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dqiao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zdqiao

博文

文理交而硕果生 艺工交而阔心胸

已有 3046 次阅读 2017-11-11 15:01 |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业余爱好, 人文交大, 多长多艺, 交大人

昨天下午,上海交大出版社将我预定的几本《诗文交大》送到了我办公室。因为我正好有事在市里面,所以就委托学生帮我接收了一下。刚才来到办公室,看着一摞摞新书,忍不住拆开包装,发现竟然是精装本、全彩印刷的。

《诗文交大》这本书是交大老师利用业余时间写作的与交大人事物景相关的文艺作品里面既有格律诗,也有现代诗,还有一部分是随笔和散文。暑假期间我参与了组稿的工作,也利用出差的机会,专门写了一个小文章,但是看到这么精美的作品,还是抑制不了自己的得意。因为我竟然可以参与这么一项虽然业余,但很有意义的工作。

附上我为《诗文交大》专门写的一段文字。权且作为推介吧。


文理交而硕果生 艺工交而阔心胸

乔中东

上海交通大学因为交通这个词,一直被以为是一所培养造船、修路的工科学校。其实,上海交通大学一直以来就是一所以文理兼顾、理工农医见长,具有浓厚艺术气息的综合性大学。我们对交通的理解是“天地交而万物通,上下交而其志同”。上海交大的文科,力量也非常雄厚。我所想讲的,则是在我们这些理科男身边发生的与艺术相关的故事。可能你听说过上海交大的交响乐队,这是由一帮业余选手组成的专业水准的团体,曾在国际上多次获奖,盛名远扬。我曾经有个学生,是乐团的首席小提琴手。他谈恋爱的时候,借着在菁菁堂的演出,为心上人献上了浪漫的一曲,留下了一段佳话。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晚风拂柳笛声残,夕阳山外山。

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一壶浊酒尽余欢,今宵别梦寒。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问君此去几时来,来时莫徘徊。

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人生难得是欢聚,惟有别离多。

是交大校友李叔同先生在1914年送别好友时的即兴之作,但整首词中却没有对友人的丝毫描述,而成为所有人离别的感情寄托,也因此成了自宋以来最好的词。面世以后,李叔同先生又根据美国歌曲《梦见家和母亲》的曲调谱写了曲子,供人们传唱。我因为孤陋寡闻,最早听到送别这首歌的时候,是看电影《城南旧事》时,当英子周围的人一个个离她而去,英子也因为父亲去世,和妈妈一起坐着马车,踏着《送别》的歌声告别了熟悉的环境。这时,一种让人难以忘怀的情绪涌上心头。那婉转的曲调,勾人心魄,仿佛又看到被袁世凯篡夺了辛亥革命胜利成果后,人民对未来的迷茫。一句“知交半零落”就将人的孤独无助的心情描写得淋漓尽致。“今宵别梦寒”,更让人潸然泪下!分布在天之涯、地之角的朋友啊,我们难得相聚,相聚的结果就是离别啊!

春节后,我的老同学杜大哥就在同学群里发了一个他自己做的视频,其中的歌曲就是这首《送别》。我听了以后,告诉杜大哥,这是上海交通大学早期毕业的学长所作,我们学校还有以他的名字命名的道路,就在人文学院的背后。《送别》成为了我国现代最早、最著名的合唱歌曲。

其实,别看上海交大工科的学生多,但这些学生们多才多艺,在不同艺术行业里展示着他们的风采。2016年,作为校庆120周年的一个节目,国家一级演员、昆曲小生张军带领他的团队,在菁菁堂为师生们献上了一部用昆曲演绎的《哈姆雷特》,将守成和创新融为了一体,以东方独特的艺术形式重新演绎了这部莎翁名剧。在这部戏中,张军一个人扮演了所有的角色。此外,张军还创作了《春江花月夜》等现代昆曲作品。每次张军来交大演出,他都要与同学们互动,给大家讲述昆曲的故事、昆曲的唱念做打。

去年春节的时候,儿子、儿媳带着孙女去看望王一飞老先生。王一飞是我国著名的组织胚胎学家,在男性生殖科学领域中享有崇高的地位。他曾经是上海第二医科大学的校长,还曾在世界卫生组织的人类生殖特别规划处任职,为世界卫生事业贡献了4个年头。老先生看见小孙女聪明伶俐的样子,开心地为她演奏了一曲钢琴。才一岁多的小孙女闻声起舞,随着音乐开心地跳了起来。王教授很是高兴,特地电话我,一定要给孩子买一个钢琴。其实,王教授多才多艺我早有耳闻。他在上大学的时候,无论学校有什么活动,有个保留节目一定是王一飞弹琴伴奏的黄淑帧唱歌。可能是遗传,也可能是家学渊源,黄淑帧教授的女儿、长江学者、我国著名的发育生物学家曾凡一教授,也是女中音,誉满华夏。曾凡一和中国科学院的周琪教授一起,将iPS细胞(诱导的多能干细胞)注射到四倍体的囊胚中,再植入假孕小鼠的子宫中,生出了iPS小鼠Tiny,这使动物克隆迈出了一大步,也跨过了克隆人所面临的杀死胚胎的伦理学障碍。我们学院请她做完报告以后,主持会议的林之新院长还鼓动大家让曾教授献歌一曲,方才放她离去。其实曾教授的歌声一点儿也不亚于专业歌手。她曾经多次在中央电视台举办专场演唱会,也多次出席中央台和地方台的演出。当然,在学校的舞台上我们也可以经常看见她的身影。

今年春节,交大材料学院的一对夫妇,以他们特有的方式,将学校里发生的故事,以相声形式展现了出来。他们诙谐幽默的表情,抖落着一个个包袱,再加上他们创作的有关相声艺术的专著——谁能想到他们这对业余选手,表演着专业的相声!

我有一个非常漂亮的女生叫陈韵若,学习很是刻苦,成绩也很优异。大四的时候,她找到我说,乔老师,我是否可以在你的课题组做毕设论文呀?我说当然可以。看着她每天早来晚走、认真工作的样子,我就问她是否愿意来我们实验室继续读研究生。意外的是,陈韵若坚定地告诉我,她将来不准备从事有关生命科学的研究,而是要去做音乐人。有一天,她给了我一个自己录制的唱片,是她自己作词、谱曲、演唱的歌曲。我不会唱歌,但是仍能享受她美妙的歌声和想表达的意境。大学毕业后,陈韵若去了北京,加入了一个著名歌唱家的团队,为这位歌唱家作曲。有一天,我意外地接到了一个来自北京的快递,里面有一个光盘,是电视连续剧《我在1949等你》的主题歌。我平时很少看电视,但是这次忍不住搜索到了这部连续剧,看了一个大概。陈韵若现在回到了上海,有了一个自己的音乐制作公司。她现在是两个孩子妈妈,但她每天还在谱写着新的歌曲。

上海交通大学的学子们,不仅仅在做一等的学问,还享受着一等的生活。刘西拉教授拉琴,夫人陈陈教授钢琴伴奏,演绎着新版的笑傲江湖,更表现了交大人的人文情怀。

这正是:天地交而万物通,上下交而其志同。文理交而硕果生,艺工交而阔心胸。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616948-1084801.html

上一篇:教育和教养
下一篇:我们当胸怀天下——最后一节课给同学们的祝福

4 陈楷翰 周健 唐小卿 王莲芸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1-18 07:3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