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wnshower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dawnshower

博文

高速公路,西双版纳,天空之城

已有 4329 次阅读 2014-6-16 22:43 |个人分类:科普|系统分类:科普集锦| 观鸟, 流浪猫, 环境教育

在后湖某个空旷的地方,终于找到“市民之家”,这是一座巨大的红房子。我慢慢走着,像一只蚂蚁一样寻找入口处。不远处,一些大人和小孩从车上下来,下面有一些学生志愿者引导他们走进大厅。今天“市民大讲堂”的主题是“观鸟爱鸟”,对此感兴趣的人主要是家长、小孩和大学生。我不属于这几种人,而且还是鸟盲,但是由于今天的主讲人是一位三年未见的老友,所以我也跑来凑热闹。

第一位讲述者是高速公路上的一名职员,他叫王毅,喜欢观鸟。有一天,他发现高速公路上有一些死去的鸟。于是他以一段约10公里的高速公路为样本,持续记录了两个月。结果发现一共有两百多只鸟被撞死。它们为什么会死?他说,6月到8月是鸟类的繁殖季节,许多鸟需要给雏鸟觅食,而高速公路上有大量食物,比如司机从车窗抛出的零食,联合收割机上遗漏下的粮食等,它们形成的食物带就是鸟类死亡的高发地。后来他们加强了高速公路的清扫工作,于是鸟类死亡率减少了80%。详细报道在这里

第二位讲述者是版纳园的“鸟王”。讲座还未开始时,坐在我后面的一位家长就对她的两个娃说“看,那就是西敏叔叔!上次参加亲子夏令营给你们带队的老师。”顺着她所指的方向,是一名清瘦的男生。两个娃跑过去,那边还围着一群娃……西敏提着小孩子送的两袋饼干走上讲台,开始演说。他播放了版纳园的《家园》MV。看着那些画面,我觉得自己不是在看旅游宣传片,而是和一位老家来的人拉家常,“这个地方现在修成这样了?简直认不出来了”、“百花园没变,还是以前的样子”、“他现在老了点,不过还是很精神的”、“扫多利穿着傣裙还是那么美”……

西敏拿出一把植物种子,和一群大人小孩做着“找同伴”游戏;他推荐《林间最后的小孩》,指出现代小孩普遍患有“自然缺失症”……不过,我最感兴趣的还是批判性的观点。比如他举了一个例子,说某个自然保护区鼠患严重,于是工作人员把一批流浪猫弄到草原上来,让它们捉老鼠。现场几乎没有人意识到这种措施有什么问题。于是他解释,猫并不适应生活在草原上,尤其是人工饲养的猫。事实上,它们在草原上最有可能捕获的猎物是鸟——由于野鸟的天敌并不是猫,所以它们对于猫并不警觉,而且野鸟往往会在草原上作窝,这样就更容易被猫捕获了。

讲座的内容很多,但是我独独对这两个例子印象深刻。因为这几年接触了一些从事动物保护工作的朋友们。植保人士通常觉得动保人士受关注度更高。实际上,这种“关注”更多是喝倒彩的声音,而这其中,保护普通动物的朋友又往往遭遇了更多的误解甚至歧视,因为相比较野生动物,普通动物的保护并不具有法律和社会风俗上的正当性。但是上文这两个例子,却恰好说明:如果缺乏对于普遍意义上的动物的关注,就不可能保护好野生动物。实际上,很多从事动保事业的朋友,所做的事情恰恰是非常有利于野生动物保护。比如许多爱心人士为流浪猫作绝育手术,减少流浪猫的数量(这样可以减少野生鸟类被袭击的危险);一些法律人士希望能提高领养宠物的门槛,以减少遗弃现象的发生……

演讲结束后,与西敏以及他的一位朋友王晨峰一起小聚。在我看来,晨峰是一名披着“商业外皮”的行为艺术家,媒体上的报道已经很详细。西敏对他亦赞不绝口,当然,这主要是因为他们在很多方面的想法非常一致。比如西敏在整场讲座中没有提到任何一种植物、一种鸟类的名字,因为无论是教科书还是正统的科普教育,都太强调“知识”,反而忽略了人对自然的直接感触,所以他故意不提物种名。而晨峰更是如此,他带着小孩子们在户外活动时,让他们自己给植物起名字。西敏还提到,他建议在某个景区内不设置垃圾桶,以此培养游客们“自觉带走垃圾”的意识,但是这个建议被否决了。我也觉得这个建议太不现实,但是晨峰却非常认真地为西敏辩护:我们不应该以‘游客的素质不高而降低自己的标准’,人的道德水平是会随着外界环境的改变而水涨船高的,并且还举了无人售票的例子。(在我看来,这不是一个很有说服力的例子,以北京公交为例,尽管票价那么低,但是每辆车上仍有售票员。)不过,像我这种考虑太多的人,注定没法成为他们那样的理想主义者,把生活过成艺术。

晨峰话不多,但是当问及他的几件作品时,简直就像按下了“播放”键。“我们的‘树屋’,最主要的创意是小孩子们想出来的。他们觉得像蜘蛛网那样的房子很好,能够和树一起动,所以我们就按照这样的想法来设计,很轻盈自在,同时也很结实。另外,在选择固定材料时,我们成人想用汽车轮胎,但是小孩子不喜欢,觉得和自然环境不够亲和,最后我们决定全部采用绳索……”关于这个树屋项目,西敏补充说,“晨峰是‘培优杀手’,三个月的时间里,孩子们所有的周末周日时间都花在这个项目上,培优机构的人恨死他了。”晨峰得意地笑了,又说起自己另一个创意。

“我前几个月设计了一个人文历史类的谍战游戏。抗战期间,国军有一份情报落入日本人手里,事情发生在腾冲。我的设想就是带着一群小孩子到腾冲去,重新演绎这段历史,让他们把情报找回来。一路上我设计了各种线索和情节,让他们各自想办法破解……坐上飞机时,游戏就开始了。比如某个成员必须在很短时间内记住一段信息,然后在很短时间内销毁。飞机上有各种奇怪的人,比如一个人在看80年代的电影画报。”我问:“这是你设计的?”“是的。在和顺古镇里,最后一步大家都绞尽脑汁,最后从一个游客身上找到线索……”他说,有一个孩子在参加这次活动后对密码学产生了兴趣,孩子妈妈很高兴,因为学密码学就得好好学数学;还有一个孩子很胖,270斤重,对什么都不感兴趣,但是这次活动中他让那孩子当他助手,结果那孩子的潜力大大激发出来了……我问:“这种活动有针对成年人的吗?”他摇摇头:“我只对小孩子的活动感兴趣。”与他聊天,我觉得自己真是孤陋寡闻,这么有趣的老乡,居然从来没有听说过。后来看网上介绍,终于释然,并不是所有人都喜欢通过大众媒体来宣传自己。像“天空之城”这种项目,也只是在论坛上惊鸿一瞥。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609193-803921.html

上一篇:非主流读博体会
下一篇:品味与数量的权衡
收藏 IP: 219.147.24.*| 热度|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12-4 19:3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