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大诚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fdc1947 交流思想 交流文化

博文

杂说两对叠韵字的遭遇 精选

已有 5288 次阅读 2021-8-1 08:28 |个人分类:汉语言|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杂说两对叠韵字的遭遇

在《从放暑假说起》一文中,说起《山东大学堂章程》是后来各种办学规定的滥觞。有人问我,滥觞是什么意思?

滥的意思是浮起来、漂起来,觞是古代的酒器,略相当于如今喝酒的酒杯。滥觞指水流发源的地方,因其水量非常浅小,仅能浮起一个酒杯,称为“滥觞”。后来人们就用滥觞比喻事物的开端、起源。语出《荀子子道》:“昔者江出于岷山,其始出也,其源可以滥觞。”郭璞《江赋》有句子:“惟岷山之导江,初发源乎滥觞。”

南朝梁代的钟嵘在《诗品序》中说起《尚书五子之歌》的句子“郁陶乎予心”和《楚辞离骚》的句子“名余曰正则”,说它们是五言诗的滥觞(“虽诗体未全,然略是五言之滥觞也”)。

汉代的《说文解字》这样解释滥字:“滥,氾也”,又说:“氾,滥也”。古人这样把两个字相互注解,说明这两个字意思一样。这个氾(音fan4)字就是姓氏范的下半部分。

水从河道里溢出,散布到各低洼处,称氾滥。后来,氾、汎、泛三个字相互假借,现在则统一都写为泛。泛、滥两个字韵母相同,音韵学上称叠韵字,而两个字的意思也相同,组成的词泛滥就更是强调这两个字的意思了。

滥觞是把觞漂浮起来,泛舟是船浮起在水面划行。

虽然泛滥两个字的意思一样,但是后来的“遭遇”却大不相同。在“朝四处散布、广延”这样意义上向外引申或组词时,人们把褒义或中性一点的意义赋予泛,而把贬义的引申则给了滥。

例如,人们把滥引申为贬义的蔓延、波及到、超出正常范围、无所节制等义,如滥用职权,滥杀无辜,滥刑,宁缺毋滥,乱砍滥伐等。

孔子说:“君子固穷,小人穷斯滥矣。”这里的滥就是什么都做得出来,胡作非为,无恶不作(整句可以译为:君子可以安于困厄,小人遭受困厄就会胡作非为)。

这样的滥,又引申为不实的、被用过许多次的、不好的等意思。如,陈词滥调、滥竽充数、滥套子、滥人、滥小人。

而泛则被引申到较为褒义或中性的意义。如,广泛,泛指、泛论、泛涉(广泛涉猎)、泛采众长等等。即使是贬义的,程度也较轻,如泛泛而谈,空泛等。

在《论语》的开始一章,孔子说对青年人(弟子)的要求:“弟子入则孝,出则悌,谨而信,泛爱众而亲仁。”泛爱众就是博爱众人。《庄子天下》也说:“泛爱万物,天地一体也。”这里的泛爱就是兼爱、博爱。

但是,同样是爱这样的一个“好字眼”,如果去配上一个滥,滥爱,也就一塌糊涂了。

如今,在很多情况下,滥还与烂相通,有些人更喜欢用烂字。

所以,本义相近的泛、滥两个字,滥字算是“命运不佳”,被“烂下去”了。

说起来烂字,它也有一个“兄弟”——灿。灿、烂两个字也是叠韵,它们组成的词灿烂,是一个很好的词,可是后来这两个字的命运也不相同。

灿烂两个字都是简化字,我们分别来看一下。

灿,由燦字简化而来。《集韵》说:“燦,明貌,通作粲”(燦,明亮的样子,与粲字相通)。粲的本义是上好的白米、最好的精白米,因此引申为明亮的,光鲜的。

《诗·小雅·大东》说统治者穿着“粲粲衣服”。《诗·唐风·绸缪》:“见此粲者”(看到这样漂亮的人)。

实际上,粲加上火字旁,成燦(灿),更表示明亮。如:灿然(明亮);灿灿(闪闪发光的样子);灿若图绣。

灿常常跟烂在一起,称灿烂。

烂也是简化字,由爤、爛简化而得。这是由草体字楷化而来的简化。(有人攻击兰(蘭)州火车站的题字,说那里的隶书兰字三横上面一横最长,是“错别字”,应当最下面一横最长才对。这是缺乏历史文化知识的说法,蘭的草体,上面近似一横来自門,下面连续的两个短横表示門里面的柬。现在我们写兰字底下一横最长,是草体楷化后印刷体美化的结果。——顺便说说)

《说文新附》:“燦爤,明净貌。”灿烂,表示光彩鲜明耀眼的样子。

灿烂两个字,很早就有了联系。《诗唐风葛生》有诗句:“角枕粲兮,锦衾烂兮”,把粲和烂对称(cheng1),两个意思差不多的字往往这样用。

《曹操步出夏门行》:“星汉灿烂,若出其里”,星汉就是银河。现在常常说阳光灿烂,笑容灿烂,事业光辉灿烂等等。

爤(爛)字的本义,据《说文解字》说是孰(熟)。西汉的扬雄《方言》中说:“自河以北,赵魏之间,火孰(熟)曰烂”。

我们中国人的烹饪传统都是要煮熟了再吃的,不做熟,茹毛饮血那是野蛮人。所以段玉裁注解说:“熟则可灿然陈列,故又引伸为灿烂”。

烂字从本义熟,向两个方向引申,一个是明亮、灿烂,这是好的方面;另一个是腐烂、焦烂,就不好了。

古人写诗写文章,单一个烂字表示明亮、光鲜、灿烂的不计其数。如《诗郑风女曰鸡鸣》有诗句“明星有烂”,就是说“启明星很明亮”。

《诗大雅韩奕》:“诸娣从之,祁祁如云,韩侯顾之,烂其盈门。”讲韩侯娶妻,陪嫁了那么多妾媵,韩侯回头一看,满屋子光彩夺目的美人。

《史记萧相国世家》说萧何“位冠群臣,声施后世”,“何之勋烂焉(萧何的勋业光辉灿烂啊)”。

但是,近代以来,除了灿烂、烂漫等古代传下来的个别固定词汇以外,单用一个烂字表示光彩的几乎看不见了。烂就是表示腐烂、败坏、破碎、坏掉了这样的意思,真是混得焦头烂额,成了一个“极坏的字眼”。

而灿不管是单用还是与别的字组词,则都仍然是光彩夺目,光灿灿、金灿灿的。

燦和爤都是火字旁。燦的一边是粲,是一个意思极好的字。爤的一边是蘭,是一种被古人极力称赞的香花。可是,如今当燦(灿)、爤(烂)两个字分开来用的时候,也是命运大不相同。这样的境遇,与泛、滥两个字非常类似。

至于这些字为什么会有不同的遭遇、不同的命运,现在当然不可考了,虽然从字的结构中会有其内在的道理,但是恐怕也有一定的偶然性。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612874-1297845.html

上一篇:从放暑假说起
下一篇:教师最需要的是尊严

19 史晓雷 李宏翰 张晓良 尤明庆 夏炎 杜占池 郑永军 孙冰 武夷山 周忠浩 孟利军 汪运山 韩玉芬 刘浔江 刁承泰 黄永义 李学宽 郁志勇 马鸣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2-2 05:2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