妇,生了儿女,才算做一回真男人,才能壮大家族,才有希望在这个迪虬村立足,才不会一直被其他大家族欺压。姑娘也不漂亮、没多少文化涵养,根本比不上村头大户老梅家太太,也不如老华家太太,尽管人家都是老太太级别的了。

韩老二的娶亲很寒酸,没有大桌的酒席,没有迎送的亲友。韩老二的所谓娶亲,就是骑个自行车,拉着姑娘到村里走一趟,然后带回家。说白了,就是告诉大家伙,自己有媳妇了。在二十一世纪,这样传奇的婚姻是有专有名词的,那叫“裸婚”。既然带到村上走,那就不是私奔,是吧。这样简单的娶亲,还真是要勇气的。姑娘没有勇气,那可不敢跟这么个穷小伙。

娶亲本来是件喜事,同村的人都该过来祝贺才对啊。可是,偏偏村里有钱有势的几户人家在这个时候站出来大喝一声,“韩老二,你耍流氓”。因为,韩老二娶媳妇、生孩子、孩子再娶媳妇、再生孩子,无穷尽,对村里其他姓氏的人是没有一丁点好处的,反而会造成资源短缺、环境污染、社会不稳定等等问题。但其实,韩老二还是提前给老梅家和老华家通了气的。

首先是隔壁老华家,华老大看到韩老二真带个姑娘从门前路上过去。可不,一下恼了,派华老幺去找韩老二警告。大概就是说,你把姑娘弄回家,这是犯法的,搞出事来,要殃及我这个邻居。我老华家可要和村里人一起治治你这个无法无天的。这是华老大说话,但是老华家那么多儿女,其实不团结。在这事上还真有分歧。他的一个傻儿子看到穷小伙韩老二都娶媳妇了,就再也受不了了。这不,一个劲的喊打啊。其实,这傻儿子不是订上了韩老二刚娶的媳妇,而是想着老梅家的美女、洋房,简直就是仙境。对不起,其实是老梅家的一幅画里的美女和洋房!老华家有个儿子当了老梅家上门女婿,回家告诉华家傻儿子的。当然,老梅家势力大,经常在村里广播些事情,傻儿子也听到些。反正,傻儿子对老梅家的美女和洋房是很期待哦。

然后是超级大户老梅家,梅老大第一时间给韩老大打电话,说,“韩老二这样闹事,必要的时候我会给他扔炸弹的”。因为老梅家一直在整这个韩老二,韩老二老是不服迪虬村的老梅家。前些年,要不是老华家和老苏家帮忙,韩老二早就被老梅家的仆人给揍死了。这几年,老梅家忙着收拾其他几个村里不服气的“二流子”,今年的工作重点放在了韩老二和老华家这一带。

苏老大也表态了,坚决反对韩老二的流氓行为。

跳得最厉害的当属大武一家,甚至第一时间就想好了怎么向韩老二出招。那年,要不是老梅家动手,大家差点就把老韩家灭了,现在看到韩老大和韩老二就一直不顺眼。这会能跟着老梅家训韩老二,如果现在把韩老二灭了,说不定能分到一间房子。

其实最难受的是韩老大,兄弟两搞不好就得互相残杀。说实在的,韩老二娶个媳妇,生儿育女,无论如何都是韩家的好事啊,韩家发达了,怎么说都是姓韩吧。更何况,自己在老梅家混得也挺窝气。这不,韩老大的表现必须服从老梅家的态度。在第一时间,对韩老二进行了喊话。

西头几个富裕的小户人家自然为了讨好老梅家,跟着吆喝上了。村里还是穷人多,除了大户人家对韩老二娶亲耍流氓进行干涉外,大部分穷人都出去地里干活去了,没有顾得上这事。即使围观,也不敢出声。不过,韩老二平时的几个穷朋友中,就有一个也跟着吆喝。韩老二真是气极。撂下狠话,你们想怎么滴!

这娶亲,再平常不过的事情,怎么就被喊成流氓呢?到哪讲理去?怎么区分娶亲和耍流氓?让人区分不?欲知迪虬村那些事,请等待。

 

这是一个情人节,祝所有裸婚、穷婚的年轻人过上正常、幸福的生活!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73355-661758.html

上一篇:【围观】美国围捕逃亡前警察电视直播
下一篇:俄罗斯坠落的大陨石与美国跟踪的2012DA14小行星
收藏 IP: 75.19.38.*| 热度|

7 孙学军 曹聪 李伟钢 戴德昌 魏武 zhanghuatian zhangcz07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4-15 14:3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