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ACs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SMACs

博文

美国怎样判断GMOs的安全性?

已有 5233 次阅读 2012-10-30 17:54 |个人分类:杂谈|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转基因, 美国, 食品安全

[摘要]从多方面的证据表明,美国人的确很难吃到转基因蛋白。玉米的种植面积虽然很大,但是除去燃料、饲料等用途,用于食品加工的比例非常低,美国人吃到转基因玉米蛋白的几率更低(约6%)。如果算上所有主粮,美国人在无标签、无选择倾向的情况下,按照美国人传统的饮食习惯,每顿随机选择而吃到转基因玉米蛋白的几率只有大概1%。也就是大概三个月才会随机吃到一次。从绝对量上讲,美国年人均吃到玉米Cry1Ab毒素蛋白4 mg,比多数药片的有效成分都少,而这是一年的量。在另外一项大宗转基因的作物大豆的调查中,虽然美国大豆种植面积达到了总面积的93%,然而作为食物的大豆少到年人均不到20 g。大豆主要用途出口和榨油,大豆油中几乎不含有蛋白或者基因。大豆作为牲畜饲料,经过动物的异化和同化作用,人在肉蛋奶中也吃不到大豆蛋白(相关计算请参看《美国人吃到的转基因作物蛋白的几率有多少》一文http://blog.sina.com.cn/s/blog_757a88730100riq0.html)。

        FDA并不对转基因食品做科学证明,而只是通过转基因公司提供的数据,走一个咨询程序,将每个转基因品种的信息记录完整,并采纳公司关于“可以接受”的证 明。之后,由是否出现不良反应再决定其接下来的法律行动。EPA要对转基因作物中植物嵌入式杀虫剂(PIPs)设定容差,除了考虑其最低可观察到效应值 (NOAEL/NOEL)外,还考虑人的接触量和频度。前者由转基因作物开发商提供,后者由美国农业部动植物健康调查局(USDA/APHIS)提供。由 于美国人接触转基因作物蛋白的几率很低,量也很小,EPA认为达到安全系数。

        但是中国转基因水稻就不一定了,浙江大学核农业科学院提供的转基因水稻,其谷粒中Cry1Ab蛋白含量(干重)为15 mg/kg,这已经是通过启动子控制Cry1Ab蛋白表达位置,而使得谷粒中表达量在水稻各组织中最低。若以这个表达量作为主粮,则食用毒素蛋白的量达到 了EPA公布对兔的NOEL值,达到了欧洲委员会组织动物实验的NOAEL值,而没有任何安全系数/不确定系数的考量。若这种大米推广,就是在拿中国人当 实验动物了。有了这些计算,也就明白为什么当和一个外籍,主要是美籍人士谈论转基因食品时,他们会表现得那么轻松或不屑,而中国老百姓却显得那么不淡定 了,因为由此应该能够明确主粮与非主粮的重要差别。


1.       美国监管部门及相关政策:

20世纪80年代早期,美国通过扩大为适应基于rDNA创造产品的现行法例,建立了GE生物正式的监管架构。科学和技术政策办公室概述了这种方法,文件题为管理生物技术的协调框架,它确立了管理GE食品基于生产,而非加工的的概念,以及逐案管理的基础。

GE食品及由它们生产的产品由三个联邦机构监管: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FDA),环境保护局(EPA)和美国农业部(USDA)。FDA负责来自所有作物,包括GE作物的食品和动物饲料安全和标签。FDA要求对以下做完全评估,GE食品所包含的未知DNA序列,显着改变的营养物水平,相对于现有食品的不同成分,可能引起过敏或毒性的蛋白质,和/或新的筛选标记基因。EPA评估食品安全和新农药及农药产品相关的环境问题。转Bt基因玉米(苏云金芽孢杆菌;玉米)和含有杀虫性Bt产物,用来控制例如欧洲玉米螟的产品,属于其管辖范围。EPA的控制还覆盖GE植物,其中含有有害生物的一小部分,如病毒调控序列(如35S启动子),被用于开发成GE作物。USDA的一个部门,动物和植物健康检验局(APHIS),负责种植和田间试验GE植物的环境后果和安全,它们的作用是确保转基因作物田间试验是在受控条件下进行的,并且报告任何不寻常的事件。每个GE作物不会被所有三个机构监督,但是,如果有效的科学数据显示出消费者或环境安全问题,这三个机构在法律上有权力要求任何产品立即从市场撤除。

