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rAmyS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DearAmyS

博文

几乎成了"才女"

已有 7363 次阅读 2012-5-29 10:45 |个人分类:杂七杂八的东东|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才女

一篇致谢写的,让我的答辩变成了一次语文写作批判大会。大家都说选题方法和结论是无懈可击的,至于写作么…

有的老师说,你把“防止污染”写成“放置污染”,把“主题”写成“猪蹄”,让我们情何以堪啊?

有的老师说,我在你的材料方法里分别找到了前言和讨论,你的逻辑呢?

还有老师说,看你的前言,让我觉着是在看一个外国人母语不是中文的人在写中文。看了你的致谢才知道是武侠小说啥的看多了吧?

 

当下我心里一乐,想着没大错,答辩准过。但至于文法写作嘛,虽然很多人叫我“才女”,实际上显然不是。老师们不说我也知道,自己写东西有很大的缺陷。爱啰唆,非无所不用其极的把自己的观点描述的深入人心才行;写得快,错别字错到像秃子头上的跳蚤;主谓宾,也往往爱仨缺俩;太拗口,就跟自个儿的名字一样…

 

其实本来就不是什么才女。况且才女这个词儿在我心里一直是个很狭隘的概念,比如第一条,一定是不要活在现在。所以这第一条就没法满足,除非发生穿越这种事儿。

 

穿越这种事儿我也想过好几次,清穿固然是最好的,说不定还有怀表可以看时辰,否则数学不好子丑寅卯换算岂不是很麻烦。但不美的地方在于我这横长的三寸金莲说不定得遭多大罪呢。然后就是民国,乱世里的女人是万万做不得的,穿越过去的异类则更是第一个被拉出去枪毙的。再往前吧,可就是生在红旗下了,估计活肯定是活得安稳了,只是被如椽的巨手一挥我就得去广阔天地大有作为了。凭着我好吃懒做的属性,估计肯定要嫁给某个支部书记的傻儿子。然后每天盘腿坐在炕上,披着袄,嗑着瓜子,从窗户缝里偷瞄那些拉着可以回城的人的卡车,想着他们可以穿着深蓝色厂装,端着铝饭盒,打免费的大锅饭菜吃,暗恨自己咋这么不争气,并且诅咒这些人早晚被这一槽子一槽子的饭菜噎死。话说,您见过这样的才女么?

 

第二条,才女一定不会是东北人。东北不出才女 连专门培养都培养不出。你看最有名的小凤仙,仗义是仗义,肝胆也肝胆,但是论才情,也就是个蹲门口煮茶叶蛋能算明白的。不像江南,连成片的青楼画舫,再找上几个有名儿的师傅调教,那秦淮八艳什么的,就跟韭菜地似的,割了一茬又长一茬。“可怜无处送荆轲”,“桃花得气美人中”,这样的句子哪是寻常女子能写得出的。苏昆生怎么唱得哀江南来着?“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看看他楼塌了”。真正的才女们看得破世事红尘,经得起兴衰起落,用的巧伶俐心机,现在的姑娘啊,哪儿有福能得其中一样真传的呢?

 

第三条,才女得美,且不在胸部、屁股和大腿。可能会有男人觉着不对。难道那些打着柔光,露着大腿和胸脯,出书的美女作家就不算才女么?废话,当然不算!才女们须得美在细节,美在气质,得美在手腕,脚踝,纤细腰肢。她高兴,便是眼中的清浅欣喜,天际的花儿都在笑,迎着云散;她生气,便是嘴角抿起的微嗔,有筝声随着微风打旋儿,伏着草儿吹。她不惊艳,甚至可以不好看,可就是让你觉得,什么性感美貌在她跟前算个屁啊。她从不讨好别人,可就是让你觉得,如沐春风,不想离开。人们把最美的湖畔叫“西湖”;最美的小镇称“西塘”;而最美的女人,名曰“西子”。而现在,很多东西都不见了,人们也懒得提起了,比如西湖的景致和故事;西塘的跫音不响;西子呢,恰如一千多年前嵇康《广陵散》一般,于今绝矣。

 

絮叨了这么多,我想现在再提起才女这词儿多半是诽谤的意思。因为才女大多命不好,命比纸薄说的可不是别的啊。做为喝得了啤酒,吃了下路边烧烤,刷得了厕所,被惹了可以翘脚骂街的东北女人,吸风饮露最终只能造成缺钙,我惟愿喜乐多多的活得长久。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628646-576109.html

上一篇:给张虎同学点首歌
下一篇:是谁执笔了我们的这一场青春?
收藏 IP: 159.226.149.*| 热度|

23 王晓明 王振亭 吕喆 邢富强 武夷山 钟伟 李学宽 刘进平 吴飞鹏 张玉秀 曾新林 周素琴 王春艳 黄晓磊 廖晓琳 曹聪 卫军英 孙广东 郭峰 刘畅 biodoudou FloatingRose fansg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69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5-21 00:4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