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rol is hopeless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controlhopeless I just wonder how things are put together and then what happens

博文

中国的进步是由二流人才推动的(一)

已有 4262 次阅读 2018-6-2 14:37 |个人分类:一抹黑地扯|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二流人才

科学网的蔡宁最近科普了“什么是群稳定性”,俺读了以后第一个给予推荐,为什么呢?除了俺肯定博文已经很好地展现了年轻的蔡宁所有见识以外,主要原因是他的博文在价值观上为俺提供了素材,那就是科学的发展方向或者潮流多少受人类价值观的影响。

以俺的有限了解,群的稳定性问题之一就是研究保证群个体一定在时间上最终趋同于领导者。这是一件可怕的群体现象。趋同是很多比人类低等动物的一种行为,实质上是在接受群体利益的限制下,以保证个体利益最大化的一种行为方式。俺猜这个问题或许等价于最小最大问题,可能是一种限制性的非零和博弈,即一种非纯粹的合作性博弈。

参与这样博弈的个体是什么样的个体呢?总的来说是弱者,差不多就是羽翼未丰的寄生个体,通俗地说就是二流人才。

二流人才是可以改变世界的,比如希特勒的纳粹德国,那些魔鬼手下的得力干将们,正是他们改变了人类进程,没有他们,希特勒不可能成为人类史上最大的恶魔。

1938年3月13日,德国元首希特勒在奥地利国会发表讲话,宣布德国“合法”吞并奥地利。全场议员对其行纳粹举手礼。

澳洲的老安是生活在自由世界的公民。据蔡宁的博文,安德森是不看好群体趋同问题,至少认为它是一个小问题,意义不大,他给出的例子是:“到处都是‘反趋同’现象(Anti-Consensus),我给你随便举一个例子。一群鸟在天上飞,一只朝东飞,一只朝西飞,这就是反趋同。”

俺揣测:这反映了老安这种西方人潜意识下的价值观,那就是这个世界应该是多样性的世界,哪怕是一小部分群体的趋同都是一件可怕的事情。或许就像俺一样,一听到“群的趋同”,本能是一种厌恶,就不可能去做这方面的研究了,于是这个问题就该沦为小问题了,也就没什么意义了。

控制理论(准确地说是应用数学)上有令人不齿,甚至给善良人类带来危害的工作,比如我们这一代人深受其害的独生子女政策,控制理论者就有人去论证其合理性,当以为戒



http://wap.sciencenet.cn/blog-669170-1117020.html

上一篇:一流人才的悲催境地
下一篇:牛是一种责任

13 黄仁勇 蔡宁 范振英 徐明昆 潘学峰 刘钢 张忆文 徐耀 李志俊 宁利中 蒋永华 史晓雷 童调生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2-1 12:1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