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e44025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xie44025

博文

凯撒的归凯撒,上帝的归上帝

已有 5860 次阅读 2012-5-5 23:31 |个人分类:科学伦理|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上帝

               是否应当开展卷烟减害的研究?

 

郑卅烟草研究院谢剑平被选为工程院院士,引来一片质疑。杨功焕称此“是中国科学界的耻辱,中国工程院的耻辱”。在网上,谢剑平被称为“杀人院士”。据科学网最新报告,一份征集众多院士签名,要求对谢剑平的院士申报材料进行复议的建议书正在准备中。

 

虽然中国政府已经与世界卫生组织签署了《烟草控制框架公约》,但据统计,“20世纪80年代,我国烟草种植面积年均约为2000万亩,总产4000多万担。1984年国家烟草专卖局成立后,推动了烟草产业的发展。1990年~1997年,我国烟草种植面积年均达到2500万亩,总产达到6000万担”,“中国控烟协会副会长许桂华对中国青年报记者说,烟草行业的确是我国的纳税大户,去年税利达6000多亿元,从2000年至2010年间税利增长5.7”。这说明,支持烟草业的存在(或发展)是我国当下的“国策”。既然在可预见的将来还看不到禁止烟草业的可能,而烟草又是一种有害身体健康的产品,那么现实的选择就是应当加强烟卷减害课题的研究。这是理直气壮的、利国利民的科学事业。研究工作在烟卷减害方面确有重要贡献的,可以当院士。有重要成果的,也可以参加国家及省、部级科技成果奖的评奖

 

由于对国际上卷烟减害方面的研究的历史和现状不了解,因此对谢剑平在“减害”的研究范围和研究成果的科学性无法评价。“中国工程院院士孙燕建议,相关部门应组织临床试验,用数据证明所谓“降焦减害”的中式卷烟,是否真的能降低危害。”支持孙院士的观点,应当由严格的科学实验,而不是靠引几句洋人的话语来评价一项科研成果的价值。

 

出于对吸烟的厌恶和对戒烟的拥护,人们从道徳上厌恶与戒烟相反的行为。这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卷烟的“减害”研究肯定不必然导致“鼓励”吸烟的结果。相反,这方面有成效的研究会在现实的情况下,减少吸烟的危害,善莫大焉。总之,“凯撒的归凯撒,上帝的归上帝”。不要把戒烟与卷烟减害研究对立起来,在这里科学研究和道徳选择是一致的。如果真的对“吸烟害人”的事零容忍,最彻底的办法是社会知名人士(如院士们)联名上书人大常委会,提出立法废除烟草业的动议。拿研究人员说事,在道徳上并不高尚。

 

值得注意的是,在这场对卷烟减害研究的评论中,大多是一片讨伐声,很少能听到不同的声音。在道徳的的高压下,连申请院士的当事人以也隐身不露,好象干了什么坏事,真的成了“杀人院士”。这并不是正常的学术讨论的氛围。控烟名人“义正辞严”地遣责,许多名人们纷纷表态附合。只是不知这些人们是否真有足够的学术底气为自已的断言提供具体的科学依据。恐怕还是中国工程院副院长旭日干讲的:“两轮投票选出来就是有道理的。”,比较靠谱。

 

 



质疑卷烟技术入选科技奖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615675-567587.html

上一篇:人体内源性药物
下一篇:从抗癌战到癌基因组学
收藏 IP: 218.249.94.*| 热度|

2 刘伯宁 anonymity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11-27 03:3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