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dqiao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zdqiao

博文

今天是腊八

已有 2206 次阅读 2018-1-24 17:42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腊八粥, 生日, 腊八蒜

小时候好像没有现在这么多的节日,现在可能是生活条件好了,不管是洋节日还是土节日,只要人们想起个由头来,就要过一下。特别是致远文艺的这帮文人们,在群里大秀特秀他们有关各种节日、节气的诗词。这不,今天是腊八,他们也没有闲着。

我第一次对腊八有印象,不是因为节日,而是因为看节目。记得8、9岁的时候,好像也是冬天。红卫兵串联来到我们学校,在大礼堂宣传毛泽东思想。有一个小品讲的就是腊八粥的故事。内容大概是有个红卫兵的爷爷就是腊月初八生的。因为这天特别冷,家里非常穷,但是他爷爷的父亲还不得不给地主干那干也干不完的活。肚子饿、天气冷,多想喝一碗腊八粥呀。可是,老婆生孩子,家里没有米,也没有柴,拿什么熬腊八粥呀!天黑了,看着地主一家围在火炉旁,喝着腊八粥,肚子叫得更响了。心里祈盼着,他们能剩下一碗,给生孩子的老婆端回去一碗。地主把剩下的粥都喂了猪,也没有施舍给他一口。回到家里,老婆因为产后大出血死了,让这个腊月初八显得更加的阴冷。

因为这个故事,我就对腊月初八充满了恐惧,一说起腊八,必定觉得是一个寒冷的日子,根本想不起来这是一个节日。但是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我们也开始在腊月初八这天专门熬一锅热气腾腾的粥,里面绝对不止八样。其实,来了上海以后,老婆就开始每天喝粥了。小米、红枣、莲子是必不可少的,其他的各种豆类,核桃仁什么的也看心情往里放。腊八这天倒是和平常一样了。

因为丈母娘的生日也是腊八,每年这个时候,老婆总要往家打电话,祝贺老母亲生日快乐。虽然,丈母娘出身穷苦,但解放后日子过得还算比较富足;虽然常年多病,但子女们孝顺,家庭和睦,老太太到高寿84,才离开我们,至今已有7个年头了。今天一大早,大兄哥、小舅子们就开始怀念老母亲了,所以,腊八也是我们家里的一个纪念日吧!

每年腊八,家里还要做一件事情,就是腌腊八蒜。冬天腌的蒜是绿的,夏天腌的蒜是白的。我一开始以为是天气冷的缘故,就把蒜放到冰箱里,结果仍然是白色的。去年回太原,和几个高中的同学在一起喝酒,老寇告诉我,太阳晒就可以让蒜变绿。我没有尝试过,所以也不能肯定地告诉大家这对还是不对。网上有人说,晒主要是增加温差,所以就可以让蒜变成绿色的。但是,我家腌蒜都是放在冰箱里,冬天的蒜就是绿的,夏天的就一定是白的。你说奇怪不奇怪。

腌蒜的时候,主要是剥蒜。开始的时候,每次剥完蒜,手指甲都会受伤。后来老婆想了一个办法,找一张硬纸片垫在底下,用小刀将蒜屁股切掉,这样就减少了对指甲的损伤。每年腊月里,我们两口,加上我妈,坐在电视机前,慢慢剥着蒜,看着老妈喜欢的电视剧,倒也其乐融融。剥好蒜以后,放到瓶子里,灌满宁化府的老陈醋,这一年,每天就可以吃几瓣腊八蒜了。

今天又是腊月初八,一大早好朋友橄榄树就给我发来了一首儿歌:小孩小孩你别馋,过了腊八就是年,腊八粥喝几天,哩哩啦啦二十三。看来,腊八还是春节的前奏。我把这首儿歌发到几个群里,有朋友就接上了下面几句:二十三糖瓜粘,二十四扫房子,二十五炸豆腐,二十六煮煮肉,二十七杀年鸡,二十八把面发,二十九蒸馒头,三十晚上闹一宿,大年初一扭一扭。真是要过年的了。

上午的时候,表哥发来一个视频,原来他们老两口跑到嵩山少林寺了,庙里在施粥。好像每年静安寺也施粥。人们到庙里喝粥,大概是图个吉利吧。

天快黑了,外面下起了小雪,温度也快降到零度了。据说明天上海要被白雪覆盖了。铜忠老弟昨天就把他的遥控飞机准备好了,说是明天一大早要去拍雪景。

我还是赶紧回家喝粥,剥蒜吧。

最后祝全天下所有的人,腊八不再怕冷,都有粥喝。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616948-1096607.html

上一篇:逝去的芳华
下一篇:一剪梅 天舞鹅毛映玉晖

2 罗汉江 王莲芸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全部作者的其他最新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5-21 10:2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