联邦政府认为,每一个通过rDNA方法引入特定DNA片段的GE植物要成为一个“规范的品种”,每个基因转移作为一个事件定义。以相同的DNA结构插入不同位点而创建第二个转变植物被认为是一个单独的事件,一个规范的品种要求监督,即使第一个事件得到监管部门批准,取得免检状态[1]


1.1  FDA咨询程序概述:

FDA对美国食品及药品有多项政策,而基于基因改造技术而得到的新食用作物,由于在大多数营养物质比较中被认为与相对应的作物“实质相同”,因而FDA对新食用作物只是走了一资讯程序(Consultation Procedures)。在资讯阶段,FDA对开发者提供的新植物品种信息评估的目的是确保在商品化流通之前,有关人类食物和动物饲料安全问题或者其它规范问题(如标签)已得到解决。在咨询过程中,FDA不对开发者所提供的数据进行全面科学审查。相反,FDA认 为,对来自新植物品种的食品在引入市场时,根据机构科学家对现有资料的评估,来自新植物品种的食物是否存在任何悬而未决的问题,关系到该机构必要的法律行 动。未解决问题的例子可能包括,但不限于显着提高植物的有毒物质或抗营养成分水平,重要营养物质的减少,新的过敏原,或食品中存在未经批准的食品添加剂。FDA认为,当所有的安全和规范问题都得到解决,资讯将完成。1994年,FDA在其食品、兽医资讯委员会召开的公众联合会议上讨论了该资讯程序,该委员会由机构以外的食品及饲料安全专家组成。该委员会成员同意FDA根据正在开发的生物工程食品和饲料的种类,咨询程序提供相适水平的政府监督。(Guidance on Consultation Procedures Foods Derived From New Plant Varieties, October, 1997, http://www.fda.gov/Food/GuidanceComplianceRegulatoryInformation/GuidanceDocuments/Biotechnology/ucm096126.htm

从以上程序可以看出,FDA并 不自己实验,而是参看开发者(或公司)提供的安全数据,在必要的时候由该机构的相关专家与公司专家开会商讨有关的安全数据,得出一个最终资讯结论。在提供 了相关的各种信息,比如转基因的名称、来源、序列特征、功能、技术方法,表达产物的序列、功能和表达量,表达产物与已知或怀疑的过敏原或毒物的比较,与已 知相对应的作物比较重要营养物或毒物,最终由公司回答为什么消费者食用是安全的。由此可知,对于来源于新的生物工程作物的食品要进入市场,美国FDA逻辑就是,只要程序是完整有效的,那就只能等到出现可以检测到的问题时才会采取相应的法律手段。换句话说,至少在转基因作物审批这个问题上,FDA并不是站在科学或者消费者的立场上,而是站在实用主义及新作物开发商的立场上,将推广后的长期实验,包括人体实验当作其采取法律手段的基础。

乍一听,似乎美国人民挺不幸的,其实,对于转基因作物,FDA一家说了不算,由于主要转基因的生物农药本质,以及抗除草剂成分,大多数转基因作物主要是由EPAUSDA/APHIS进行审核。本文重点谈生物农药本质。由于转基因作物所转移的Cry蛋白家族成员,其实质作用是作为农药,被称为生物农药(biopesticides)或植物嵌入式杀虫剂(Plant-Incorporated Protectants, PIPs)。EPA负责对美国境内农药的安全使用,因而GMOs在经过FDA咨询程序后,其内包含的PIPs成分主要归EPA审核。


1.2  EPA建立容差及容差豁免

http://www.epa.gov/pesticides/regulating/est_tolerances.htm

Establishing Tolerances and Tolerance Exemptions

EPA sets tolerances, which are maximum amounts of a pesticide allowed to remain in or on foods, after conducting a risk assessment. Information on the process for setting tolerances is available in a fact sheet. In some cases, a pesticide ingredient qualifies for an exemption from the requirement for a tolerance.

The established tolerances and exemptions are listed in the Code of Federal Regulations. When a new tolerance or exemption is established, EPA published a rule in the Federal Register. Note that any changes to the established tolerance or exemption will be published in the Federal Register and reflected in the Code of Federal Regulations. These documents should be consulted if current information is needed.

