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rol is hopeless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controlhopeless I just wonder how things are put together and then what happens

博文

我的一个朋友昨天中年早逝

已有 2791 次阅读 2012-12-9 11:14 |个人分类:历史在说|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朋友西去

痛哉!惜哉!朋友昨天下午走了,去了一个自由的、无拘束的天国。

一个26年前的同事、朋友、兄长,1986年8月左右,我们同时分配到国家地震局哈尔滨工程力学研究所,在一个宿舍住了大约2年,一起抽烟、喝酒、供猪、吹牛,也和我一起谈数学、说老师,也是我和孩子妈妈相识的介绍人。未见大约18年后,2010年的岁尾,我们在哈尔滨再次相见。他肯定我的为人,说过我不是坏人。在我的名字出现在程代展先生博文的第一句时,打来电话,关心我的境况,嘱咐我别惹是生非。痛哉!惜哉!就这样走了,我们不是说好了吗,你还要指导我和我一起,去解偏微分方程吗?

万金大哥,走好,天国了除了你想要做的事业,还有宁静、自由、无拘无束的 game。

别急,等等我,我要去送你!西离阳关有故人!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669170-640791.html

上一篇:民国的大师都是伪大师
下一篇:三苏的贤妻良母程氏

17 武夷山 曹聪 周少祥 赵美娣 魏东平 刘钢 王海辉 罗德海 杨正瓴 李土荣 蒋继平 戴德昌 肖重发 逄焕东 fansg sz1961sy dailiangren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8-1 13:4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