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rol is hopeless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controlhopeless I just wonder how things are put together and then what happens

博文

陈年旧事随风去,不知何年有尔曹

已有 2389 次阅读 2012-10-18 00:55 |个人分类:历史在说|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处境行为及观点

      

最近远在英伦的李天成同学,针对科学网两位博主陈安和曹广福的博文,发表意见。李的博文题目:1) 觉得不妥的一篇置顶博文;2)国内学术圈(quan)是个圈(juan)啊! 其中第一篇针对陈,后一个对曹。我无意评价小李的博文,这里只是回顾我当初的所作所为。


2009年2月至2010年12月,我曾在国外临时短期工作,经常光顾科学网,没有写博客。曾经在陈、曹两位博主的博文下匿名留言。

 
1)在陈安博士那里留言。陈在2009年5月31日写下如下博文:【邀请报告】冯俊娥:控制系统的耦合与解耦。随后我留言如下:
 

 
以后陈安专门为此写了几篇博文,解释他为何关心解耦问题以及他的学生关于此问题的工作情况。
 
2)在曹广福老师那里留言。曹在2009-10-24写下如下博文:从海龟自杀说起。我的一个留言如下:

                   
 
曹老师的回复如下:
 
                   
 
我和李天成同学的共同点是我那个时候和他现在都在海外,当时的情况,我在国内有工作,不知道他的情况。现在我不认为两位博主的回复有什么不妥之处,想想看陈一直因为关于海外人才问题为他的言论做辩护,曹更不能说有什么不妥,他只不过在捍卫他的立场。
 
那么我为什么有些看上去象或就是曹所定义的“行为特异者”呢?这和我当时的处境和心境有关系。如果我被当时的国内学校认定为人才或得到自然科学基金资助了,有好的工作平台,我也不会在那个时候出现在那个地点,给陈的博文留下以上评论。如果不是和跳楼的涂博士有类似的海外和国内经历,虽然我会兔死狐悲,我会如此动情吗?当然一个人有权利也应该忧国忧民,但一个人真正做到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很难。
 
现在我时常问自己:如果没有国内学校接收我,我还会有机会当老师、做研究吗?


注:图片来自网络。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669170-623682.html

上一篇:丘成桐教授的数学品评观
下一篇:这咏絮之才,怎一个风华绝代了得

4 曹聪 戴德昌 陆俊茜 陈安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7-26 14:0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