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彦斌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yzhang111 有志者、事竞成、破釜沉舟、百二秦关终属楚,苦心人、天不负、卧薪尝胆、三千越甲可吞吴

博文

不堪回首的1998 精选

已有 5914 次阅读 2011-7-29 12:49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出国, 自杀, 护照, 培养费, 押金

读胡自民先生的博文“博士毕业了,为什么我还不想回中国?!”有感

1998年是笔者博士毕业和抉择未来的关键时刻。本来都在医科院基础所找到一份看上去还不错的工作。老板是耄耋之年的科学院院士。还没去单位报到,人事处的领导就开始做我的工作。总体意思是这个院士不退休不招人待见,在那里工作将来没啥前途,建议我另做打算。正好当时申请美国博士后的事情有了眉目,人事处的领导马上非常热情的鼓励我出国,并许诺如果我把档案关系转回家乡,所里就免除我2万元的合同违约金。让我没想到的是从北京往外转关系竟是如此顺利,在手续不全的情况下(没有派遣证),派出所就迅速把我从北京给“踢”出来了。后来才知道人事处是看上了我那个所谓的进京指标,我走了正好腾地方给其他人。北京的朋友告诉我这个进京指标当时至少值5万。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如果放在一个没经历过多少打击的人身上,选择自杀也不是没可能。为了能说清楚我还得把所有的遭遇分一下类才成。

1. 出国所需要的博士后接收函的翻译和公证(当时申请护照的必备材料)。天真的我认为公证系统是一家,公证书在哪办不是办呀?所以就在北京办好了一份。结果家乡的市里说必需本地的翻译公证才管用。没办法只好掏钱在北京办的公证书上加盖地方的公证章。让人意想不到的是这公证书拿到省教育厅不灵,教育厅说公证书必需是厅里的翻译公证才算数。有啥法子呀?只好再掏钱在北京的公证书上再加盖省里的公证章。最后总共掏了几千块钱换来了公证书上无数个图章才作罢。感想:什么叫各自为政,这下彻底领教了。

2. 培养费押金。根据当时教育部的红头文件,自费出国做博士后的不准收取培养费和押金等等。这个政策应该说非常人性化,对鼓励留学生将来报效祖国应该很有帮助。可惜的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省教育厅也给我拿出了另一份儿自己的红头文件,说出国做博士后要收取3万元的押金,三年内回国的话连本带利一并归还,还告诉我这数目还算少的。当时内蒙要收5万。看上去这也算合理,逼你回国嘛。可笑的是当时的教育厅工作人员净鼓励我说国外多好啊,还回来干啥呀等等。意思估计是你三年内最好别回,押金没收我们自己用多好。感想:这已经比从北京直接出国的费用多了1万多了,迁回省里办是个重大失误呀。

3. 护照。因为没有派遣证(这北京的派出所是干什么吃的?没派遣证你怎么也给我办手续?),县公安局和人才交流中心拒绝让我落户办身份证,更没办法办护照。这下好了,鸡飞蛋打,忙活半天最后要变成黑户口了。经多方努力托人打听,领导们终于答应可以解决,前提是钞票加嫖娼(据说还是俄罗斯的)。后来领导们发话说你有手续也不见得成,没手续照样办。看看这牛气,不服不行啊!接下来市公安局和省公安局都不是省油的灯,都需要多方打点才算顺利拿到护照,不过好在他们没像县里那样下流要嫖娼。感想:公安局不是应该打击娼妓吗?咋自己还嫖上了?而且还是“友邦”的?

4. 款项筹备。上面这些押金,手续费,和打点的费用放现在看来还不太多,总共也就5万多块钱。可叹的是为了筹这5万多块钱,我父母把所有亲戚都借遍了才凑齐。感想:到现在写这博文我还泪流满面。可怜天下父母心,做父母的遇到没本事的儿子有啥办法?

等最后把护照拿到手,我的心也彻底被伤透了。就护照这点儿破事咋就这么难呀???一个从来没经历过社会洗礼的学生受这样的打击,有点儿不公平,当时真的感觉快顶不住了。爱国的同学别生气,我当时一时激动曾经发誓这辈子也不会想什么报效的事情了。不过话又说回来,事情过去也就过去了,祖国毕竟是祖国,家乡毕竟是生我养我的家乡,子不嫌母丑,该报效还是要报效的。没选择自杀,那就好好活着吧,看着祖国蒸蒸日上日新月异的新景象也很欣慰。心里猜测着祖国的今天应该和昨天不可同日而语了吧?

另:本案例不具典型代表性,仅为个人特殊经历而已。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590130-469698.html

上一篇:博士后招聘
下一篇:Tenure-track有啥好的?!
收藏 IP: 129.171.150.*| 热度|

41 潘学峰 罗帆 丁甜 王修慧 赵大良 曾荣昌 许先进 袁贤讯 姜长城 郭桅 李永丹 蔡津津 肖重发 朱志敏 苏盛 饶海 虞左俊 马臻 柏舟 陈飞 吕新华 刘钢 张天翼 信忠保 张亮生 李福洋 文绍 王汀 夏志 杨秀海 易文凯 张玉秀 刘全慧 李宇斌 吴明火 许亮 王伟 kexuegzz bridgeneer smilelhh zhangcz07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57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3-2-7 07:2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