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wnshower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dawnshower

博文

零食防火墙

已有 4992 次阅读 2014-8-12 16:50 |个人分类:寻常事|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防腐剂, 添加剂, 零食

       我每次去超市,其实不是去买零食,而是在自编自演一场“理智与情感”的生活剧。

(图片来自网上)

       暑假回家,陪母亲逛了几次超市,我们之间的对话通常是这样的。她说:“这种木糖醇酸奶很好,我们买一板吧。”我拿起酸奶扫了一眼,“哪里是木糖醇,配料表里明明写着甜蜜素、阿斯巴甜。”她很疑惑:“都说木糖醇酸奶好啊,连糖尿病人都可以喝呢。”我于是跟她解释木糖醇与甜蜜素的区别,最后她终于决定买普通酸奶。还有一次,她买了一盒巧克力,出了超市便想拆开吃。我说,这么晚吃巧克力会影响睡眠的,以后最好白天吃。她于是只好作罢。那一刻我觉得自己俨然成了一名严苛的母亲,而她宛若一枚呆萌小萝莉。

  希腊神话里的坦塔罗斯永远喝不了口边的水、吃不了头上的果子,于我而言,每次来到超市也是此衰神附体。其实我真的想买零食,但是仔细查看一番后,便无法购买任何一种。首先看配料表:糖精钠、甜蜜素,否;山梨酸钾、苯甲酸钠,否;亮蓝、胭脂红,否;增稠剂、乳化剂、着色剂,否——为什么一支纯色雪糕需要用3种着色剂?难道它也和女生一样,需要一层化妆水一层粉底液一层遮瑕膏?然后再看营养成分表:热量太高的,否;蛋白质含量太低的,否;碳水化合物含量太高的,否。然而所有零食基本上都具有这三种特征,因此这样一筛选,又所剩无几了。有些零食的含糖量不高,但是它们往往钠含量太高——我本来不在乎这一条,但是由于知道了“过多地摄入钠会加速钙流失”,所以从此对钠也存了戒心。此外,零食的原材料也是必须考量的指标,以大米、面粉、糖类为原料的,基本不予考虑,因为与主食雷同;而话梅、熟食也坚决杜绝,因为添加了太多防腐剂。如此这般,我就只能空手而归了。

  有时,我惊喜地发现某种零食的热量、钠含量都很低,然而仔细一看才发现是“每30g含量”而不是通常的“100g”。有时,某些零食会很体贴地标出更为丰富的信息,比如其中含有的铁、钙、锌以及维生素含量。上好佳出产过很多膨化零食,本来算不上健康食品,但是只因为配料表上标出了微量营养元素含量,让我买了很多次。几年前的某一天,我忽然发现它家包装袋上的这一细节消失了!站在货架旁,我设想了如下原因:其他零食厂家围攻,“明明大家都是垃圾食品,你凭什么冒充圣母?”迫于各方压力,它家只好作罢。无论真相如何,总之我再没买了。有时,某些厂家也会开辟出杂粮这块市场,有一次我发现一款麦片锅巴,几乎决定买了——在营养王国里,麦片绝对是政治正确的好公民。但在结账前,我忽然又犹豫了,锅巴毕竟是油炸的,大热天吃它,会不会上火、长痘、口腔溃疡?会不会一不小心吃多了于是口渴难耐不停喝水导致晚上起夜睡不好觉第二天早晨醒来眼睛浮肿脸若满月?最终,还是空手而归了。

  明知每次注定是一场空,但我还是会隔三岔五地去超市“买零食”,何苦呢?以科学的角度解释,远古时代,富含热量、脂肪与糖类的食物对于人类而言是稀缺资源,所以对它们的喜爱已经刻进了基因,内化为人的本能。而现代的饮食环境完全改变,越是三高食物越是廉价易得,而我们的本能却很难改变:总希望多摄入些垃圾食品。这样说来,我每次去超市,其实不是去买零食,而是在自编自演一场“理智与情感”的生活剧。

  不管怎样,在零食货架前依次拿起食物包装仔细端详、不时紧锁眉头思忖一番、喃喃自语之后再放回原处,这种行为多少显得病态而且浪费时间。我决定改变这个习惯。首先,我开始自己制作零食。把红糖、芝麻熬成汁儿,趁热淋在核桃仁上,即成“琥珀核桃”;用豆浆机把绿豆制成绿豆沙,再加点蜂蜜,然后放入冰箱,便是“绿色心情”……舌头一旦适应了这样的口味,必定会对外面的零食产生免疫力。日本的“食品添加剂之神”安部司在《真相贰:我们究竟还能吃点啥》中介绍了日本文部省举办的400个孩子和妈妈的味觉测试结果,报告称,“如果每天只用无添加剂的汤汁煮大酱汤,3~7天后,习惯于添加剂的味觉就会回归自然……那之后如果再将加了添加剂的东西放入嘴里,吃完之后一定会感到在喉咙的下颚、上颚附近像是贴了层黏膜般异样的感觉,而无添加剂的食物后味清爽。”

  另一方面,必须承认,我对于食物功能的认知太过狭隘,以为食物只分为“营养补给品”与“健康杀手”两种,实际上如果把情感维度考虑在内,对食物、对自己都会有更加开阔而清明的认知。因此,我开始尝试偶尔买一次油饼当早餐;买m&m的花花绿绿小糖果;甚至每天吃一个冰淇淋。这些都是小孩子爱吃的食物,它们必定会带给人单纯的快乐,缓解我不自知的郁积。这样试了几次,我发现自己的身体比原先想象的更有节制。油炸食品虽然入口脆爽,但是味觉层次并不丰富,我的舌头还是更习惯五谷粥的润滑与回甘;至于糖果,吃了半袋之后,舌头依次染上红黄蓝绿灰,感觉滋味也不过如此,甚至发苦……唯一放不下的是冰淇淋。中医认为,夏天人体是外热内寒,所以不宜吃寒凉之物,否则会导致寒气郁积于体内。可是,据说王世襄老先生最爱巧克力圣代,到晚年“每天吃上六七个是他的一大乐事”,我一天一个应该不算过分吧?……每次拿起冰淇淋,又要如此这般纠结一番!我的“零食防火墙”强迫症,大概已经是无可救药了。

(发表于《文汇报》)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609193-819022.html

上一篇:品味与数量的权衡
下一篇:当毕业遭遇怀孕
收藏 IP: 60.213.232.*| 热度|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12-3 10:0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