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大诚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fdc1947 交流思想 交流文化

博文

听妈妈讲过去的事情(1)——奉军、婚礼和万岁

已有 10433 次阅读 2015-4-27 08:08 |个人分类:我的回忆|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历史, 母亲, 战争, 婚礼, 军阀

听妈妈讲过去的事情(1)——奉军、婚礼和万岁

母亲西去了,享年99岁。

在汉语的语境中,“百年”这个词隐含着“人寿至极”、“人生大限”的意思。不要说过去,就是如今,能够接近这个“极、限”的人还是极少数。

在悲伤之余,回忆起了近年来一次次听母亲讲述她人生经历的情景。能够在高龄的长者身边聆听她亲历的故事,应当是一件幸运和幸福的事情。在大多数年月里,母亲只是苏州城里一个普通的家庭妇女,文化水平也不是很高,但是,她叙述的许多史实都是我在书本上没有见到或者在读书时所忽略的。悲哀的是,这样的时光不再会有了。

1.奉军打到了苏州

母亲说,她小时候,市面上很不安定,经常是听大人们议论说什么军要打过来,于是大家都去抢购一些生活用品,商店纷纷关门。有时候真的来军队,也有时候并没有来,过几天大家又都正常地过起了日子。我问她有什么军队,她说有许多军队,记得有卢军、奉军等,最紧张的就是有一次说奉军要打过来。我追问她是哪个奉军,她说她也不知道,反正大人们说是奉军。

这使我很吃惊,因为我只知道奉军是张作霖的军队,也知道有直奉战争,但是那只是因为在教科书中有很简略地叙述。历史知识贫乏的我并不知道张作霖的队伍曾经打到过江南。我们的历史教科书中,二十年代的事情主要讲中国共产党的几次代表大会,有哪些文件,提出什么纲领,又讲国民党如何如何,孙中山如何如何,国共如何合作,五卅运动啊,北伐战争啊,国民党反共清共啊,共产党领导的起义等等,对军阀们的战争则很少提及。对于直奉战争,我只知道直就是直系军阀吴佩孚等,奉就是奉系军阀张作霖,印象中他们都在北方打仗,真不知道对江南普通老百姓的生活影响最大的竟然不是国共的争斗而是军阀们的战争,更不知道奉系军队打到了江南。

后来,我对此知识进行了“补课”,知道了直奉战争不仅在北方进行,也为了争夺当时中国的经济和税赋中心江南地区进行了残酷的战争。民国14年(1925年),在直奉军阀混战中,属于直系的江苏督军齐燮元战败。一方面,奉军张宗昌部从津浦线南下,直逼南京,另一方面,奉军毕庶澄部在江阴渡江,齐燮元败兵退向上海。1月27日,奉军占据苏州。奉军第一军军长张宗昌率所部约1500余人到苏,总指挥部设于奉直会馆(今苏州博物馆内)。齐燮元溃兵麇集城乡,苏州郊区的斜塘、外跨塘、陆墓、横泾、里口、浒墅关、望亭、湘城等乡镇惨遭齐军洗劫。先是,齐燮元部曾经兵围无锡城,要挟敲诈无锡商民交出大量银元。1月28日下午奉军进抵上海火车北站。次日张宗昌率部万余兵抵沪,进占徐家汇火车站和南市,孙传芳所部浙军撤至龙华、松江一带,上海为奉军控制。

2.炮声与婚礼

父亲和母亲是在民国二十一年(1932年)春结婚的,当时母亲只有16岁(16虚岁,根据几千年的传统,中国人的岁数都是虚岁)。母亲说,他们结婚本来还可能要略迟一点,可是,东洋人的炮声迫使他们提前结婚。1932年1月28日,日本帝国主义袭击闸北中国驻军,中国军队被迫抵抗,是为一二八事变。一二八后,苏州与上海之间交通断绝,苏州百姓人心惶惶,许多人外出准备逃难。因而父母亲的婚礼提前。

当时的民俗正处在新旧交替之时,故而父母亲的婚礼是“半新半旧式”的。母亲没有坐轿子,而代之以洋车,不用吹鼓,而是租礼堂,有证婚人讲话,是为新。但是,服装并非白色婚纱,而仍是凤冠霞帔,一片大红色,见长辈仍要磕头,是为旧。父亲家是大家族,长辈众多,母亲磕头无数,磕得昏天黑地、头昏脑胀。

当然,凤冠霞帔等婚服都是租来的,实际上过去的婚服包括后来许多人所用的白色婚纱在旧时绝大多数都是租来的,当时的人没有几家会去购买这种一次性的昂贵的结婚用品。

3.“冯副委员长万岁”

1936年12月12日,张学良、杨虎城扣押蒋介石,发动西安事变。当时像母亲这样的老百姓当然完全不知道其中的内情。母亲只知道蒋介石回京(南京)时苏州也举行的庆祝游行。游行要呼口号,“蒋委员长万岁”是必呼的,还有一句是“冯副委员长万岁”。母亲的这样说,完全出乎我的意料之外。

首先,我不知道当时被呼万岁的也可以不止一人。过去有皇帝的时代,只能是皇帝万岁,呼别人万岁是要杀头的。可是到了民国,就也可以呼别人万岁了。

其次,冯副委员长应当是指冯玉祥将军,我不知道冯玉祥将军当时的地位竟然到了可以被呼万岁的地步。对于冯玉祥将军在当时的状况,一般的历史教科书上都没有说,我也不知道(我的有限的知识大都来自历史教科书,我想大多数人应当也是如此)。后来,我对此进行了“补课”。

一般介绍西安事变的书籍和文艺作品中基本上都没有提到过冯玉祥将军。实际上,自1935年12月起,冯玉祥就担任了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的副委员长(蒋介石的委员长称呼也就是来源于这个委员会),在委员长出缺的情况下,由冯玉祥主持这个委员会的会议。西安事变时,虽然冯玉祥并没有实权,主要的军权仍然掌握在何应钦等人的手中,而整个西安事变实际上是在幕后解决的,但是,名义上冯玉祥仍然是在主持着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的工作。这样,在表面上,蒋介石先生的回京还是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的“功劳”,因此,在组织群众的庆祝游行时,有关方面定出“冯副委员长万岁”这个口号也理所当然。

(未完待续)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612874-885491.html

上一篇:为什么称“菜笕”
下一篇:听妈妈讲过去的事情(2)——伤寒、鹅血和逃难

34 李伟钢 张士宏 武夷山 陆俊茜 侯沉 赵锐 康建 王国强 姚小鸥 马忠军 白龙亮 庄世宇 曹聪 黄永义 梁进 文克玲 冯珞 廖晓琳 邵鹏 尤明庆 肖雄新 张华容 蔡小宁 刘光银 zhangling enet37 kongzhongqiao zhouguanghui icgwang xubaiduo shenlu wou zjzhaokeqin zujishen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5-23 09:4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