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宇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ssg334 闲散之人,稗野之谈

博文

潜心钻研?差的还太远...

已有 3239 次阅读 2011-11-18 19:33 |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科研, 章太炎, 钻研, 牟宗三, 丁纪

    最近看了几样著述:章太炎先生的“国学讲义”,林同奇先生对于牟宗三“圆善论”的注解,还有美国知名生物学家Matin A. Schwartz关于搞科研的“傻气”的讨论。颇有感触。
 
    回想起多年前,和川大哲学系的丁纪先生的谈话。丁先生留着胡须,喜欢一个人静静地看书,从头到脚都是哲学家的范儿;偏偏说起话来没有给人哲理四溢,高深玄妙的感觉,相反,他的言谈条理清楚,因果明确,旁征博引,同样引人入胜。那时我问丁先生:元军(他的字)先生,凭你在哲学史和国学的造诣,为什么不著书立说?这才是入世的哲学家嘛。丁先生的言语很有条理,他的回答包含两个方面:其一,他自诩为“儒者”,绝非哲学家。因为诸家言说中,他最喜欢、钻研最深入的是儒家学说。其二,著书立说不是坏事。但是,他没有看尽天下人之言,没有仔细参悟古人的种种义理,如何立说?如若有一日,他看尽了天下人的书籍,对诸多哲学流派了然于胸,又发现自己所感悟(或是倡导)的,是另外一种思想,方可写书设讲,为天下人阐述。
 
    当时听他如此解释,我心中斐然,觉得他太过谦虚。读了林同奇先生的著述,其中有一段是讲,做学问一定要一丝不苟,如果去研习古人的言语,务必要从环境和心态上彻底还原的古人的处境中,才能彻底理解他的意思,才能评价其好坏。林先生在哈佛治学二十余载,从未立说,只是默默研究牟宗三先生和史华兹先生的著述。读到林先生所讲,我才明白当年丁纪先生看尽天下人之言的意义。丁先生从未想要著书立说,他追求不懈的,只是畅游学海,感悟儒学史上诸多震撼心灵的思想。Martin在文章中提到傻气,不错,对于自己兴趣的热爱和钻研,正应如此。
 
    与丁先生相识后,尝讨论、受教一些陈朱理学,天人思想的话题,因为我始终认为孔子“七十而从心欲不逾矩”和陈朱的“天人合一”同属一脉。对于我超过90%以上的曲解和无知,丁先生一一详解,并带有言论出处,着实认真。那时我问:现今言论居多,如何避开一家之言?丁先生说:所有言论,都是一家之言。要听有用的一家之言。这些取舍,需要细心的考证,和自己的感悟。对于多数人,言之有理即可。看了章太炎先生对于国学中地理、人物、思想等的考证,我暗暗佩服,这样的治学,才算是一丝不苟。章先生通过考证,指出了许多思想因为根源不清而出现的误传,和许多稗官野史的不可信之处。对科技的发展来看,考证和质疑更是不可少的,我们又做到了多少?估计,差的还太远。。。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620371-509387.html

上一篇:真的“西医治标”么?---我眼中的西医
下一篇:浅谈华人形象里的瑕疵
收藏 IP: 117.136.0.*| 热度|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12-6 22:3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