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wnshower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dawnshower

博文

泪阑珊

已有 4309 次阅读 2012-12-25 20:57 |个人分类:疾苦声|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宠物, 狗肉

今天,看到微博上有家狗肉店老板自豪地把他杀狗、卖狗肉的照片大肆宣传,日日更新,并且讽刺那些爱狗人士;而我的一位同学,还转载了这个微博,认为这个老板没有错……起初我还与他理论,但是后来我才发现我们彼此都无法说服对方。

 

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难受,眼泪不停往下落。后来才想起,我们家以前养过一条狗。

 

2005年底,父亲写给我的一封信中提到,他们收养了一条狗。爸妈在楼顶上种了些花草,于是认识了另一户“楼顶种花小组”的人家。那家的小男孩养了一条名叫麦克的狗。它是凹眼睛,长得像狐狸。他每天早晨七点出门,把它留在楼顶。爸妈和它慢慢熟了,它见到他们上来,就吻他们的脚。小男孩每晚天黑才回家,白天没人管麦克。妈妈就每天为它作两顿饭。别人喂它它都不吃,只认它的主人和我爸妈,而且它只吃猪肝煮饭。

 

有人提议把它牵到楼下去遛一遛,沾沾地气。有一天,爸妈吃过晚饭,把它带下去了。它很是兴奋,一路上恨不得吻遍每一棵树、每一片草。它见到别的狗,也很亲热。两小时后,爸说该回家了。于是抱着它过了马路,进了院子。妈妈说,看它还不想回家的样子,就再陪它玩玩吧。爸说:“你们去吧,我先回去洗碗。”妈妈说,好,一会儿就回。爸在家等了一个小时,还没回。正说“怎么这么贪玩”,妈妈一声不吭地回了。爸爸问,麦克呢?妈妈哭起来了。爸说麦克是不是被汽车撞了?妈说,可能快死了。爸问,什么车?怎么不找车主呢?妈说,麦克被两条大狗追到马路上,一辆的士把它撞着了,的士停在那里了。爸爸赶紧下楼,看见小男孩的父亲把麦克放在花坛边的泥地上接地气,的士跑了。麦克喘着粗气,浑身哆嗦,根本站不稳。他们把它抱到顶楼的小屋里。大家心情都很沉重。小男孩回来了,爸叫他去买一点药,他说家里有。他给它喂了药。接下来几天,每天按时吃药两次,还点眼药水(它的眼睛,嘴,多处出血,舌头下充血)。它不吃食物,只喝点水。

 

到第四天终于好转了,可以吃点饭,眼睛充血也不那么厉害了。但仍走不了路,左前腿可能骨折了。它看见妈妈,再也不想理,还很艰难地转过身去,用屁股对着她。妈妈给食物它也不吃。妈妈很内疚。几天后,小男孩对麦克说:“这些伯伯、姑姑都是好心人,是你自己不小心才出事的……我们也都不细心,对不起你了。但你还是要和从前一样,姑姑喂饭,你还得吃。”第二天,麦克对妈妈的态度就变了,开始接受她的食物。也许因为年轻,康复能力强,最后还是活过来了,不过断了的腿却无法接上。

 

2006年,邻居没时间管狗了,于是爸妈领养了它,叫它跛跛。本来,我们家是人人讨厌养狗的:父母超级爱清洁,我则害怕一切有牙齿的动物。但是毕竟它的残疾是因我们而引起,所以父母对它很有耐心。在顶楼上给它盖了小窝,冬天有冬天的窝,夏天有夏天的窝;妈妈还把一件毛茸茸的旧棉袄改制成狗衣,弄得它热得受不了;只要一有太阳,妈妈就把它的被褥拿出来晒;它来例假了,我妈也很心痛,带它作绝育手术。而它,同样也惹人怜爱。老爸有一次出差,它硬要跟着去。那天下着大雨,它一直跟到公交车站。两小时后,爸爸想起有东西忘了带,于是回来取。下车后发现,跛跛仍然在车站等着。那时,雨还在下着。

 

每次爸妈都喜欢跟我讲跛跛以及一些“狗友”的趣事,我们家的通讯薄上甚至出现“狗娘娘”这样的名称——那是一位喜欢逗狗的中年妇女,常来我们家交流养狗心得,但我们不知她名字。

 

06年春节,我们去外婆家拜年,把狗也带去了。到达目的地后,妈妈开始打牌,我和爸爸把狗带出去玩。田野里,有一大群鸡,狗立马冲过去,却没有注意到脚下的臭水塘……结果成了落水狗。把它捞上来一看,四条腿都变成墨绿色,浑身恶臭。爸爸打算找一个干净的水塘把它洗一洗,但是找了一圈一无所获。他于是拾了一些干稻草,说,最好先把狗烤干,免得它感冒了。我于是去买打火机。我们在外公的鱼塘边的小木屋旁发现了许多稻草,决定在那里生火。但这时却发现狗跑到鱼塘对面去了,我们唤它过来,它大概懒得绕圈子,居然想游过来!但是塘边水草很深,它一下水就动弹不得,爸爸赶快跑过去把它捞上来,也好,墨绿变浅绿了。它瑟瑟发抖,我们赶快生了一堆火。爸爸要我添稻草,他则负责烤狗。我素来觉得自己的野外经验很丰富,但那天发现,还是很不如老爸。烧了一会儿,他要我别光顾着添草,因为它们不经烧,还要添一点柴什么的……终于把它湿漉漉毛发烤干了,没有感冒。

 

老爸还有一次写信说,楼下一对老年夫妇养了一条狗,十年了。狗死的那几天,他们都吃不下饭,说起那狗,还会流泪。那位老人说,以后就是给极高的报酬让他们养狗,他们也不会养了。

 

翻看以前日记,我最后一次提到它,是2007111日。“我也担心哪一天我家的跛跛死了,父母也会很伤心。不过,它还小,起码还能再活七八年吧,那时候,我父母应该也会抱上外孙了,可以弥补失狗之痛。但是昨天收到的爸爸的信,却粉碎了这个美梦——每天早上,爸把它放出来,让它自由活动半小时,它总是有固定的路线和作息。但是有一天,再也没有回来。爸妈和邻居们找了好几天,都没有找到。老爸说,它有可能被公安局抓去打疫苗然后收容了;也有可能被餐馆捉去弄狗肉火锅了。我向来都是悲观主义者,总是想把情况往最坏的方面想。脑子里浮现它被暴打一顿,然后被千刀万剐;它则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

 

 

 

我伤心的是:很多普通人对于动物有着天然朴素的情感,而不少高学历的人却为一家狗肉店老板呐喊助威。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609193-646376.html

上一篇:素商与素关系
下一篇:名人依赖症(修改版)
收藏 IP: 159.226.79.*| 热度|

20 蔣勁松 曹聪 刘洋 庄世宇 李学宽 陆俊茜 蒋德明 赵斌 李伟钢 刘波 王鸿飞 陈小润 齐国臣 丛远新 王春艳 孟津 王哲 ThichHan fansg xuyiganghz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4-16 03:0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