建立容差及容差豁免

EPA设置容差,是在风险评估后允许留在食品内或食品上的农药的最大计量。容差设定的处理信息可查看事实表。在某些情况下,某一农药成分获得对所要求容差的豁免资格。

既定的容差和豁免列入联邦法规。当一个新的容差或豁免成立后,EPA在联邦注册(局)公布规则。请注意,任何既定容差或豁免的更改将发表在联邦注册局并在联邦法规中得到反映。如果需要目前的信息,应咨询这些文件。

http://www.epa.gov/pesticides/factsheets/stprf.htm

首先,第一步是农药登记

农药这一术语包括用于以下产品的多种成分,如杀虫剂,杀真菌剂,灭鼠剂,驱虫剂,除草剂,杀菌剂,和游泳池化学品,其目的是为了预防,消灭,驱除,或减少任何形式的病虫害的产品。在农药可能在美国销售和使用之前,EPA彻底评估所提议的农药,以确保它不会危害人体健康或环境。农药通过该评价被授予执照或注册,允许其根据EPA设置销售和使用,设置是为保护人类健康和环境。农药登记在单独的事实单中介绍。

政策IEPA为确保食品安全设定容差

在允许食用作物使用农药之前,EPA设定一个容差,或最大残留限制,指对每一个农产品在施用农药后残留在其内或其上的剂量。容差是触发强制行动的残留水平。即,如果发现残留高于这一水平,该农产品将被政府查封。

为设定容差,EPA必须制定一个关于农药能够在“合理的无害确定性”下使用的结论,要有这个结论,EPA考虑以下几点:

Ÿ   农药毒性及其分解产物

Ÿ   农药使用量及频度

Ÿ   食物上市和制备后其内或其上农残的量

EPA确保所选择的容差是安全的。容差应用于进口及在美国长成的食物。

政策II:有些产品不需要容差

有些农药有容差要求的豁免。若豁免被发现是安全的,EPA可能颁豁免。即,EPA必须如设定容差一样审查毒性及接触数据。进一步的,为检验和测量农残水平必须有一个可行的方法,这样监管部门才能确保任一残留都低于安全线下。

所涉其它机构

有几个政府机构会加强EPA对食品中农药容差。

联邦食品及药品管理局(FDA)对美国境内及从他国进口的食品测试这些农药残留以符合限定。

洲执行机构也会检查本国食品。

另外,美国农业部测试肉类和奶类。

USDAFDA针对食品内农残制定有这样的计划,以得出统计有效的信息。它们为EPA提供这些信息用于其对农药的风险评估中。

如果USDA成员发现在他们的数据收集计划中有违背容差,他们通知FDA

容差设定需要大量的科学研究

农药公司或注册者,在EPA设定容差前必须提交包含多项的科学研究以供审核。数据设计以确认化合物对人可能产生的有害影响(毒性),化合物(或分解产物)在食物其内或其上可能的残留量,以及其它可能接触到农药的途径(如通过在家或其它地方的使用)。

所有这些信息被用于EPA的风险评估程序。一份单独的事实表,“农药对人类健康风险评估”,叙述了这一程序。风险评估包含人吃的食物的数量和种类,农药使用广泛程度(即,有多少作物实际受过农药处理),以及化学性质、毒性和接触信息。EPA还会使用通过农药数据计划获得的来自USDA的有关人吃的食物的种类和数量的数据。通过这些评估,EPA将确保被提议农药使用的整体安全,如FQPA所要求的。

EPA对旧容差进行重新评估

EPA已经重新评估了199683日食品质量保护法(FQPA)签署生效的所有农药及其成分的容差和豁免。这项工作为确保现存容差及豁免符合FQPA的安全标准。容差和豁免的重新评估时间表为三分之一于19998月完成,三分之一于20028月完成,其余20068月完成。

EPA对可能显示最高风险的农药给予最高优先级。这项重新评估是一项巨大工作:450多种农药及其成分拥有容差或容差豁免。大约9700项容差在FQPA通过时生效。还有许多相关化合物(即可能用于多种食用作物的化合物)的容差,也使得审核更加复杂。更多信息参见EPAFQPA成绩。


