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商情商网熵田园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iweigang 数字之美,美于形式,更在内涵。

博文

点名点出的困惑:男生变成了女生 精选

已有 7721 次阅读 2013-4-2 08:47 |个人分类:巴西人文|系统分类:教学心得| 巴西利亚大学, 变性学生, 男生女生, 上课点名, 出勤率

今天是巴西利亚大学本学期开课的第一天,上午给研究生上人工智能课,下午是本科生的数据结构课。


本科生课的计划名额是30人,但往往都是超报。这不发下来的名单上共有36位学生。一般来说,我上课要求学生们在花名册上签到。但第一堂课总要点名的,以便开展互动,认识一下学生们。所以,待学生们都在花名册上签字后,我开始按顺序点名。


巴西这一代孩子们的名字都好记,无非就是丹尼尔(Daniel)或朱丽叶(Julia)等等。当叫到每位学生时,我都爱问问有没外绰号,可不可以叫,他们都高高兴兴地回答或起码举举手示意一下。在点到一位叫“若昂”的男性名字时,没任何人回答。认真看了看,在名字后面真真确确地有个秀丽的签字。借此机会,我打算宣布一下课堂纪律。


巴西利亚大学学生到课规则是这样的,每个学生的出勤率必须大于75%。四个学分的数据结构课,在一个学期内共要上30次,每次两小时。老师们一般都以每次课的签到为记录,也有特别认真的老师,是按小时让学生们签到的。这样一个学生全学期最多可以缺8次课。有的同学因为上班等原因不能到课,就委托要好的同学代签。我的课是这样规定的,如果发现代签,不追究代签者(事实上也没办法追查),但被代签者要算两次缺席。这位“男”生将在本学期本课内,首开“按纪律规定办事”的先例。


下课后,我正忙着擦黑板(在巴西,偶有学生主动擦黑板,老师擦黑板正常)。听到旁边一“男”生问我:“老师,可以说两句话吗?”“可以” 我回答说,但一股淡淡的香味已扑鼻而来。回头看时,一位婷婷玉立的“女”生站在身边。我开始迷糊了,第一次对本人的听觉质疑?


“刚才老师点到的若昂是我以前的名字,但现在不用了”。哦!我立刻明白了。“她”又说:“花名册上的名字还是男性的,法律文件刚到,但大学还没改过来。” 是吗?我在心里问自己。“她”接着说:“老师您能不能帮我把现在的名字在名册系统上改过来?” 这个要求可是超乎任课教师权限的。“我没这个权利” 我连忙回答说。“她”有点失望,但真诚地说:“那老师以后点名时能否叫我玛丽”? 我稍稍想一下,回答说:“当然可以”。


一袭女装的“若昂”,不,“玛丽”满意地悄然离去。我不由自主地愣了好一阵儿。看来造物主又犯了一个小小的错误。还好,值得庆幸地是,以后点名时,“她”的困惑同时也是一个非常严肃的习俗伦理问题,在我这课上较圆满解决了。


面对弱势群体的社会现象,理解和宽容会得到最好的结局。


1:巴西南部南大河州议会最近通过法律,变性者凭身份证的姓别进入相应的公共厕所。

2:为尊重学生隐私权,“若昂”或“玛丽”均为化名。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652078-676080.html

上一篇:周末家人午餐及巴西官食文化一瞥
下一篇:巴西第二届社交网络分析和知识挖掘年会(BraSNAM)简介
收藏 IP: 164.41.210.*| 热度|

35 许培扬 陈小润 魏东平 林涛 苏德辰 刘洋 武夷山 李学宽 应行仁 赵美娣 强涛 曹聪 冯大诚 徐晓 陈桂华 王桂颖 徐大彬 梁建华 王号 刘旭霞 滕立 戴德昌 庄世宇 翟自洋 张婷婷 刘桂秋 刘艳红 陆俊茜 傅贵 曾新林 姚小鸥 杨文祥 刘全慧 李宇斌 biofans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9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3-2-8 12:2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