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叶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xucq45 心静似水,容纳百川;雨水交融,普天同乐

博文

我和教研室的不解之缘

已有 1587 次阅读 2023-7-3 11:49 |个人分类:哈医病生|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DSC06482_副本.jpg


      1970年7月,我从哈尔滨医科医科大学(十六期)毕业,先后在黑龙江省拜泉县建国公社卫生院、拜泉县人民医院和黑龙江省绥化地区结核病防治院(肇东)等基层医院做临床医生。1979年,鉴于当年高校教师队伍青黄不接,在邓小平同志的提议下,各高校纷纷开办了针对文革期间的大学毕业生的回读班(戏称“回炉班”)。哈医大当年办了六个专业的回读班(生化、药理、微生物、麻醉、耳鼻喉和儿科),报名多达3百余人。每个专业招收10位学员,根据考试成绩,择优录取。经过努力,我考取了微生物回读班。在微生物教研室,我们系统学习了微生物学和免疫学的基础知识和现代进展,并担任相关实验课的实验辅导教师。一年的学习和实践,使我们对高校教师的神圣职责和技能有了深刻的了解。



      1980年,回读班毕业后,根据学科建设的需要,我被分配到哈医大病理生理教研室,开始了后半生的不解之缘。职称:助教-讲师-副教授-教授;职务:教学秘书-教研室副主任(主管教学)-教研室主任-心脏病生研究室主任;学术:硕士研究生导师-博士研究生导师-博士后合作导师。在这一过程中,本人得到锻炼、成长和进步(参见:我的教学和科研生涯  -    完成任务,总结人生   病生史话(16)   精选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69051-1284694.html)。

     我从60岁到70岁是“延聘”,70岁到73岁是“返聘”,74岁正式退休,教研室依旧为我保留了办公桌。我也有时去教研室溜达溜达,参加教研室的周会,偶尔也完成科里委托工作,其乐无穷。


                     (三位教研室主任同框:徐长庆  王孝铭  田野    拍于2005.11.22,)

2014-11.jpg

                                                                                              (拍于2014.11)

       疫情期间,学校封校,没去过教研室,一切活动通过腾讯会议,线上进行。田野教授因工作需要,不再担任教研室主任,主要从事临床仪器的原创性研发。2022年,学校任命张伟华教授(我的第一位博士)担任哈医大病生教研室第四任主任。

      现在学校解封了,我又可以去学校转转,参加教研室文献抄读等活动(教师线下,学生线上)。为了更好和教研室的老师(许多是我的学生)进行交流,增进感情,2023.6.20中午,我在哈尔滨红事会酒店宴请大家,田野教授也莅临了。遗憾的是,一些老师由于有课、开会或孩子患病等原因未能参加。席间大家欢声笑语,很开心。田野教授献歌,声音优美动听,我也喊了一首“九月九的酒”凑趣。餐后,大家在大厅合影,三位主任再次同框留念。



微信图片_20230622175325_副本.jpg

                                                     (教研室第二-第四任主任合影:田野  徐长庆  张伟华)

5.IMG_20220901_075237_副本_副本.jpg

屏幕截图 2023-07-04 123604.jpg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69051-1393866.html

上一篇:我家昙花三度开(西瓜视频)
下一篇:一次艰难而欣慰的辅导讲座(附:黑龙江中医药大学相关报道)
收藏 IP: 43.225.208.*| 热度|

8 刘进平 宁利中 朱晓刚 郑永军 张晓良 张学文 郭战胜 王成玉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4-16 15:5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