1.3   USDA/APHIS

USDA的一个部门,动物和植物健康调查局(APHIS),负责种植和田间试验GE植物的环境后果和安全,它们的作用是确保转基因作物田间试验是在受控条件下进行的,并且报告任何不寻常的事件。

2005年,由美国农业部监察长审计表明USDA缺乏GE作物生长和收获后用途的基本信息,提高了对特别是生产药品的改造作物用途的关注。2007年还有另外两次关注。第一,因离最初的种植现场13英里外发现有花粉传播,美国联邦法院下令USDAGE糠穗草试验田进行的应用采取更详细的审查。第二,在2007年初对批准放松管制状态草甘磷®紫花苜蓿时提出了问题,美国地方法院裁定,USDA在已经审批的放松管制许可中没有适当的环境影响报告书(EIS)是错误的。草甘磷®苜蓿回到受管制状态,延迟提交并审查适当的EIS

同时,USDA通过调查和回馈,收集国内及国际农作物种植及使用的相关信息,为农产品贸易及受控使用提供数据。


1.4 总结美国各相关部门在转基因农作物监管时的相互关系如下图:

 
美国怎样判断GMOs的安全性?
 

2.       安全系数/不确定性系数考量:

2.1 先解释几个名词:

NOAEL/NOAEC (No-observed adverse-effect level/concentration)——The greatest concentration or amount of a substance, found by experiment or observation, that causes no detectable adverse alteration of morphology, functional capacity, growth, development or life span of the target organisms under defined conditions of exposure. Alterations may be detected that are judged not to be adverse.

无观测不良效应水平/浓度(NOAEL/ NOAEC)——通过实验或观察,将目标生物在限定条件下暴露,导致没有可检测到的不良形态改变、功能、成长、发育或寿命的最大浓度或物质的量。改变或可检测到,但被判定并不是不利的(Harmonization Project Document No. 2, WHO, 2005)。

LOAEL (lowest observed adverse effect level)——The lowest experimentally determined d~ at which a statistically or biologically significant indication of the toxic effect of concern is observed.

最低观察到不良效应水平——观察到特定被研究物质统计学的或生物显著性显示的毒性反应的最低实验剂量。

Safety factor——Composite (reductive) factor by which an observed or estimated no-observed adverse-effect level (NOAEL) is divided to arrive at a criterion or standard that is considered safe or without appreciable risk.

综合的(简化的)的系数,通过它将一个已发现或估计的无观察不良效应水平(NOAEL)被划分为达标,或者被认为是安全的或没有明显风险的标准。

ADI (acceptable daily intake)—— The amount of a chemical to which a person can be exposed on a daily basis over an extended period of time (usually a lifetime) without suffering a deleterious effect.

可接受的日摄入量——一个人在长期(通常一生)内每日有基础接触的情况下,对某化合物不会忍受有害效果的剂量。(ADI=NOAEL/SF


2.2 安全剂量/参考剂量的得出:

根据相应的解释,安全系数在设定时需要考虑种间差异及种内个体差异,并且,出于对老年人尤其是婴幼儿的考虑,每项考虑都以十倍作为基础,留有十倍或更高的 安全系数。在使用安全系数时一个隐含的基本假定就是当使用这个系数时公众健康及特殊人群的健康也得到了保护。进一步的假设认为人类对某些毒物的敏感度比动 物高101000倍,成年人比儿童低,老年人比年轻人更敏感。从而,一个安全性评估可以通过用多种动物所建立的准确的NOEL(未发现效应水平)或其等价值的毒理学评估来实施。评估人可利用安全系数进行种间外推(通常10或更高系数),包括用NOEL乘以十倍系数表示年龄差异,可能还有特殊人群间的十倍系数。假设而言,如果化学物A对实验大鼠建立了一个NOEL1000 mg/kg/day,评估人可以计算安全系数并得出安全剂量是1 mg/kg/dayhttp://www.enotes.com/public-health-encyclopedia/safety-factors)。

