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Y2012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SY2012

博文

什么是好的大学? 精选

已有 15998 次阅读 2022-3-4 08:42 |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什么是好的大学?

 

我记得我很小的时候,胆子很小,害怕黑天。父亲为了鼓励我,经常跟我讲,啥都不要怕,鬼都怕饿人。我不理解,为什么鬼会怕饿人?什么是饿人?父亲说,饿人就是饥饿的人。后来我慢慢懂了,当一个人如饥似渴地做一件事的时候,神鬼都会为你让路。

记得二十年前在香港读博士的时候,博士课题要做实验,但实验室没有相关的设备,买要花很多钱,导师除了资助我的奖学金外又没有多余的经费,怎么办?实验不做可能毕不了业,毕不了业,如何跟父老乡亲交代?如何活下去?一系列头疼的问题,想想就让人崩溃。走投无路的时候,我有了一个异想天开的主意,那就是能不能跟别人借相关的设备?于是,我去了港大,乍着胆子敲开了一位教授的办公室的房门,语无伦次地说出了自己的想法。这位教授,我之前旁听过他的课,他竟然还记着我的名字。当时,他说了我一生都难以忘怀的一句话:“可以啊,可以借给你。只要你真想把实验做成功,你就一定会成功,全世界都会帮你”。所以,二十年后,当我的博士生也因为做实验屡屡失败要崩溃的时候,我也曾跟我的学生讲过,“只要你想把实验做成功,你就一定会成功,老天爷都会帮你”。谁还没有崩溃的时候?没有崩溃经历的博士学习是不完整的。

好多年前,在澳洲我记得我第一次给本科生上课的时候,心里非常紧张。在澳洲的大学,老师给学生上课都是要被录下来的,上传到网上,这样便于学生课后调出录像复习。第一课之前,我对那些相关的录像设备,麦克风如何使用,投影仪和两个大屏幕如何切换都不清楚。于是在第一节课之前的那个周末,我独自一个人来到一个教室想提前预演一下那套设备是否好用。一顿手忙脚乱后,还是不行。就在我满头大汗的时候,进来一位老先生,我并不认识,我尴尬地跟他笑了笑。老先生说,“我认识你”。我当时很讶异,“怎么会认识我”?老先生说,我们虽然不是一个系的,但我几乎每个周末都会碰见你,你可能没注意,我们的车经常停在一块,这有好几年了!你是我见过的最努力的年轻人!你最近是不是要开始上课了?我来教你如何用这些设备,其实很简单,你很快就能掌握“。当时听着老先生的话,很温暖。

虽然,得到了老先生的经验传授,但我的第一次课还是演砸了!我的课在另外一个大教室,当时有一百多号本科生,黑压压地一大片,我都不记得我是否正眼看了他们一下,压迫力十足。不知什么原因,这个教室的电脑跟后面的大屏幕怎么连也连不上,我精心准备的PPT无法展示。这可真是要了命了!我记得当时穿了件西服,里面的衬衫都被汗水浸湿了,还好外边有件西服,不然会更囧。就在我不知所措的时候,一个满头银黄卷发的女生走了过来,递给了我一个纸条,上面有一行字,“您不用着急,我们会耐心等,问题总会解决的。“ 后来,我给负责设备的部门打电话,问题仍然没解决,我看了一下表,半个小时过去了。我也不能两个小时全倒腾这个设备,我索性跟学生讲,大屏幕不工作了,我就用粉笔,黑板讲课,可以吗?学生们说,可以!并给了我一阵掌声。我重新整理思路,磕磕绊绊地完成了第一课!我知道我讲地并不好,甚至说很差,但学生们是可爱的,是包容的。也就在那个晚上,我下定决心,我一定要把课讲好,不为别的,就为了那张小纸条和那阵掌声。

前段时间,我一个朋友跟我讲,说他终于可以在学院开会的时候能够用英文侃侃而谈了。朋友说,“我都四十多了,我竟然还在成长,突破自己,这让人很高兴“。曾几何时,他说他最讨厌学院,系里开会,一是很多时候他不是完全能听懂同事们在讲啥,因为很多同事的英文都有口音。另外,即使都听懂了,他也不太自信分享自己的观点。后来,学院让他做系副主任,开始他不太愿意干这个差事,太牵扯精力不说,还要大事小情,事无巨细跟系里所有人交流,沟通,很有些畏惧心里。然而当他硬着头皮干了一年后,他说,他终于战胜了自己!

是啊,还有比自身成长更让人满足的事吗?当我们就像我刚才提到的这位朋友一样,有一天突然听懂了电视的英文新闻,完全跟学生英文交流没有障碍,当我们在学习的过程中看到那些数学,力学公式不再面部可憎,懂得了它们的前世今生,并能自己推导新的公式,当我们把憋了好几周的程序突然调通了,当我们的实验经历了50多次的失败后终于成功了。。。还有比这些更美妙的事情吗?人的成长其实突然的,突然就长大了,就像天,突然就亮了。成长就是当你认清生活的真相后,仍然热爱生活,仍然奋斗不止。

最后,我突然有一个疑问,什么是好的大学?在我看来,好的大学就是让每个老师 (也包括学生)无论是在教学上,科研上,还是社会服务方面都能主动地,也可能是被动地,每天都能进步,成长,突破自己,不用扬鞭自奋蹄!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692836-1327952.html

上一篇:学术鉴赏力
下一篇:读书,“卖弄“,启蒙
收藏 IP: 134.148.206.*| 热度|

47 陈峰 冯兆东 黄式东 许培扬 方立明 王茂清 周忠浩 郭战胜 曾跃勤 鲍海飞 晏成和 张士宏 郑永军 杜学领 姚伟 王军才 黄永义 吉培荣 雷宏江 雷蕴奇 胡泽春 卜令泽 李学宽 郑强 洪宇植 康建 张勇 徐耀 崔锦华 戴新刚 李毅伟 黄仁勇 梁洪泽 王崇臣 杨轶杰 徐荣超 夏炎 罗春元 汤茂林 欧宗瑛 高鹤 孙颉 孙志鸿 吕泰省 胡国强 钦亚洲 谌群芳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3-1-27 22:4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