根据EPA参考剂量(Reference dose, RfD)的介绍[2]:由于在使用“安全系数”这个术语时,可能无意地暗示了绝对的安全,即毫无风险。然而相信存在一定阈值的概念基础及在大多数严格实验的案例中并不存在相关某个特定化合物的绝对安全。因而,科学上更多使用不确定系数(Uncertainty factors, UFs)来代替安全系数(Safety factors)。以十倍因子“10H”表示普通健康人群中不同敏感度的差异;当不能使用人类接触或人类接触数据不足时,使用动物得出的长期实验值需要一个十倍因子“10A”以考虑动物数据扩展到人的不确定性;当使用亚长期的动物实验扩展到人时,使用十倍因子“10S”代表亚长期NOAELs扩展到长期NOAELs;当使用LOAELs时,使用十倍因子“10L”代表从LOAELs扩展到NOAELs的不确定性。“MF”是另外一个附加的0-10的不确定系数,MF需要对科学不确定性的专业判断,比如对多种不同物种测试全部结果的完整性的判断。MF的缺省值是1。其中,NOELNo observed effect level)与NOAEL的差别是,如实验中未发现统计学上的差异,则为NOEL;若发现统计学上体重的微小变化(比如2%),器官重量的微小变化,与对照组组织病理学上的细微可分辨性,肝中酶水平的微小升高等。虽然可观察到,但不认为具有生物学意义,既被定为NOAEL;当这些相关差别比较大(比如20%),既被定为LOAEL。各自所使用剂量差异通常至少有5倍。

当使用NOAEL时,因为研究是基于动物的亚长期(subchronic duration)实验,因而:

UF =10H × 10A × 10S = 1000

RfD = NOAEL /(UF × MF)

可以看到,虽然UFSF在数值上可以是相同的,但其中所包含的科学性却是不同的。而参考剂量RfD与每日可接受剂量ADI,即使当MF等于1时会是相同的计算结果,但对使用者可以产生的心理暗示却是不同的。


2.3 转基因主粮——意味着什么?

根据EPA公布的哺乳动物毒理学研究数据(http://www.federalregister.gov/articles/1997/10/10/97-27012/notice-of-filing-of-pesticide-petitionsBt Plant-Incorporated Protectants, October 15, 2001, Biopesticides Registration Action Document),喂食兔子31天所得的Cry1Ab蛋白的NOELCry1Ab> 0.06 mg/kg/day,根据以上公式,不确定系数(UF)计算得1000MF按照1计算,则其参考剂量(RfD)应为0.06 ug/kg/day。以人的体重为60 kg计,则为3.6 ug/day。转基因大米KMD1含有15 mg Bt toxin/kg[3]。一人一天估计吃一斤米饭(500 g),按一斤米可以做出两斤米饭计算,则吃下的米为250 g。理论上其中Cry1Ab蛋白含量为15×0.25=3.75 mg,即3750 ug/day。高于上面计算的参考剂量3.6 ug/day三个数量级,与做实验时喂食兔子所得出的NOEL相当。即,如果这种转基因大米获得推广,则从动物的短期实验到人的长期食用,没有留出任何不确定系数。当然,人可以安慰自己的,就是大米是煮熟了才吃的,而不像实验中是生着喂给兔子或大鼠的,其中绝大部分Cry1Ab蛋白是变性失活的。实际上,这就是你可以依赖的“安全系数”。那么,其它那些可以生吃的转基因作物呢?这种大米用于饲料呢?如果这种大米上市,其实就是将人与实验动物对毒素放在同一个食用级别上,这不就等于拿人做实验吗?(以上实验所用的标记为KMD1的大米由中国浙江大学核农业科学所提供,在其报道中,这种大米已经通过使用玉米泛素启动子,实现了Cry1Ab蛋白在空间和时间上的表达不同,在大米谷粒组织中表达量最低,占总可溶性蛋白的0.0150.018%[4])。Cry蛋白一定会被哺乳动物完全消化掉是吗?以上EPA的数据中,还包括对小鼠LD50(半致死量)的实验结果:Cry蛋白三个亚型,对小鼠LD50(半致死量)>3280-5200 mg/kg体重。小鼠约重30g,LD50大约100-150 mg。


转入食用作物的抗虫蛋白是一种生物农药(biopesticides),然而,EPA关于农药(pesticides)的许多安全概念和对策全部被打破。EPA在“正确使用农药指导”(Safe Use Practices for Pesticides, http://npic.orst.edu/health/safeuse.html)中,明确指出需要看标签、懂风险、最小化风险、最小化接触、正确储放、清理、防毒措施等,这些全都在植物嵌入式杀虫剂(PIPs)的使用中被华丽地忽视了。当Bt这种杀虫剂被转移至食用作物中,你就不必要再看什么标签、不需要知道有什么风险、会接触到多少也不是你能决定的,而且还有一点非常重要,你不知道中毒症状会是什么,从而根本无法采取任何防治措施。这样,你是否有一种被逼着信任EPA和转基因专家的感觉?当无可选择时,就算不信任,你还能怎样呢?

然而,美国的EPA也并不是什么事情也没有做。在对PIPs进行安全性容差的设定时,EPA不但需要审查来自农药公司、新植物开发商或注册人提供的安全性实验数据,同时还要参考来自农业部动植物健康调查局(USDA/APHIS)的数据,这些数据是关于在美国这些转基因农作物的种植、收获及使用情况的数据。EPA重点分析了来自USDA的美国人基本食品消费习惯,根据美国人均接触程度来计算安全系数。这是EPA在设置容差时三条基本考量中的第二条,“使用量及频度”(how much of the pesticide is applied and how often)的考量。EPA当然知道,虽然在美国转基因作物种植面积已经很大,但是美国人的基本食品安全是有保证的。比如占美国人主食70%的小麦,就没有转基因品种;而玉米,虽然转基因种植面积非常大,但同时玉米是最主要的生物燃料(生物柴油、酒精)的原料和饲料来源,作为直接食物的玉米非常少(大约6%)(http://blog.sina.com.cn/s/blog_757a88730100riq0.html)。当考虑主粮供应时,这个比例低到如果不专门去寻找选择,则无意识地选择到转基因主粮的机会非常低(约1%)。

USDA统计美国年人均玉米消耗33.1磅,约15kg,其中包括玉米粉、玉米渣、谷物麦片及玉米淀粉。玉米粉与玉米淀粉是两个东西,前者是玉米直接磨成粉,含有转基因蛋白,但后者在加工中有“蛋白分离”一步,使得淀粉的总蛋白含量只有约0.35%。而根据USDA统计玉米用途,2011/12年市场季,玉米食品相关用途(酒精、糖浆、葡萄糖、淀粉、谷物麦片及留种,用量从大到小)中,可能含有玉米蛋白的只有淀粉和谷物麦片两项,而这其中,淀粉占57%。以上面美国年人均消耗玉米为总量,减去其中基本不含蛋白的淀粉,则美国年人均直接消耗含有玉米蛋白的玉米粉、谷物麦片等的总量约为6.5kg,合 每天约17.8g。以孟山都公司著名的MON810玉米为例,其玉米粒部分含有Cry1Ab蛋白0.63 ± 0.06 mg/kg(干重)http://www.epa.gov/oppbppd1/biopesticides/pips/cry1f-cry1ab-brad.pdf,则美国年人均吃到Cry1Ab蛋白的量约为6.5×86%×(0.63 ± 0.06)= 3.53 ± 0.34 mg < 4 mg。4 mg毒素蛋白,这比大多数药片的有效成分剂量都小,而这是一年的量。


我们来比较两个有意思的数据。美国习惯食用玉米的人群是墨西哥裔美国人,占美国总人口的不到10%。持西班牙语的拉美裔是全美人口最多、增长最快的少数族裔(约占美国总人口的15.7%, http://www.census.gov/popest/national/asrh/NC-EST2009-srh.html),墨西哥裔占西语裔的三分之二左右(宋欧,美国墨西哥移民的人口效应评析,2009http://www.ims.sdu.edu.cn/cms/attachment/090625044635.pdf;美国最新人口普查数据,2010http://www.census.gov/prod/cen2010/briefs/c2010br-04.pdf)。另外一个大宗转基因作物的例子是大豆(soybean)。美国转基因大豆的种植面积达到大豆总面积的93%,但除了绝大部分出口及油料、饲料用途外,美国人几乎不会直接食用大豆蛋白(http://blog.sina.com.cn/s/blog_757a88730100rpj6.html)。喜欢吃大豆产品的亚裔人口,在美国人口比例大约为5.2%http://www.census.gov/popest/national/asrh/NC-EST2009-srh.html),也是移民增长较快的少数族裔之一。我们比较这两个数据,就会发现EPA在转基因食品安全系数中的考量。在这里,我不想猜测什么种族歧视问题,只想问如果转基因作物有那么多的好处,比如增产、提高营养水平、减少农药使用等,为什么美国不从小麦开始推广?难道小麦没有病虫危害,使用农药很少?从FDAEPA关于安全性评估的政策及数据,根据前面的计算已经知道若为每日可以接触到的主食,他们当然要考虑足够的安全系数或者不确定系数,从而,我们可以看出其实他们得出的“安全”或者“可接受”的结论,是基于对美国人日常食物接触的调查统计的,即“最大可预测日接触量”的差异。从另外一个计算中可以知道,若美国小麦的转基因种植面积也达到了86%,若真的没有标签,美国人也无任何饮食倾向性,则美国人吃到转基因蛋白的几率将比吃玉米提高近二十五倍(http://blog.sina.com.cn/s/blog_757a88730100riq0.html)。同时,还以孟山都MON810玉米为例,玉米粒(grain)干重含有0.63 ± 0.06 ug/gCry1Ab蛋白,也就是0.63 ± 0.06 mg/kg,比前面提到的KMD1大米的Cry1Ab蛋白含量15 mg/kg也要低25倍左右。这两个25倍相乘,就得到了近千倍的“最大可预测日接触量”的降低。数据摆着那里,至于你是否相信这是FDAEPA出于对主粮安全系数的考虑,由你自己判断。


美国FDA不推荐使用“转基因”字样的标签,原因是不能显示有营养成分的差别,造成商业竞争上的差别。但是实际上,美国食品都需要有明确的商品条形码。比如水果,就拥有PLUsPrice Look-Up codes)码,条码上普通水果都是四位数,而五位数的以9开头是有机食品(Organic produce),8开头的为转基因水果(genetically modified food)(http://www.fruitsticker.com/)(在市场上几乎找不到)。美国人究竟能否避开选择转基因玉米,从查找的官方资料中我没有这方面的证据,现居美国的朋友是否可以提供?


3.       结论

根据以上调查和计算,如果说美国政府是负责任的,却是它听由生物技术公司即当运动员又当裁判员,一方面给政府部门提供安全证明,又由其告诉政府部门已经没有可以想到的证据来证明其安全。而政府只是被动地登记,检查文件是否完备,再等到有可以证明的危害出现后采取法律措施。沿用了一种传统的对普通新食品所采用的确定方式的检测标准来针对充满不确定性的转基因植物。比如,已有研究认为现有的动物实验并不足以完全证明人食用的安全性[3, 5]。另外,美国政府部门对一些特定基因的环境释放采取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放任态度,真的是骄傲于它的地广人稀吗?;但如果说美国政府部门是不负责任的,它又确确实实地保护了本国绝大多数国民足够充分的食品安全系数,保留着底线。因此,本文认为在美国、欧洲推广转基因小麦之前,中国不能推广转基因主粮,否则就是拿中国老百姓当作实验动物对待,这是中国的底线。

(时间仓促,如有错漏敬请指正)

 

[1]   Lemaux PG. Genetically Engineered Plants and Foods: A Scientist's Analysis of the Issues (Part I). Annu Rev Plant Biol, 2008, 59: 771-812.

[2]   Barnes DG, Dourson M. Reference dose (RfD): description and use in health risk assessments. Regul Toxicol Pharmacol, 1988, 8(4): 471-86.

[3]   Schroder M, Poulsen M, Wilcks A, et al. A 90-day safety study of genetically modified rice expressing Cry1Ab protein (Bacillus thuringiensis toxin) in Wistar rats. Food Chem Toxicol, 2007, 45(3): 339-49.

[4]   Wu G, Cui H, Ye G, et al. Inheritance and expression of the cry1Ab gene in Bt ( Bacillus thuringiensis) transgenic rice. Theor Appl Genet, 2002, 104(4): 727-734.

[5]   Poulsen M, Kroghsbo S, Schroder M, et al. A 90-day safety study in Wistar rats fed genetically modified rice expressing snowdrop lectin Galanthus nivalis (GNA). Food Chem Toxicol, 2007, 45(3): 350-63.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593514-627682.html


下一篇:推广黄金大米不如推广红薯

12 翟保平 杨洪强 杨辉 郑小康 李宇斌 张明武 sz1961sy Tangen zhanghuatian aobaniu tuner xishanguanxue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5-21 05:0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